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五十章 老剑与少年(下)

一把残剑从草丛里艰难地飞向天空,出清亮的鸣啸。
腾小明与刘婉儿收回视线,对视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那抹抱歉与决然。
那画面,真的很美。
那道震动确实很衰弱,传到地面后感觉很慢。
无数声惨鸣骤然响起,无数断羽飘飘落下,更快落到草原地面的,是颜色妖艳的血。
无数风狼的尸体被切成碎断,在白草道上不停翻滚,有的滚进了道旁的草泽里,有的直接被更多的剑意切成了碎末。
当那道剑意出现,当那把铁剑来到陈长生的身边,陵墓四周如海般的兽潮已然生出反应,或者畏惧或者愤怒,骚动不安,只是被南客镇压住了,此时随着她手里那块魂木大放光明,禁制骤失,草原里的万千妖兽哪里还能忍得住,纷纷向着陵墓狂奔而去,一时间大地震动,天地晦暗无光,便是磅礴的暴雨里仿佛都多了些血腥污臭的味道。
这些剑在草海深处沉睡了数百年,早已残破不堪。
剑海。
草原里一片安静。
那缕白毫,便是风狼异于其余狼种的最明显的特征,也正是这缕白毫赋予风狼神魂,让它们能够拥有风的度。
它们本来早就应该离开战场,归老田园,只可惜此处田园不好,亦非故乡,只是牢笼。
与这片血红的世界以及黑色的陵墓相比,真正震撼的画面在陵墓四周的草原里。
在他身周,十余柄名剑静静地悬停在大雨里,这些剑曾经阅尽人世沧桑,然而现在它们已然沧桑,或者残缺或者满身锈迹,初现之时声势惊人,但终究不复当年气势之盛,最关键的是,那些曾经握住这些剑的绝世强者,早已逝去只凭这十余柄残缺的剑,无法抵挡兽潮的攻击,想要变成黑色海洋之前不倒的礁石,需要更多的剑。
这是一把只剩下半截的残剑,剑柄上锈痕极深,半截剑身上满是泥土,看着异常凄惨,和废铁没有任何区别。
兽潮之中http://www.hetushu.com的陵墓,被雨水打湿后,颜色变得极深,此时看上去就像红海当中的一块黑色礁石。
无数把剑,出现在陵墓四周的草原上空。
但那些剑飞的很缓慢,并不像刚刚出世时那般傲然强大。
紧接着,它的唇角也裂开,淌落的涎水混进了血水,变得腥红一片。
日不落草原上,度仅次于紫电豹的妖兽是风狼,这些由雪原狼群与大西洲魅狼杂交而生的妖兽,先天具有不可思议的度,据说是大6上唯一能够成功捕食红鹰的妖兽,当然,那主要归功于风狼的集体作战能力以及坚忍耐心。
数百把剑。
随着血腥味向天空弥散而去,那些裂痕里的剑意也随之逆雨而上,来到了天空里。
雨声里响起一道轻微的撕裂声。
暴雨,竟就这样停了。
随着与陵墓渐近,被雨洗后的万千剑身,反耀着光芒,如繁星一般。
它感觉到了危险,疯狂地加,试图脱离那道震动。
剑老了,但少年正青春。
只有那片恐怖的阴影依然沉默,虽然缓缓向着地面飘落,却没有展露神威的意图,或者正是因为这只大鹏的表现,草原深处那几只拥有聚星顶阶战力的高级妖兽也没有随着兽潮向陵墓而去,它们并不是在抵抗魂木的召唤,也不是在抗拒南客的意志,而是它们更具智识,隐约察觉到随后将要生更加严重的事情,故而警惕。这里的严重当然是针对周园而言。
紫电豹的身体四分五裂,变成十余块血团,在奔跑中散开,却依然保持着先前的度,直至数十丈后才落到地上画面极其诡异可怖。
黑色的妖兽海洋,也变成了渐趋安静的红海。
那只紫电豹像一道真正的紫色闪电般,破开密集的水草,向着陵墓狂奔,腥红的眼眸里满是嗜血的狂暴气息。
草原地表出现无数道裂缝,野草断成碎屑,泥土被切成碎砾,无数道http://www.hetushu.com剑意纵横而出,直上天穹。
