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二百五十八章 魔吃着人,人吃着龙的天理

刘婉儿微笑说道:“有理。”
无论此时他指尖插着的这名魔族美女是何身份,但只要她先前用的真是孔雀翎,那么便有资格成为他们的护身符
说的是吃人肉。
折袖说道:“首先,你要让我们相信,被我们制住的这个女人有让你们尊重誓言的资格。”
“庄换羽是谁?”刘婉儿蹙着眉尖,望向身旁的丈夫。
陈长生默然,他确实不知道有人曾经吃过龙。
担子里那名美丽女子的右手,齐腕而断
她说道:“鸡鸭何辜?”
陈长生不知道南客是谁,他发现提到这个名字时,那对魔将夫妇的神情很恭谨,而身后折袖的呼吸变得有些乱。
相同点在于,他们都很冷静,没有丝毫慌乱。
至于那名昏迷中的人类女子,或者是东方那个隐世宗派的女弟子,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她望向陈长生,温和的笑容重新在脸上浮现,真诚说道:“小朋友,你看,我们换人如何?”
他沉默了会儿,说道:“就像如果我是龙,当然也要阻止人类吃龙肉。”
“所以终究还是立场问题。”刘小婉微笑说道。
刘小婉怔住了。她想过很多,这两名人类少年会怎样应对这一幕,或者色厉内茬地说不怕,或者恶心地呕吐,或者冷血地视而不见,却从来没有想到过,陈长生会用如此认真地神情,来劝自己不要吃人肉。
啪的一声,断手落在地上。
折袖忽然说道:“弱肉强食。”
世间有些认真,很值得佩服。
说这句话的时http://m•hetushu.com候,他的神情依旧憨厚老实,仿佛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陈长生微微侧身,不去直视。
刘婉儿点头说道:“不错,这些老朽无能之辈,军师大人哪里会理会。”
刘婉儿依然微笑着,神情温和,心里却有些讶异,片刻后缓声继续说道:“只是没了衣裳……依然还是不公平。
钟会和苏墨虞留在了天书陵,他只想得到庄换羽这个名字。
便在这位看似如家庭妇女般的二十三魔将抚今追昔之时,陈长生和折袖对了一下眼神。
陈长生的脸变得有些苍白,身体有些僵硬。
(未完待续)
刘婉儿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看着他温和而恳切地说道:“从你们进周园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一直知道你们的位置,我们要杀的,也就是你们,杀死你们之后,我们就会离开,如果你想少死些人,不妨配合一下。”
陈长生说道:“我们都有智慧,能言语,可以交流。”
“我不信。”折袖不等她把话说完,直接截道:“如果她是南客,我和陈长生就算准备的再充分,刚才在湖里也就死了。”
折袖则没有任何反应,盯着眼前的画面,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
“周园里那些人类修行者,看来是被你们毒死的?”
话音落处,也不见她如何动作,只听得嗤嗤一阵声响,挑担里那名昏迷中的美丽女子身上的亵衣如蝴蝶般裂开,飞舞到空中。
折袖看了眼怀里奄奄一息的魔族和*图*书美人,面无表情说道:“那不管你们担子里的女子是谁,又有什么资格换南客?
配合?怎么配合?配合你来杀我?还是说自尽?明明是很荒唐的事情,被她这般认真而恳切地说着,竟多了些无法理解的说服力。陈长生怔了怔,问道:“你们潜入周园,要杀多少人?只是我们两个?”
刘小婉看着他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道:“但你们人类曾经吃过龙。”
然后,湖畔重新回复安静。
“我是人,所以我要劝您不要吃人肉。”
“我们还是赶紧把人换了吧。”刘婉儿看着他神情真挚劝道:“多半个时辰逃离,至少能多活半个时辰,如果我们在追你们的路上,遇着离山那两个小孩,说不定你们还能活更长时间。”
刘小婉微笑:“我们比你们人类强,为何不能把你们当食物?”
