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二百三十二章 烟花盛景不夜天

天书陵神道最前方有座凉亭。
沸腾,那是星辉真元燃烧的声音,那些灵山幽府被不停轻推的声音。
折袖的手指前端,探出锋利至极的爪甲,泛着金属一般的光泽。
不知道是不是碑庐外这些天赋惊人的少年们,正在摧动真元运化药丸所散发出来的香气。
“果然到了野花盛开的季节了。”
凉亭下,那件满是灰尘的盔甲,也被烟花照亮。
这也是为什么和别的观碑者比起来,他迟迟没能通幽的原因之一。
忽然间,碑庐前只听到数道凄厉的风声。
此时的山陵间,数十道星光溅射,银花处处,美不胜收。
他不知道自己成为了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通幽上境。
烟花渐静,星辉渐暗,天书陵渐渐回复寻常。
唐三十六站在折桂碑前,轻轻搓着手指,闻着那股香腻的花香,忽然觉得桂花并不是那么令人难以忍受的事物。
折桂碑庐外,不停通幽。
雪白的星光把他的脸照的更加苍白,偶现潮红,正是心血来潮的征兆。
他们清晰地察觉到,今夜的星光要比平日浓郁很多,即便是他们自己的命星,都要比往常要活跃很多,仿佛在等待着自己。对于修道者来说,怎能错过这样的机会,尤其是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在观碑二十余日之后,都已经到了破境的关键时刻,必须抓住所有的机会与天时。
摘星学院的学生通幽。
星光落在前陵十七座天书碑上,无数前贤曾经发现的无数种解碑的方法,如雪一般落下,如叶一般飘零,在他识海里一一呈现http://m.hetushu.com,然后开始在身体里开始发挥作用,他的经脉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滋润,他的神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滋养,他的气息在不断提升。
正是黎明之前。
这是他第一次在白昼的时候,感知到自己的命星。
唐三十六望向折袖。
盔甲里的人醒了过来。
但此时不知为何,折桂碑庐四周,忽然生出一股极浓郁的花香。
折桂碑庐外,十余道星光溅射,人影站在其间。
但他就是觉得很感动。
关飞白随后睁开了双眼,轻吐一口浊气,有热雾自唇角飘散。
不见照晴碑,却能见碑文,无知无觉间,陈长生的真元像那些水银在碑文上流动一般,在经脉里开始流动,那些本有些枯萎的河流溪涧,随着真元的滋润,逐渐变得生机盎然起来,最终,那些清水向着断崖下方的深渊里坠落,看似与以往相同,隐约间却似乎多出了某种希望。
晨光渐渐来临,一线一线地隐没星空。
这里是第三座天书碑,折桂碑。
陵外的园林里一片静寂,偶尔会响起几声长叹。
但他知道,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情。
他并不知道昨夜天书陵发生了那般壮观的画面。
这声凄厉的嚎叫里,充满了不甘与愤怒,充满了轻蔑与骄傲。
如果从陵外望过去,却更像是整座天书陵正在不停地放着烟花。
他眼神里平日里常见的戏谑意味早已不见,只剩下肃然与平静,幽静无比。
接下来,越来越多的水沸声在碑庐四周响起,盘膝坐在庐外闭http://m.hetushu.com目破境的少年们,身体渐被白色的雾气所包裹。
夜色下的天书陵,树木森茂,即便被星光笼罩,也有些幽暗。
檐上出现数道深刻的刀痕。
现在尚是春日,山间没有桂花,看不到那些碎金,也闻不到唐三十六最厌憎的香腻的桂花香。
但在他眼中,京都是这样的清楚,每条街巷,甚至是国教学院里的大榕树仿佛都在身前。
凉亭四周到处都是浅渠,渠里流淌着清水。
他没有出汗,没有疲惫的感觉,没有酸痛,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引江碑前,七间通幽。
今夜破境的年轻修道者太多,有人破境通幽,有人进入了通幽中境,还有人聚星成功对人类来说,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丰收的夜晚。他们必须亲自处理后续的事情,绝不允许在这种时候出现任何问题。
不远处,梁半湖与关飞白站立的地方,也有星光溅射向夜空而去。
那些在天书陵外的大人物们,是来看陈长生的,根本没有想到会看到如此震撼人心的画面。
带着锈迹的头盔上,明亮一闪一现。
他的真元被陈长生用铜针控制着,先前又吃了很多药物,异常凶险。
朝阳跃出了地平线。
他仰起头,发出了一声嚎叫。
离山剑宗二子通幽。
紧接着,有水沸的声音从他的身体里响起。
紧接着,苏墨虚通幽。
苟寒食忽然抬头,望向东南隅那片繁复的星域,片刻后抬步向碑庐里走去。折袖紧随其后向碑庐里走了过去。随后,唐三十六、七间等人未作和图书犹豫,也随之进了碑庐,然后消失,去往属于自己的天书碑前。
他能够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那颗命星。
梁半湖睁开双眼,望向碑庐四周,脸上露出一丝憨喜,显得极为安乐。
崖下的瀑布依然发着惊心动魄的声音。
天书前陵,人人通幽。
这样的画面,在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
那些声音,仿佛是他的所有骨头都被打碎了一般。
他的这声厉嚎,是对夜空里的满天星辰、更是对着北方极远处那团明亮在说:我赢了。
作为大陆第一神将,老人离开与魔族战争的最前线,守陵数百年,守的便是人类的将来,当他看到今夜天书陵上的烟火后,自然欣慰,然后在心里默默感谢了两个人。一个人叫荀梅,一个人叫陈长生。
啪啪啪啪。
一夜之间,数十名观碑者集体通幽。
一阵极细碎、却有些惊心动魄的声音,从折袖的身体里响起。
忽然间,一道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迸发而出。
唐三十六从怀中取出陈长生前些天交给他的药匣,从匣中取出药丸,递给身旁的折袖一旁,然后把剩下的药丸尽数吞进了腹中,然后闭上双眼。
在天书陵里,星光落在破境通幽的少年们身上,溅射而离,仿佛火树银花,很是美丽。
嗷!