就连高远的天空里的那片阴云,都被切碎,变成无数道碎絮,惘然地飘浮着。
陈长生对自由的渴望、对生命的热爱,是那样的纯净而坚定。
狼群具有极强的狩猎智慧,在先前的长时间等待之中,狼群领已经带领着它的属下们悄然无声地挤走别的妖兽,来到了白草道上,因为这里的地面最坚硬结实,距离陵墓正门最近,最适合起冲锋。
因为从来没有人想到过,剑池……原来竟然如此之大。
兽潮越来越近,前方距离陵墓下的神道只有数里距离,站在石台边缘,陈长生甚至能够看清楚最前面那只紫电豹腥红的嘴以及嘴角淌落的涎,甚至仿佛能够闻到那道涎水散出来的恶臭。
他看着烟雨凄迷的草原远处,看着在狼爪蛟腹下呻吟的草原近处,在心里默默对不知何处的剑池说道:“我会带你们离开这片荒废的旧园,或者你们将会沉眠,但至少……不会是在这片永远没有夜晚、无法安眠的草原里。”
看起来,它们与陵墓之间是一片天空,没有任何事物拦在前面,正方便它们起偷袭。
是的,这些剑已然苍老,浑身锈迹,将要腐朽。
草原的裂痕,仿佛也要撕裂开天空。
有个少年带着那份心意回到了这片草原。
不,这哪里是池,这明明就是一片海。
数千只灰鹫纷纷落下,一时间,竟比暴雨还要显得更加密集。
现在的这些剑,是身受重伤的战士,是扶拐而前的老者。
数千把剑。
那些剑一直都在这片草原里。
白草道上出现无数道裂痕,那些裂痕平行于陵墓的方向,像是无数道笔直的直线,拦在风狼群冲锋的道路上。
这道震动来自草海的深处,大地的深处,非常细微,显得有些衰弱,却是那样的真切。
对于站在陵墓里的那名少年,剑的情绪是得见故人,是请带我们离去和_图_书
数百年来,无数人都在寻找剑池,却没有人找到过,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对于这座陵墓,剑的情绪是冷漠与战意。
这把残剑静静地躺在泥土与乱草里。
数十把剑。
就像一道清风,唤醒了它们。
没有谁说话,也没有谁动。
无数把剑,飞临到陵墓的四周,缓缓散开,仿佛列阵的士兵。
只要越过这道直线的风狼,便会被一道看不见的力量切开。
任凭风浪再疾,暴雨再裂,都不曾撼动丝毫。
这是一片血红的世界。
无数把剑,在红暖的光线里飞行,仿佛要遮蔽天空。
这片一望无限、无比广阔的草原就是剑池。
剑池,不是一座山池,也不是一处寒潭。
现在,这缕白毫断了。
这些剑意里没有智识,却有情绪,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
数百只风狼组成的狼群,在那些裂痕出现的一瞬间,都断了。
要去千里之外。
风狼领头顶的那缕白毫,迎风而断。
一把旧剑破水而出,带着泥水淌落的声音。
这片草原里到处都是水泊,更像湿地,或者说是草泽。
老剑犹有余威,断锋亦可杀敌。
因为那些剑,正在向着陵墓飞去。
忽然间,它的眼眸里出现一道警意,然后裂开。
然而,那个同伴再也没有回来过。
向陵墓涌去的兽潮,一时间停止,不敢继续向前,缓缓起伏着。
草原边缘那抹不似太阳的落日,终于有机会把红暖的光线洒落陵墓四周。
狼尾断了,狼腰断了。
到处都是妖兽的尸体,偶尔有些重伤未死的妖兽,不停出凄厉地惨叫。
踩在坚硬地面上的狼爪断了。
它们听到了他的召唤,相信他的意志,于是雄心重现。
那是剑意破空的声音。
“如果你们在这里,请出来与我相见,因为我需要你们。”
雨不停地下着,随着雨水的冲洗,剑身上的泥土被洗去,却无法洗去锈痕,依然灰暗一片,不见一丝明亮锋意,和_图_书然而终究还是轻了些,这把残剑不停地颤抖着,挣扎着,试图离开地面……就像一个重伤的战士,撑着拐杖,也想要再次站起,然后杀敌。
