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莫道君行早

第五十七章 万剑成龙

陈长生浴过龙血的身躯拥有近乎完美的防御能力,然而随着雪原的暴燃,直至那片湖水也开始燃烧,难以想象数量的真元在他体内暴生,他的身体终于承受不住,开始崩裂。
万剑嗖嗖破空而起,随短剑而去大放光明。
“去吧”
燃烧吧。
万剑来至高空,金翅大鹏的双翼畔溢出的光线,落在它们的身上。
醒来。
狂暴的真元点燃了他的血液,烧蚀着他的腑脏与经脉,带来难以想象的痛楚,让他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又让他的眼神变得越来越明亮。
一道绝对至高无上的威压,与那种最而本真的贪婪欲望混在了一起,仿佛变成某种实质的东西,落在了陵墓正门前的陈长生身上。
黑龙缓缓地睁开眼睛,竖瞳里浮现出一丝惘然,看着身周的湖水里的冰粒,用了片刻才想起自己沉睡之前发生了什么,然后她感受到了湖水深处那座幽府里传来的震动,听到了陈长生的声音,只需瞬间便明白此时外面正在发生什么,甚至看到了天空里那只的金翅大鹏。
真正地醒了过来。
一道冷漠的气息从她的眼瞳里散出,那是傲然与轻蔑,虽然此时的她只是一道离魂,也没有办法忍受金翅大鹏对自和图书己的挑战,那抹傲然与轻蔑变成狂暴的怒意。
因为他的境界修为太普通,没有办法修炼出配得上这把剑的剑意,也因为十五年前这把剑被炼制成功之后,一直处于某种不甘的情绪之中,不肯醒来。
他抬头望向陵墓上空的那只金翅大鹏,神情平静,眼神明亮,充满了战意。陵墓四周的万道剑,随着他的目光,缓缓调整方向指向大鹏,将要出征。
他把手里的短剑向着天空里掷去。
陈长生对自己说道,很平静。
随着这三个字在他的心里响起,那片承载着星辉雪屑的原野,迅猛地燃烧起来,火势要比先前大了无数倍,只是瞬间,那些雪屑便燃烧干净,同时盈荡在灵台山四周的那片清澈湖水的表面,也生出了幽蓝色的火焰,看着极为美丽。
金翅大鹏的阴影落在了陵墓上,它展开了双翅,便覆盖了这座方圆不知几千里的草原,无论天空还是大地都变得阴暗一片,陵墓之间更是所有光线,都被遮蔽,漆黑如这片草原未曾见过的真正的夜晚,万剑微颤,快要承受不住,有些剑渐如落叶飘坠。
雪屑融为清水,化作云雾,或者再次凝结为水,或者便以云雾和*图*书的形态蔓延,那些都是真元,狂暴地、迅猛地在他的身体里肆虐,强行冲开他堵塞的经脉,于涸的河床,不管前面是石林还是万丈深渊,始终坚狠地一路前行。
隐隐约约间,在那片神圣的光明里,仿佛出现了一只金色的龙头。
短剑散发着难以想象的威压与光明。
万剑反射着那些光线,不停地闪烁着光亮,仿佛就像是鳞片。
黄纸伞在他的左手里轻轻摇动,似助威,似祝福。
一声清亮愤怒的龙啸,在湖水深处响起,并未传远,激得湖水不停翻滚,湖水表面更加狂暴地燃烧,轰的一声巨响,黑龙破开湖水,离开幽府,飞越积雪已然燃尽的原野,顺着那道云雾与清水构织而成的真元河流,飞过不再干涸的河床,飞越断涧与深渊,随着陈长生的意识进入他的手臂,然后离开进入一个崭新的世界。
那是一只黄金巨龙的龙首,龙须飘舞,划破长天。
一道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香味,随着他的血向陵墓四周散发而去,随着那血的燃烧,香味变得浓郁了无数倍,传的更加远,直至要到草原的边缘。
那种情绪是对生命的赞美、向往、渴望,以及……欲望。