在他的黑眸最深处,仿佛还有星辉燃烧的余光。
陈长生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盘膝坐在断碑前,看了眼天色,想了想,确认还是五时。
神国三律梁笑晓站在碑庐前,神情如平日一般冷傲,只是微微颤抖的右手,暴露了他此时内心的http://www.hetushu.com激动,数月前破境后,他的境界一直停滞不前,连带着观碑也停了下来,而今夜,他借着这片星光,竟一举突破到了通幽中境。
红暖的光线,落在他的脸上。
说不清为什么。
但他知道那些星辰都还在头顶。
唐三十六通幽。
他们不知今夜天书陵为何会亮若白昼,但知道很多年前王之策破境时京都的异象。
折袖看了他一眼,依样吞进腹内。
他站起身来,顺着草甸走到崖边。
画面依然美丽,却更加震撼人心。
他的脸上生出很多灰色的毛发,眼睛变得无比艳红,给人一种血腥的感觉。
有人破境通幽之时,碑庐外气机受扰,那些雪般的星光,会微有折散,如花一般散开,份外美丽。
另一座碑庐前。
圣后娘娘站在美丽到难以形容的冰焰之中,看着天书陵方向沉默不语,那块碑早就已经不在天书陵里,为什么陈长生却还能把那片星空填满?
星光照亮京都,甘露台依然在燃烧,只是散发的光线是寒冷的,仿佛是冰焰一般。
星光落在他的身上,如水一般溅射开来,向夜空里散去。
这证明他的幽府已经开启。
不知道为什么。
洒落天书陵的星光与此时向陈长生幽府里灌涌的星光互相辉映。星光落在他的身上和断碑上,如雪一般,他的神识顺风雪而遁,不知去了何处。星光也落在别处,比如照晴碑上,碑面上的那些线条越来明亮,不时闪耀,仿佛有水银在里面流动。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唐三十六睁开了眼睛。
时间缓慢地流逝,他在断碑和*图*书前闭着眼睛,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星光也落在第二座天书碑上,线条显现而明暗不定,仿佛神识飘于虚空之间,难测其方位。陈长生的神识随之而动,去了万里之外的某条江畔,倏然再归引江碑前,来回之间,一种难以言说的规则已经烙印在他的心灵里。
相同的画面,还出现在天书前陵的很多座碑庐前。
圣女峰那位师姐通幽。
星光落在天书陵上,如雪一般。
槐院两名少年书生通幽。
深渊再如何深不见底,只要水流永远不竭地倾泻而下,那么想必总有一天会被填满吧?
一道沧桑至极的声音,从头盔里传出,显得有些沉闷。
这声清啸,来自东亭碑前。
今夜这些清澈的渠水,先是落了薄薄的一层雪霜,然后被山陵里的无数烟花照亮。
黎明前最是黑暗,星光不足以照亮远处的京都。
另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他妖异的天赋血脉。
苟寒食看了二人一眼,把离山剑宗准备好的药物,分给关飞白和梁半湖,不再停留,去往下一座碑庐,将剩下的药丸交给七间,这才施施然离开。
天书陵笼罩在雪般的星光里,碑庐四周一片安静,苟寒食、庄换羽、唐三十六等年轻的观碑者,看着碑面上那些在线条里流动的水银,神情各异,他们并不能确定今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与陈长生有关。
就在荀寒食等人走进碑庐,在照晴碑前消失之后没有多久,山陵里忽然响起一声极为清亮的长啸。
国教、朝廷以及各学院宗派的大人物们,破例进入了天书陵,在陵下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