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二百七十四章 梧桐

弹琴老者震撼想着,军师大人必然是知晓此事,才会把杀死徐有容的重任,毫不犹豫地交给了殿下。
两道强大气息的冲撞,照亮了暮峪的峰顶,也照亮了她们彼此的眼睛。
清光如海浪砸上礁石一般散开,四处飞溅。
一剑乃剑法,一剑乃剑身。
威力无比恐怖的南十字剑,斩在了长弓之上。
南客因为年龄的缘故,实力境界尚有不足,没有办法召唤出完整的月环,但她竟用完美至极、没有一点漏洞的剑法,完美地补足了境界上的残缺。
在魔域里,能够看到人类头顶的星空,但因为位置或者别的什么的缘故,魔族眼中的星空并不是满天繁星,而是两条像银河一般的星带。
大人果然算无遗策。
那些冰霜与雪刺,瞬间净化成青烟。
直到此时,他才知道,原来公主殿下居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果然不愧是魔族皇族年轻一代里的最强者。
弹琴老者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赞美着站起身来。
就像梧桐是两件法器一样。
然后,她的眉尖微微皱起。
她流出来的血,不是红色的,因为她不是人类,但也不是普通魔族血液的绿色,她的血异彩纷呈,斑斓无比。
南客的眼神依然有些呆,却越来越厉,因为越来越专注,越来越寒冷。
这是一场难以想象的战斗,要论激烈程度,肯定比不上周园外那场百年难遇的惊天伏杀之局,却更加令人痴迷。
徐有容的手中只有一把木弓,如何能够接得住?
至此,弹琴老者终于不再担心这场战斗。
弹琴老者脸上的每根皱纹都在抒发着震撼与赞美。
南客这时候斩向徐有容的这一剑,分作两道星光,正是在魔域极为著名的南十字剑。
她来到周园的目的,就是要击败徐有容,杀死徐有容。
那是一只在沼泽深处独自静立的孔雀,看着向远方飞去的百鸟投以轻蔑的一眼。
面对着用剑法模拟月环的南客,徐有容的表现堪称完美,这里说的完美是指绝对的完美。
南客展开剑屏,也只能支撑,而和_图_书无法找到任何机会反击。
然而南客此时看了他一眼,虽然只是余光,依然寒冷胜雪。
她不喜欢痛,所以她不喜欢这种战斗方式。
啪的一声闷响,崖石骤碎,长弓入地,迎夜风而飘摇,仿佛变成一株树。
那声音有些稚嫩,却无比骄傲,象征着不羁与高傲。
暮峪峰顶,今夜流光溢彩,清鸣不断。
冰一般的火苗,在南十字剑上猛烈地燃烧起来。
从徐有容处望过去,那些细长的剑影,在南客的身后,变成了一道扇形。
南客的这一剑……已经达到了周园规则允许的峰值,甚至已经快越过那道界线。
在火花与流光之间,徐有容普通清秀的脸上,光泽越来越亮,越来越平静,那代表着自信。
如果徐有容能够接下她这道恐怖的南十字剑,那么接下来,便轮到南客面临极大的危险。
夜色中破空之声大作,无数箭雨向南客落下。
流血,真的有些痛。
只是瞬间,梧桐弓身上便覆上了一层冰雪,片刻后,竟是生出了数道冰刺。
清鸣不停,箭雨不止,崖顶的火花持续不断地闪耀着,更外围的夜色里,那些流光就像是伤痕一般,随时间渐渐隐去,转瞬间,却又多了很多痕迹。
梧桐长弓,就这样燃烧了起来。
光球的表面有无数道细痕,那些都是剑。
南客的这一道剑,有两道清光。
但每一瞬间,她便出了无数道剑。
那血仿佛是流动的黄金,无比庄严,无比圣洁,里面仿佛蕴藏着无穷无尽的能量与温度。
因为痛楚,她的眉尖蹙的越来越紧,看着有些可怜,她的眼睛却越来越亮,神情越来越平静。
修到聚星境的修行者,有一个最大的不同,便是他们拥有自己的领域——那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名为星域。
弓弦从尾部断开,像花蕊一般卷曲而起,落在了徐有容的手腕上。
