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恰同学少年

第二百八十一章 比翼

她一直沿着日不落的草原边缘在飞,理由很简单,南客也很清楚,也只有这样,最开始的时候,才能坚持那么长的时间,她此时落下的地方,自然还是草原边缘,那是一大片湿地,里面生长着一望无尽的芦苇。
夜风吹拂着脸,本应寒冷,但因为血液正在沸腾燃烧,于是那风也变成了温的。徐有容想去畔山林语,天凤真血却已经燃烧殆尽,再也无法支撑下去,她向身后看了一眼,确认南客没有跟上来,向西北方向折去数里,落到了地面。
问题是她现在受伤了。更大的问题是,她现在手里还拎着一个人,那个人昏迷不醒,就像打湿了的面粉袋一样沉重。如果她把这个人丢了,南客也很难追上她,她可以回到人类修行者聚集的园林里,向魔族的阴谋发起反击,也可以觅地暂避,待养好伤治好毒后,再来与南客战,相信必定能战而胜之。
不知为何,她觉得www.hetushu.com这人看着有些眼熟,虽然视线因为毒素而有些模糊,连此人的五官都无法看清楚,只隐约看到他的脸色很苍白,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人虽然在昏迷中,依然给她一种沉稳可亲的感觉。
可是她不能,所以没有如果。
周园的夜空里没有星星,芦苇丛之间的水面反映着的光线,来自那双火翼,如无数面镜子,看着很是美丽。
绿色的雀翎轻轻摇摆,寒意向四周蔓延,那些燃烧的野草与芦苇,渐渐熄灭,焦土一片。
羽翼成双。
徐有容化作一道火线,消失于天陵。
然后她点燃了身体里残留不多的天凤真血。
芦苇如一座小岛,四周的苇枝很高,刚好可以遮从外界投来的视线,仿佛是与世隔绝的一方天地。
另一只洁白的羽翼缓缓落下,轻柔地盖在了陈长生的身上。
她的眉头微微皱起,显得有些难受,那双如秋水般的http://m.hetushu.com眼眸深处隐隐有抹令人不安的绿意,绿意的四周有些金色的火星正在不停灼烧,只是非常黯淡,似乎随时可能会熄灭,然后她再次望向那名被自己救下来的人类修行者。
凤凰之魂的觉醒,让她明悟了很多道理,获得了很多天赋的能力,单以速度而论,她现在是毫无疑问的大陆第一,无论是大周军方用的红鹰或是大西州的信天鸟,甚至南客和速度最快的银龙,都不可能比她更快。
南客没有理会自己的这两名侍女,对她们因为恐惧而惨白的脸色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若有所思问道:“那人……就是陈长生?”
不管是谁——在一瞬时光里也不可能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但肯定是进入周园的人类修行者。这个理由便足够了。足够徐有容在飞离暮峪的过程里,不惜再次耗损真元,调整方向,在那名人类修行者重伤昏迷、眼看着http://www.hetushu.com便要从夜空坠落然后摔死的关键时刻,把对方抓住,带着一起飞向远方。
南客的身影越来越近,夜色里的草原外围被重新染成了绿色。来不及思考,事实上,她也没有思考便做了决定,在这一刻,她终于低头看了手中那人一眼,有些无奈地想着,大家都是修道中人,讲究餐清风食星光,你每天究竟吃什么,怎么就重成这样?
片刻后,南客来到这里,停了下来,望向远方那道火线,神情漠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始终没有办法摆脱南客,她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那是孔雀毒血渐渐要侵蚀识海的迹象,她一直用天凤真血压制着,经历这番追逐,血水渐沸,竟有些压制不住了,或者,她可以燃烧天凤真血以获得更快的速度,可是中的毒怎么办?
在整个过程里,她都没有看手中那人一眼——无论是谁,都没有什么分别,就算再重,也没办法丢下,就像和-图-书在暮峪峰顶,南客说的那样,她始终背负着沉重的责任二字在生存,很多选择已经变成了她的某种本能,不需要思考对错与利弊,只是去做。
她盘膝坐下,开始闭目调息,洁白的羽翼缓缓收敛,像神将府里温暖的棉被一般,把身体裹了起来。
因为这种感觉,她怔了怔。
轰的一声闷响,草原外围开始燃烧起来,隐约可以看到草下有水光。
“妇人之仁,不识大体,小家子气……”
她很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徐有容体内的天凤之魂苏醒,也很难再活下去。
天凤燃烧真血获得的速度,快到她都没有办法追上。
两道流光,在草原边缘的树林与湿地里疾掠,只是颜色有些差异,所经之处,草屑乱飞,树叶被震成絮丝。
两名侍女急忙将那边发生的事情简要讲述了一番。南客的小脸上第一次出现笑意,但那抹笑意依然很冷漠:“原来不是妇人之仁,也不是不识大体,而是关心辄hetushu.com乱……你们两人死在一起,倒有些意思。”
徐有容神念微动,金黄色的火焰缓缓熄灭,双翼的本体竟是洁白如雪。
绿色雀翎缓缓敛回,光线微变,那两名女子出现在她的两侧,跪倒在地,颤声说道:“奴婢参见主人,奴婢无能”
然后疲倦袭来。
南客对徐有容的评价很冷淡不屑:“即便你这次能活下来,又如何还能成为我的对手?”
她没有飞翔的经验,但有很多骑白鹤游青天的经验,在夜空里飞翔,没有想象中的不安与惶恐,可毕竟是初学者,难免会有些生涩笨拙,尤其是已经重伤,很是虚弱,现在手里还要拎一个人,难免有些摇晃,看着就像喝醉了般。
没有过多长时间,南客便追到了她的身后数里外,隔着这段距离,她都仿佛能感觉到对方的杀意。她没有回头,专注而认真地学习着如何飞行,火翼摆动的频率越来越慢,姿态却越来越稳定,速度越来越快,渐要变成夜空里的一道火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