在西宁镇旧庙,余人将这m.hetushu.com把短剑赠给他,他拿着这把短剑参加过很多场战斗,这把短剑的锋利已经带给世界很多震惊,但事实上这把短剑真正的威力根本没有发挥出来过。
对这道香味最敏感的自然是妖兽。陵墓四周的黑色海洋再次暴烈起来,那些被金翅大鹏神威镇压的不敢抬头的妖兽,无法忍受血香里那种仿佛来自生命最深处的诱惑,纷纷抬起头来望向陵墓上方,急促地喘息着,发着嗬嗬的声音,淌着涎水,兽眼猩红,兴奋而贪婪。
短剑在幽暗的天空里画出一道笔直的线。
没有人知道,就连陈长生自己都不知道,这把短剑与龙族之间有多么紧密的联系。
瞬间,他身上流淌着的那些鲜血便凝了,燃烧的火焰熄了,被紧紧束在身后的黑发散了,然后从发线末端开始枯萎发黄,渐渐成灰,簌簌落下。
黑龙的那道离魂进入了短剑里,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充斥着金色的光线,最令她感到莫名亲切的是,在这个世界里她感受到了两道极为熟悉的气息。那两道气息强大的甚至让她有些不安,但她生不出抵触的念头,因为那两道气息都是长辈。
醒来。
这是陈长生最害怕的一种情绪,和-图-书是他曾经最害怕的事情,但现在他不怕,因为生死便在一线之间,他的脚已经踩在了门槛上,如果要燃烧自己才能换醒这把的魂,何必在意那些目光?
他看着手里的短剑在心里想道。
那片悬在天空里的湖水很清澈,透明至极,表面燃烧着蓝色的火焰,在湖水的最深处,黑龙的那道离魂正静静地飘浮着。随着陈长生的呼唤,一道极轻微的颤动从幽府里传到灵台山的山道上,然后再传到湖中,湖水开始轻轻荡漾起来,轻轻地冲刷着黑龙的身躯,像是温柔的抚摸,像父亲当年没有离开家的时候每天清晨唤她起床。
短剑化作一道金光,离开陵墓正门前的石台,向着金翅大鹏疾飞而去天地之间一片震动,陵墓前泛起万道金光,万剑齐鸣,发出或清脆或沙哑的剑响。
陈长生不知道短剑发生了什么变化,但他知道这把剑已经醒了。
他对自己的内心默默说道。
金翅大鹏也闻到了这道血香,遮蔽天空里的阴影里,它的眼睛就像两团飘摇的神火,在这时,那两团神火轰的一声暴烈的燃烧起来,漠然的神圣气息终于有了某种情绪。
陵墓前方天空里那只巨大的金翅大鹏漠然地俯视着他,有罡风与白色的气流在它hetushu.com的双翅边缘混进光线里,看着异常瑰丽,它眼里的神火更加森然,竟隐约有些敬佩的意思。
去吧,他在心里对短剑说道,却不知道这两个字从自己的嘴里喊了出来。
直至此时,龙魂进入了短剑,与龙吟剑的剑意相遇,这把剑终于醒了过来。
内心是什么?是幽府。幽府在哪里?在灵台山上。陈长生的幽府门早已开启,灵台山上没有一片落叶,被那片似真似幻的湖水包裹着,山在湖里。
陈长生毫不顾忌地把自己的境界提升到了巅峰,站在了生死之间的那道门槛上,他拿自己的生命在拼,唯如此才能给手中的短剑提供足够多的真元,唤醒它的魂。
一万道剑紧紧跟随在它的身后,变成一条约十里长的细带。
这把剑的魂醒了。
最先崩裂的是眼角,然后是耳膜,数道鲜血从他的五官里流出,紧接着他脸上的皮肤也开始裂开,道道鲜血溢出,画面看着异常可怖。在那些裂开的血痕里,可以看到肉骨,也可以看到隐隐若星点的火焰。血在他的脸上淌流着,在他的手上流淌着,打湿了他的衣服,湿了剑柄,落在石台地面上,然后继续燃烧。
万道剑便是万片鳞,在天空里连在一起,在它们的最前端,是那把短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