暮峪峰顶始终明亮一片,那来自于箭与剑的摩擦带出的火花,来自于剑与弓之间的气息对撞形成的流光。
徐有容看着和-图-书南客,神情宁静,不言而自强大。
这意味着,这场发生在周园里的战斗,南客立于不败之地。
如果这场战斗没有人看到,那会是整个大陆的遗憾。
看着暮峪峰顶火花四溅,听着那些细碎的声音,弹琴老者动容无言。
难听至极的摩擦声与恐怖至极的撞击声,回荡在南客的耳边。
这把弓很长,所以感觉并不是太结实,而且明显是木制的,然而却挡住了这道剑。
弹琴老者更知道,南客殿下的那把长剑,便是著名的南十字剑。
这是一件王者之器,非圣人或帝王,不能用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画面出现了。
此时南客的精神尽在长剑之间,徐有容的神识再如何强大,在控制漫天箭雨之外,也很难再发起攻击,局面似乎僵持住了。
她盯着剑光外的徐有容,高举着长剑,似乎根本没有动。
南十字剑,原来是两把剑。
令弹琴老者真正动容的,是南客的长剑开出来的屏。
她当时在山道上看到的那株树是梧桐树。
问题在于,这道南十字剑的威力如此恐怖,南客手中的南十字剑亦是魔域威名赫赫的兵器,如果在人类世界里,完全有资格排进百器榜中。
此时这把长弓,同样是梧桐。
轰的一声巨响。
那两条星河在夜空里相交,就像一个十字。
只有光滑崖石的峰顶,这株树必然是孤单的,就像先前她在山道上看见的那株树。
无声无息间,一道鲜血从她的双手间流出来,涂满了南十字剑的剑柄。
但没有一道箭能够接近南客的身体,就连那些须臾即逝、飘渺不定的火花,都无法飘进她的剑组成的光球之中。
“啊”
在星域里,没有人能伤害到他们,除非对手在境界上拥有压倒性的实力优势,强行击破。
南客,用南十字剑施南十字剑。
在魔族里有类似的说法,但皇族的强者们拥有的自我领域并不叫星域,而被称为月环。
就像为什么在山道上,她看见的那株孤伶伶的树是梧桐一个道理http://m•hetushu•com
在人类的世界里看不到魔族的月亮。
南客握着剑柄的双手交错分开,一剑敌住徐有容的长弓,另一手挥剑而出,剑屏再生,将那十余枝梧箭尽数格开。
梧箭与孤桐。
一声琴音,原来弦断。
强大的剑意破空而起,尚未来到徐有容的身前,只听得极远处的夜空里,响起无数声细碎的破裂声。
好在,这场战斗有位旁观者。
十余道箭化作的流光,在夜色里高速穿刺,以至于肉眼望去,仿佛一片磅礴的箭雨。
相对雪老城,星空在南方,所以魔族称之为南十字。
南客高举着剑,垂直于头顶的夜空,眼睛盯着数丈外的徐有容,却有无数道剑光,在她的身周闪耀而起,变成了一道完美至极的光球。
那是虚境破碎的声音。
她是凤凰,栖于梧桐。
弓身与崖面相连的地方,剧烈地颤抖起来,带出了数道裂缝,竟似乎有承受不住的迹象。
紧接着,暮峪脚下遥远的草原深处,那团奇异的悬光也开始闪耀起来,投向此间的光线有些轻微的变形,那证明了空间正在扭曲。
她竟是不顾漫天箭雨,将全身修为凝作一剑,便要斩徐有容于剑下。
十余道流星自天而降,夜空被照耀的微显明亮,能够看清楚最前端,那些仿佛燃烧的箭簇。
这血不恶心,相反有一种很妖异的美丽。
这把弓,本就是百器榜上的神兵。
南客的剑,与徐有容的长弓对抗着,如何避开这片箭雨?就像先前说过的那样,她未能一剑结束这场战斗,便轮到她面对绝对的危险。
在夜空里呼啸攻击的那些箭,便是梧桐树飘落的叶,名为梧箭。
一道堂堂正正的气息,从她的白色祭服上散发出来,无比光明。
梧桐,圣女峰的强大法器,在百器榜中,排名三十一和三十二。
公平的战斗?就像魔族从来不相信人类的眼泪一样,那是很虚伪的词汇,没有任何意义。
弹琴老者微白的面容上闪过一丝痛楚,身体摇晃。
弹琴老者脸色微白,震撼喊道:“南十字hetushu.com剑”
峰顶地面上,到处都是箭刻出来的痕迹,或深或浅,密密麻麻,仿佛暴雨在沙面上留下的痕迹。