听着这话,刘小婉沉默了会儿,叹道:“那人,确实已经不是人了。”
刘婉儿笑着摇了摇头,望向陈长生说道:“我都记不住的名字,军师大人怎么可能记得住。”
在陈长生的眼中,这名魔族妇人本来有些亲切诚恳的笑容,忽然间变得非常可怕。
刘小婉想了想后说道:“还是白水煮,比较香。”
腾小明老实应道:“天道院茅秋雨的学生,还不错。”
陈长生想到一件事情,神情微变,准备出言阻止,却没有来得及。
陈长生和折袖砍断了那名魔族美女的一只手。
刘婉儿给人感觉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和图书道:“军师大人说,你们是人类的将来,所以必须死。除了你们两人之外,还有些目标,只是不便告知。”
“如果……她真的是南客。”
只见一道艳丽至极的刀光,在湖畔出现。
一枝穿云箭。
而且在雪原上,他也吃过某些不能吃的肉。
刘婉儿正色说道:“公平?有道理……你们把她的衣服都撕了,这小姑娘自然也不能带着衣服给你们。”
只是瞬间,那名女子便身无寸缕,露出青春白嫩的身体,仿佛是只白色的羊儿。
陈长生沉默无语。
便在这时,他感觉到短剑的剑柄有些微微颤抖。
陈长生也不会做任何无意义的事情,但他和折袖的想法区别在于,他认为,如果能让那个人类女子活着,这件事情有一定意义。
两名少年并肩。
那名叫刘婉的魔族妇人,看着被折袖刺在指间的那名女子,叹息说道:“大人,虽说你一意孤行,轻敌被伤,但我们总不能看着你就这么死。”
他看着刘婉儿手里拎着的大铁锅和腾小明肩上的挑担,忽然想到了这件事情。
陈长生说道:“吃。”
陈长生说道:“神国七律来了两个……梁笑晓和七间,你们肯定要杀的。”
她也很平静,很随意,就像先前在林间,说着红烧肉应该怎么做,手把肉又该如何做。
现在这对魔将夫妇砍断了那名人类美女的一只手。
话是这般说,心里也确实如此肯定,但他还有些不解,因为先前他已经查过怀里这名女子的头发,确认没有http://www.hetushu.com魔角——如此强大骄傲以至于面对他和陈长生还敢轻敌的魔族女子,又没有魔角,除了传说中的南客,还能是谁呢?
折袖依然神情不变:“魔族的誓言和人类的誓言一样,都是。”
只是他更清楚,无论是战斗,还是与魔族打交道,自己远没有折袖有经验,所以他保持着沉默,不去于扰折袖的决断。
似乎很公平。
一道极细的黑影,从他的虎口间生了出来。
她看着陈长生问道:“你们吃肉吗?”
陈长生没有说话,折实现漠然说道:“我不信教,教宗与我无关,换人,我只管公不公平。”
刘小婉微笑说道:“你们看,现在是不是公平了?”
陈长生和折袖能够清晰地看到,那名昏迷的人类女子的脸上,隐约还有些泪痕。
折袖依然平静,他知道传闻里,这对以憨厚老实朴素著称的魔将夫妇更著名的残忍事迹。
陈长生摇头说道:“我不会吃能说话的龙,哪怕有再多好处……我想,吃龙的那个人,或者不能算是人……至少在我看来。”
刘婉儿看了眼自己的丈夫,然后说道:“她是南客大人……”
她抱着双膝,缩在筐子里,这画面有种难以言说的诱惑感。
陈长生继续说道:“虽说有些通幽上境的前辈也入了周园,但他们年岁已大,破境希望反而不大。”
刘婉儿说道:“你们应该也猜到了,这名小姑娘是东方那个隐世宗派的弟子,要论起辈份来,和教宗是同辈,难道不够资格?”
刘婉儿微笑http://www.hetushu.com说道:“军师大人要杀落落殿下,结果被你从中破坏,他又怎能忘记你?”
☆、
刘婉儿平静说道:“如何才能让你相信?”
然后,陈长生向后退了一步。
一道鲜红的血水飙洒而出
这是这名魔将今日说的第二句话。
再然后,陈长生右手握着短剑,挪到了腰后。
“换了人,你们就可以杀死我们。”折袖看着那对魔族夫妇说道。
他看着她,沉默了会儿,然后非常认真地说道:“能不能不吃人肉?”
通幽上境,在修行界里,无论怎么看都应该算是高手,哪怕修到此境的年月用的久些,何至于就被称为老朽无能?陈长生有些无言,说道:“既然目标集中在年轻人,今年参加大朝试的考生肯定是你们观察的重点……庄换羽?”
腾小明缓步蹲下拾起,对刘小婉说道:“晚上煮来吃还是炸着吃?”
陈长生说道:“能被传说中的黑袍大人记住……我不知道应该感到荣幸还是害怕。”
折袖面无表情,以他的习惯,从来不会在战场做任何无意义的事情,更不会把自己置身于危险当中。
刘婉儿看着他非常认真地说道:“你是一定要死在周园里的,我会以祖辈的名义发誓,但同样我也可以发誓,只要你同意换人,我会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先行离开,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她看出来,陈长生是认真的,所以她也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
随着她的声音,那名叫腾小明的魔族中年男子缓缓转身,把原本在后面的挑担挪到了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