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莫道君行早

第424章 你就是陈长生?

“无论如何,你违背了当年的圣言之誓!”
圣女,是徐有容的老师,是最疼爱宠信徐有容的人。
苏离从很多年前都感受到过这种力量,他一直不知道应该怎样面对这种力量,所谓云游四海、不问世事,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想要躲开这种力量。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学会如何直面这种力量,但至少他学会了转移话题。
星光骤然,笼罩浔阳城,落在湿漉的街道上,仿佛秋日的白霜,肃杀之意大盛!
朱洛暴怒之余,准备反驳几句,圣女继续说道:“一切誓言,都是心言,看在教宗与梅师兄的份上,我今日暂不杀你,走。”
她很平静,于是很庄严,很肃穆,很可怕。
这场起始于周园之变,落笔于雪原魔族伏围,然后从军寨一直持续到浔阳城的冷血杀戳终于告一段落,这场针对苏离的暗杀终于有了结果——苏离没有死,那些想他死的人都失败了。
又仿佛是无数名修行者的识和*图*书海同时破裂。
平静真的是一种力量,代表认真。
那些有能力参加进这场战斗的修行者,那些想要杀死苏离的修行者,也只能跟随着朱洛与观星客的脚步离开,包括梁王孙与薛河这样的强者。
相隔十余里的距离,圣女看着城门里的观星客,抬起右手遥遥一指点出。
没有能力参加到这场战斗里普通人,各自躲藏在自家的炕上炕里、窗后篱前,依然惴惴不安,连呼吸都显得那般压抑。
啪啪啪啪!
☆、
在此间与城门之间的十余里距离内的所有事物,都破了。
浔阳城里无比安静,仿佛一个人都没有。
他和徐有容很敌对,各种敌对。他曾经想过,如果自己是徐有容的亲人,想来对那个叫陈长生的少年肯定也不会有任何好感。
街上正在飘落的雪花破了,雨水表面刚刚凝出的冰霜破了。
朱洛愤怒喝道:“王破不识大局,我作为长辈教训他一番,有何私心?m.hetushu.com
无比清脆,清心动魄。
当然,朋友二字需要存疑。
他看着圣女非常认真地说道:“是的,我就是陈长生。”
问出这句话的人,自然是陈长生。
华介夫带着浔阳城里的教士,把这片被暴雨侵虐的厉害的街巷隔绝开来,把安静而无人打扰的对话空间留给他们——此时有资格留在场间的人,除了苏离与南方圣女,自然就是那三个用生命与难以想象的意志力确保苏离能够活到现在的人。
便在这时,一道有些不确定但确定存着关心与吃惊的声音响了起来。
观星客的笠帽,也破成了碎缕,唇角也破了,开始流淌鲜血。
……
啪的一声轻响,然后是无数声啪的轻响。
白眼不是青眼,是鄙夷是轻蔑更是愤怒。他一眼望天,那些低垂的阴云便骤然间有散开的征兆,隐隐约约甚至能够看到几抹数里远的夜空里的星辰的光辉!
那个说法的大概意思是指,天不分南http://m•hetushu•com北,地无论东西,只要是人类世界与红河两岸的联盟领域之内,只要进入神圣领域的强者都不能互相争执,更不要说战斗,除非被攻击的神圣领域强者做出了完全违背己方利益的事情——这便是所谓的圣言之誓。
朱洛愤怒的指责回荡在寂静的浔阳城上空,与观星客的沉默截然不同。听到这句话的人们绝大多数都不知道圣言之誓是什么,只能想起各地最高律法里的一些说法。
她的神情与语气都很平静,却自然生出一种威严而神圣的气息。
但他他刚刚经历了一番壮阔的战斗,生死的自询,他不可能在这时候选择退让。
(今夜花落如雪。)
圣女的视线落在少年的身上。
圣女看着城门方向平静说道:“王破是最有可能进入神圣领域的五个年轻人之一,你居然为了私心想要杀他,难道这不是违背了我们当年的圣言之誓?”
从军寨到浔阳城,他一直带着陈长生,但他非常清m•hetushu.com楚,最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是那位整个大陆谁也不知道的他的朋友。
朱洛的声音很愤怒很厉,这里的厉字很难加前缀,如果说最贴切,莫过于加个血字,就像杜鹃鸟一样声声嘀血,只是那样又总会觉得不合他的身份。当然,如能联想到他此时的敌人、他指责的对象是南方圣女,或者能多些理解。
“被谁拖住了?”
……
或者正是因为需要存疑,所以有些尴尬,苏离看着南方圣女,轻描淡写却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说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那你们呢?举世皆知,我师兄虽然不入圣人之列,也不执一方风雨,但境界修为早,已踏入神圣领域,你们何以向他发起攻击?”
听着这话,朱洛怒火攻心,伤势骤然暴发,鲜血喷流的更加迅速。一直沉默不语的观星客,看着他这等凄惨景象,忽然间,对着浔阳城上空的阴云翻了个白眼。
陈长生忽然明白了问题之所在。
任谁在救了对方之和-图-书后却听到这样的责难都会很生气,但圣女没有生气,反而很平静地回答道:“我被人拖了一段时间。”
仿佛数万套瓷器被一个精于群体攻击的强者使动铁棍砸烂。
“徐有容受伤了?她……没事?”
圣女平静说道:“天凉郡朱姓想要千秋万代,如何能够容得下王破继续成长?你不不承认自己有私心,只能说明你连自己真实的内心都不敢面对。”
从人族与妖族的联盟对抗魔族的大局来考虑,这种誓言毫无疑问是最有道理、也是最必须的,圣女向朱洛和观星客发起的攻击,是对这种誓言最强硬的背叛。
她问道:“你就是陈长生?”
圣女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说道:“我的徒儿受了重伤。”
她没有笑,哪怕再轻的笑也没有。
他充满戾气与傲气的心灵,在这一瞬也终于完全告破,他再不犹豫,扶着朱洛,转身便向浔阳城外那片仿佛被夜色掩盖,实际上却谁都不知道是被什么时光掩埋的原野里奔去,瞬间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