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二百七十五章 凤鸣

阴影覆盖着周园内外。
然后,凤鸣响彻山崖。
比如恐怖的第三魔将的臂膀,以及第七魔将的咽喉。
王者之气,在这场凤鸣里展露无遗
不停地坠落,崖间的风拂着唇角的血像火线一般后掠。
(未完待续)
死寂一片的深渊里,寂静的山崖里,高绝的暮峪上,周园里的广阔世界中,忽然响起一声清鸣。
平静是一种无畏的态度,但不是无知,她感知着死亡的阴森寒冷,体会着死亡的真义,然后再次开始恐惧起来。
那道剑光再次归来,进入鞘中,收敛气息。
那是凤凰的魂,也是她自己的魂。
与另一个自己、最真实的那个自己相遇。
不过那道剑光已经足够强大,甚至已经拥有与那片阴影相对抗的能力,剑光无法斩开阴影,却能轻松地斩落别的很多事物。
这句话毫无疑问是心理攻势,甚至可以说是很粗陋、简单的心理攻势,但简单不代表没有力量,黑袍就是要用这句话破他的心境。
和*图*书离默然,因为他知道黑袍说的是对的。
命运让她离开圣女峰,来到周园。
黑袍的声音微微扬起,显得有些感兴趣,问道:“噢?为什么呢?”
然而无论是将死的第七魔将,还是别的魔族强者,都没有因为这幕画面而有任何情绪变化,这场必死的杀局充满了令人生畏的淡漠意味。
在向死亡坠落的过程里,她生出无限感慨。
那片阴影比黑夜还要更黑,比死亡还要加寒冷,代表着魔君的意志,无论那道穿行于其间的剑光再如何耀眼,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破开。
那种磅礴的能量开始燃烧,开始让她进入一种清醒与恍惚交杂的奇异状态之中,随着死亡的逐渐来临,她身体深处的一个灵魂苏醒了过来。
“你是大战之后人类世界最夺目的一颗星辰,你已经给这片大6带来过太多意外,而你知道我最不喜欢意外。”
这种恐惧并不意味着她离开了无畏的心境,依然还是一种感和_图_书知,一种清晰而明确的、深深烙进精神世界里的感知
苏离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不,我不会死。”
“只要添的柴足够多,总有一刻会把火堆压熄。”黑袍淡然说道:“这种战法或者会付出更多的代价,但可以保证你一定会死。”
过了片刻,她转身向着崖间的石坪里走去。
这就是向死而生的意思吗?娘娘,你就是要告诉我这一点吗?只是瞬间,徐有容觉得眼前无尽的深渊忽然间变得光明起来。
☆、
斯人已逝,虽然有些意料之中的怅然与空虚,但更多的终究还是满足,从今夜开始,再没有人能够与她飞翔在同一片天空里,这很值得高兴。
与这声清鸣相比,先前南客的清啸,顿时显得不够大气。
深夜的雪原,夜空里只有无数雪花,看不到星星,却能清晰地看到,那片从雪老城延伸出来的阴影。
她的眼中也有无数珍珠般的光点生出。
苏离看着他平静说道:“没有道理,也没www.hetushu.com有原因,我就是认为自己不会死,同样,我相信丫头,还有那些代表人类将来的孩子也都不会死。”
第七魔将捂着咽喉,像一座山般,缓缓倾塌。
黑袍的目光穿透深幽的海洋,落在他的身上,淡然说道:“你的女儿就要死了,你也马上就要死了,这会是怎样的感觉?”
来自雪老城的那片阴影隔绝了他与人类世界之间的联系,而且魔族还有很多真正的强者没有出手,比如那位传奇的魔帅,比如黑袍始终只是静静坐着。为了杀死离山小师叔,魔族做了很周密的安排。
无论白帝城或是人类世界里的那些强者有什么对策,都已经来不及了,魔君的威压在准备着,雪老城里的魔族元老会也在等待着。
苏离再次笑了起来,眼瞳里映着雪空,仿佛将要燃烧。
向着深渊底而去,她平静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苏离抬起头来,看着黑袍平静说道:“既然是要杀我,为何非要让这些家伙轮流来战和_图_书?往火堆里不停添柴,只会不停被烧成灰烬。”
一双火翼出现在夜色里,照亮崖壁,带着徐有容向远方飞去。
南客在崖畔静静站立,不知道是祭奠那个宿命对手的死去,还是感慨于自己的生命从此刻开始便将归于寂寞。
只有这种死亡带来的大恐惧,才能在她的精神世界内核最深处激出难以想象的能量,那些隐藏在她血脉里的能量
苏离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右手握着剑柄,黑已然披散在肩,随着夜里的寒风,轻轻飘舞,如魔如神。
这种杀法是磨杀,黑袍要用足够数量的魔族强者,生生磨掉苏离的剑意与气势,就这样简单甚至有些枯躁地杀死对方。
黑袍说道:“我很欣赏你临死前还有保有如此没有道理的自信。”
可以怕疼,但不能怕死,尤其是你……为什么?难道死亡还不如疼痛可怕阴森?而且为什么要说尤其二字?为什么自己不能怕死?
这个安排涉及周园内外以及遥远的南方大6。
不虚此行啊和*图*书
此时的她身受重伤,真元枯竭,剧毒正在侵蚀着她的身体与精神,然而她明悟到的道理,却让她前所未有的平静下来。
她停下脚步,转身望向崖外的夜空,脸上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在向死亡深渊坠落的过程里,徐有容想着这句话以及由此散开来的很多事情,忽然间明白了一些道理,于是她睁开了眼睛。
黑袍看着他说道。
为什么她最不能怕死?因为她是凤凰,她的命运注定了,就是要不停地在死亡与痛苦之间淬炼自己的灵魂,直至某朝某刻,她能够宁静地迎接死亡,这样才能迎来真正的新生
那声音并不成熟,带着些稚意,却无比清越。
但命运并不是她与南客相遇,而是与自己相遇。
因为只有这种方法才不会出现任何意外。
这声清鸣,乃是雏凤之鸣。
那是她以往从来没有直视过、甚至没有现过的自己。
她睁着眼睛,看着漆黑不见五指的深渊与看不见却寒冷的如此真实的夜风,真正地明白了息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