南客站在神道上,看着这幕画面,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凝秋捂着嘴,才让自己没有出惊呼,而她的同伴画翠坐倒在了雨水里。弹琴老者的脸色异常苍白,身前的古琴上满是血水,竟是不敢向身后看一眼。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把残剑终于离开地面,歪歪扭扭地飞向陵墓方向,似乎随时可能再次跌落地面。
就在离开草原的那一瞬间,这些剑已经暴了最强大的力量。
或者艰难、或者犹豫、或者喜悦地破开草泽,重新出现在天地之间。
先前他已经隐隐猜到了剑池的真相,但当他亲眼看到万剑出世的画面时,依然震撼到了极点。
数百年来,它们无时无刻不想着离开这片草原,最终却只有一个同伴成功,带走了它们的心意。
无数只妖兽化作黑色的浪潮一道一道向着陵墓涌去,安静的日不落草原早已变得嘈乱不堪,野草丛底的水泊被锋利的兽爪撕成碎片,然后被鳞腹碾平,泥土不停地翻飞,清水变得无比浑浊,气势何其壮阔可怕。正如先前所言,即便是圣人在此,也无法杀光这些源源不断涌向陵墓的妖兽,只能避走。陈长生站在暴雨里,看着这幕画面,自然想退走,但他已经无路可走。
直到今日,就在这些剑快要绝望的时刻,故人终于回来相见。
向着陵墓冲去的无数妖兽纷纷裂体,变成血肉模糊的碎块。
便在这时,他忽然感到了一道震动。
白草道上的凄凄白草尽数变成碎屑,狼群如风一般掠过,因为度太快,狼数太多,带起刺耳的呼啸声。然而下一刻,那些破风的呼啸声被另一种破风声所取代,那种破风声更加凄厉,或者说,更加锋利。
风狼领出一声愤怒不甘的嚎叫,然而,便是这声嚎叫也和图书没能完整地出来,从中而止,仿佛被一把剑切断。
这是他的心意,顺着微微颤抖的黄纸伞柄进入伞面,向着一望无垠的草原里散去。
一把古剑破石而出,带着暗哑的摩擦声。
然而如闪电般的紫电豹,却无法甩掉这道震动。
志在千里。
那把刀很无情,时光更加无情。
陈长生站在石台边缘,看着眼前这幕画面,沉默不语。
回归故里。
擦擦
然而,那些剑意也来到了天空里。
那些剑意曾经无比强大,现在已然衰弱,交织在一起,有些凌乱。
陈长生的视线隔着重重雨帘,望向陵墓四周的草原,看着那些恐怖的兽潮,想要找到更多把剑。那些剑应该在剑池里,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像山海剑一样出现,还在等待着他的召唤,或者说服,只是,剑池究竟在哪里?
前方那只紫电豹的离奇死亡,并没有让风狼群的度有任何减缓,作为周陵最忠诚也是最嗜血的守护者,狼群领收到了魂木的命令,便要把敢于进入陵墓的那些入侵者全部撕碎,而且最关键的是,狼群由数百只风狼组成,就算会有些死在那些破剑之下,但总会有更多的风狼闯过去,然后向敌人起攻击。
就像是一大筐石头被人倒在地面上,白草道上响起哗哗啦啦的声音。
带着飞起的白草絮的狼肩断了。
数千只灰鹫,在高远的天空里飞行,诡魅的安静着,这些妖兽强大而阴险,当初即便徐有容也不得不燃烧最后的天凤真血,才斩杀了那群灰鹫,它们没有像别的妖兽那样狂暴地嘶吼着,而是悄悄向着陵墓飞去。
天地间充斥着剑意。
☆、
就连草原里的那片兽潮,都缓缓平静下来。
这道震动与兽潮无关,与暴雨无关。
在被这只紫电豹踏出的爪印里,湿软的泥土不停挤动翻滚,一把剑缓慢地显现出来。
通往陵墓的道路上,到处都是断肢残体,污血四处喷涂着,白草道变成了一条血道,血腥味刺鼻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