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莫道君行早

第一百三十章 离山弟子何在?

然后他望向峰间的离山弟子,沉声喝道:“师叔祖敢杀魔族皇帝,敢娶魔族公主,这才是离山的气魄精神,你们身为离山弟子,不觉扬眉吐气,反而垂头丧气,剑心不稳,哪里配得上我离山的风范!实在是令我失望至极!”
秋山君自然能感受到洞府前的气氛,说道:“师叔祖娶魔族公主,可会损害人族利益?如果并无半点影响,那这算什么罪过?在我看来反而是人族占了极大的便宜。”
那名戒律堂长老一窒,竟不知该如何应对。
那名洪姓的戒律堂长老大怒喝道:“秋山,你竟敢向长老出剑,真是大逆不道!”
一阵密集至极的剑锋撞击声响起。
然而秋山君早有准备,衣袂轻扬间,数十道剑光离洞府而去,直射小松宫!这数十道剑光乃是离山最强大的万剑大阵里的一部分,威力恐怖的难以想象,小松宫肝胆俱寒,哪里还顾得上阻止那把小剑,收回长剑仓促地迎了上去。
hetushu.com听着这番话,众人震惊无语,哪里想得到,秋山君行事竟是如此果断冷厉,丝毫不给对方任何谈判的机会,直接将三名长老逐出了离山!离山掌门令剑已然向三大圣地飞去,此事已再无更改的可能,亦等若是断绝了所有妥协的可能!
秋山君看着众人说道:“师叔祖是何等样人物,莫说和那位魔族公主曾经有过一段情事,就算把她娶进离山又如何?”
言出依然如剑,刚强正直,明亮如洗,虽然他的境界远不如这些离山长老,但无论话锋还是对战,竟是丝毫不落下风,气势更足。
秋山君环视群山,问道:“离山弟子何在?随我将这些叛徒与敌人赶出离山!”
秋山君向前踏了一步,清声喝道:“小松宫等三人擅闯主峰,谋害掌门,勾结外人,迹同叛变。我奉掌门之命,执万剑大阵,暂执掌门之权,依据离山门规,将三人逐出离山,并传书圣女峰m•hetushu•com、长生宗、离宫,将今日之事公告天下!”
呛呛呛呛呛!
世人皆谓,剑出离山,剑者,锋芒也。离山的气魄精神,离山的风范,便在于锋芒二字!锋芒毕露,寒剑之前,哪有什么规矩,哪有什么道理,哪里在意何事荒唐!离山讲的是剑意正道,绝对不会受那些腐朽的框架束缚!
小松宫大怒,心想这是何等样荒唐的言语,便是那些离山弟子也觉得自己爱戴的大师兄说的这番话毫无道理。
“掌门令剑!”小松宫神情骤变,大喝一声,腰畔长剑出鞘而起,想要阻止那把小剑飞离顶峰。
离山弟子何在?诸峰之间群峰之间响起应答之声!那是剑声!
此时众人早已知道,离山掌门早就已经暗中把万剑大阵传给了秋山君,以此观之,小松宫等人先前指责掌门意欲把掌门之位传给七间而不是秋山君,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笑话,但他们依然没有想到,秋山君居然能够控http://m.hetushu.com制那把古朴的小剑!
这依然是剑,通透至极的一剑!秋山君不需要同门们思考,只要他们做决定,而这恰好也契合了离山弟子们的剑心,同门们如何能不相应?即便是跟随小松宫等三名长老闯峰的那百余名弟子,脸上也不禁流露出了犹甚至是惭愧的神情。
那把小剑已然飞到高空之上,有些眼力好的离山弟子更是看得清楚,在最后时刻,那把小剑竟是分作了三道,飞向了三处地方。
秋山家主看着只用了几句话,便让离山重新安静肃杀起来的儿子,看着那些剑光在他苍白的脸上闪掠的画面,心情极为复杂,神情渐趋冷峻,然后看了身边的供奉一眼。他不清楚秋山君准备怎么做,为何要这么做,但他要做些准备。小松宫等人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不得不开始准备接下来的谈判,然而事情的发展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因为秋山君根本不准备和他们谈判。
无数剑离鞘而和*图*书出,剑气大盛,直冲天穹!
秋山君盯着他大声喝道:“洪之州,你竟敢带着外人闯主峰,谋害掌门,真是大逆不道!”
☆、
数十道剑光飞回洞府之前。
秋山君抬起左手,在洞府外的数十道剑光里轻轻一点。只听得啪的一声轻响,一道剑意从他的指尖生出,刺中剑光里一道式样古朴的小剑。那把小剑骤然间离开剑光,向着离山顶峰上的湛蓝天空里飞去。
峰间有人不忿,大声喊道:“人魔不两立,如何能相亲?”
他言出如剑,落崖生风,借着万剑大阵的传声阵法,响彻于群峰之间,落在所有离山弟子的心里,仿佛鸣钟一般,令众人醒来。
“所谓荒唐,只是一般人不敢为之事,不敢行之道。”秋山君看着小松宫面无表情说道:“我离山剑宗从开派祖师到再到师叔祖,向来敢行世间无人敢行之事,方能立世间无人敢立之功,若说荒唐,荒唐的妙!”
小松宫亦是脸色铁青,说道:“真是荒唐到www.hetushu.com了极点!”
秋山家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直到此时,他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准备做什么,但秋山君已经两次提及外人这两个字,其中的意味已经清楚——无论是名义上的祖庭长生宗,还是真正的生处秋山家,在离山之上,都是外人,那么也就可以是敌人!
此言一出,群峰俱静。
白菜激动至极,心想大师兄果然是大师兄,一朝醒来,便让整个离山重新醒来,无数弟子们想着先前的犹豫、甚至是妥协的念头,不禁觉得好生惭愧,甚至汗出如浆。
小松宫的衣衫上出现了数道剑痕,鲜血渐溢,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即便他是离山资历最老的长老,一身修为境界早已至聚星上境,当初在京都宫中,只比金玉律这等传奇妖将略逊一筹,但依然不可能是离山万剑大阵的对手。如果不是万剑大阵的绝大部分威力,都用在山腹剑阵里准备将离山剑宗精锐送至北地救援苏离,只剩下这数十道剑光,只怕此时小松宫已然命丧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