无论是漫天箭雨落下的频率,还是每一道箭光的角度,都非常完美。
那道盛开于暮峪峰顶的剑屏,便是她的月环。
就算她这一剑斩实,那些流光般的箭,也必然会刺进她的身体,这场战斗,竟如此之快便来到了最凶险的时刻。
那道血仿佛很冷,就像是流动的冰一般,缓缓地覆盖了南客的手与剑柄,然后开始燃烧,然而那火焰竟似乎也是冷的。
仿佛孔雀开屏。
但徐有容可以用,甚至只有她,才有能力把这件法器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魔族从来不信奉什么公平正义,但她信奉骄傲。
她盯着徐有容,神情木然,呆滞的眼神渐渐变得锋利起来。
她是天生的王者。
不止是对南客的,也是对徐有容的。
那些箭被她的剑尽数挡下,震飞而走,但这一次却没有再次消逝于夜色之中,而是如有灵性一般,伴着清亮的箭鸣再次袭来。
啪啪啪啪,峰顶响起无比密集的声音。
一道鲜血从她指间缓缓流出,淌到她紧握着的弓身上。
梧箭遇着剑屏,南十字剑遇着孤桐,现在悬崖上的战局再次进入僵持阶段,就要看谁能够撑到最后。
沉闷如雷般的巨响在暮峪峰顶不停中炸开。
刺向夜空是一个动作,如果静止,那也只会是一个画面,但她的这一剑,却像是向夜空里刺了无数记,同时,也是无数个静止画面的组合。
十余道箭化作了满天箭雨,接连不断地轰向南客。
更不要说她们还如此的年轻。
于是,弹琴老者收回了脚步。
她握着弓身插进身前的崖石里。
为什么一件法器有两个排名?因为梧桐并不是一件法器,而是两件。
弹琴老者神情骤变,霍然从琴畔站起身来。
忽然间,她的唇间迸出一道清啸。
以魔族公主之尊,舍生忘死的一剑,该有如何强大的威力?
两道剑光相交,斩向徐有容的面门。
他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血脉天赋和-图-书与战斗能力。
伴着这声呐喊,她身周的剑光变得更加明亮,剑势陡然再涨三分。
啪啪啪啪一阵乱响,她的身影骤然一虚,然后再实,便从自己的剑屏里穿了出来,一剑直刺徐有容。
对于骄傲的她而言,这是不能接受的事实。
弹琴老者不再担心,但他忘记了一件事情,不败不等于胜利。
此时她手中握着的长弓,便是梧桐树坚挺的树干,名为孤桐。
因为就算徐有容的血脉天赋再强,依然要受限于自身的境界,那么只要她还停留在通幽境内,那么她便永远无法伤害到南客。
崖顶出现无数火星,甚至是线状的火花,那些都是箭与剑相交的结果。
山道是幻境,她看见的那株树,本就是她想看见的树。
不是警惕不安,更不是恐惧,而是提前开始怕痛。
就像传闻中那样,无论修为境界还是心志,她们都极为相近,就连兵器与法门,竟也如此相似。就像想象中那样,她们终于相遇,然后战斗,凤凰与孔雀,梧桐与南十字剑,谁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这就是越鸟的真血吗?徐有容默然想着。
孤桐挡住了南十字剑,梧箭何在?
忽然间,她闭上眼睛,带着几丝疯狂意味,大喊了一声。
——如果有命运,那么她们就是宿命的对手,任何看到今夜这场战斗的人,都会坚信不疑。
那道血是红色的,因为她是人类,然而与夜风接触一瞬后,那血便变成了金色。
但南客既然已经向她发出了邀请,她没有办法拒绝,因为她更不喜欢失败和死亡。
十余道箭化作的流星,轰在了那道剑间光团之上。
南客那双蛟皮靴下的坚硬崖石表面,再次出现无数道裂缝,而且比先前要更加深。
南客的脸依然漠然木讷,眼瞳却急剧地收缩起来,双手紧握着剑柄,来不及把长剑斩向徐有容,而是刺向了夜空里。
那些声音是金属撞击的清脆鸣响,是锋利与坚硬刮弄的令人耳酸的异响。
吾的剑,孤的桐。
南客解开月环,将剑屏化为一剑,便等于把自己坦露在了这片恐怖的箭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