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起风雷

第三十章 越女

陈长生和轩辕破想着今日在小院里看到的那片血海,再次觉得寒意上身。唐三十六继续说道:“大红袍动,周通可以很轻松地碾碎我们的识海,当然,他不会这样做,不过如果你们想这时候就去替折袖报仇,那就一定会品尝到那种滋味。”
梅里砂主教大人临死对他说的话,他没有忘记。
连续三句话陈长生都没有接,这让莫雨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眼睛微微眯起,锋利的……像是宫墙外的柳叶,很好看。
莫雨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看着他,神情漠然说道:“娘娘是不可战胜的。”
莫雨忽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致,向小楼外走去,当然,她还是习惯性地把窗口当作正门。
莫雨看着他,忽然蹙了蹙眉,说道:“我本以为现在的你应该很愤怒才对。”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今夜陈长生盘膝坐在窗后的地板上,于是当她飘进小楼里,就势蹲下时,正好蹲在了陈长生的身前。
今日离开清吏司衙门,在车厢里看到折袖的惨状后,他便已经暗定里下了决心,但他也记得很清楚,站在那个清幽的小院中,明明海棠花落如雪,周通那件红色的官袍给他们带去的精神威压与恐怖感受,他很想知道,自己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直面这种恐怖。
莫雨看着他的神情,问道:“怎么了?”
“难道不应该说一声好久不见?”莫雨说道。
他和莫雨不是朋友,他很清楚,这位大周朝的著名美人是怎样的可怕,尤其是在今日之后。
莫雨神情稍和,说道:“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你将来就可以不杀周通?”
陈长生觉得自和*图*书己很无辜,心想怪我咯。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习惯了在藏书楼修行,还是因为今天在周狱里受到的精神冲击太大,竟很罕见地迟迟无法入定。
“那…”他犹豫了半晌,终于说了出来:“以后记得勤洗澡,最好每次洗了澡再来。”
他只是想试试,想看看,自己和国教学院能不能挡住这一次的狂澜。
除了追求自己想要的以及必须得到的,所谓成长的过程,不就是担起一个又一个的责任?
他来到窗畔,看了眼夜空里的星辰海洋,在地板上盘膝坐下,闭上眼睛开始冥想,准备进行每夜的功课,引星光洗髓,然后再次试图通过那块黑色石碑的虚影找到通过周园的道路。
“听说,你这里有一把越女剑?”
回到小楼,沐浴静身,然后静心。
唐三十六也想不清楚,剑眉微挑说道:“我当时感觉他是想通过那片血海震撼我们的道心,然后想看到些什么。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鼻子仿佛都要触碰到一起,眼睛看着眼睛。
仔细算来,大朝试结束之后,他们便没有见过面。
当她走过身边的时候,陈长生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难道我在天书陵和周园的时候,你一直都在睡我的床?”
“难道圣后娘娘不关心这些事?”陈长生自然不会以为圣后娘娘不知道这些事,所以用的是不关心。
莫雨看着他嫣然一笑,说道:“你说这事儿巧不巧?小时候,娘娘刚好教过我这套剑法。”
陈长生怔住了,心想以你在大周朝的地位,除了唐三十六这样的家伙,谁敢说比你更富www.hetushu•com有,我又能送你什么?
果不其然,莫雨秀眉倒竖,美丽的脸上煞意十足,寒声说道:“你想死吗?”
莫雨笑了起来,带着一丝嘲讽说道:“你以为自己真有资格被娘娘视作敌人?”
“周通撒了谎,他没有姐姐。”
分赃,不,分剑结束之后,折袖没有与他们闲聊的精神与兴趣,再次闭上眼睛。陈长生替他把了把脉,确认他的伤势正在好转,稍微放心了些,又觉得他的经脉似乎出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心血来潮的节奏要比以往来的缓慢很多。难道是真元枯竭的征兆?陈长生不敢去想这种可能,把油灯的光调暗,把剑山重新收入鞘中,示意唐三十六和轩辕破跟着自己走出了藏书楼。
这当然是个很充分的理由,因为人们无法否定自己的师门背景与过往岁月,那将意味着否定自己。但这绝对不是全部的理由,因为陈长生以前更在意的是修行度,逆天改命,后来却现,自己不得不在乎落落的经脉能不能通,轩辕破的右臂能不能治好,折袖的心血来潮能不能解决,唐三十六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让他自己满意的名字,以及最重要的……国教学院的院门能不能保存完好。
下一刻,一缕极淡极幽的香味飘到他的鼻端,他才明白之所以自己无法静心,不是因为这些原因,而是因为有人来了。
好在莫雨气息如兰,陈长生于净的如雨后的天空,不至于让二人觉得太恼火。
陈长生说道:“就算有资格,我也不想成为娘娘的敌人,但很明显,你们那边的人不是这么想的。”
她更想不明hetushu.com白,为何陈长生才十六岁,便能把情绪控制的如此之好。
莫雨有些羞恼,喝道:“那又如何?”
“他想看什么?”轩辕破在旁说道:“反正我不怕,我没什么秘密。”
“折袖伤太重,在藏书楼里歇着,我怕打扰他,所以就提前回来了。”
陈长生很无奈,拿此事没有任何办法,要知道他年龄虽小,但总是个男子,这事无法向谁说理去,而且他打不过她。
陈长生知道她的那个怪癖,但到现在为止,依然想不明白,当然更无法接受。
整个过程,她都显得特别熟悉,仿佛已经演练过无数次一般。
今日在周狱里的遭遇,主要是随后折袖的惨状,当然会让他的情绪出问题。只是从小他就跟余人师兄学会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后来在浔阳城里对这个道理的领悟更加真切。有些事情自己默默记在心里就好,不需要表现出来,只需要做,冲动与热情从来都不是同义词,冷静绝不代表怯懦。哪怕被所有人都认为怯懦,他都不会在意,更何况现在说话的人是莫雨。
陈长生沉默了,因为他有很多秘密。
陈长生很认真地说道:“当然不行。”
画面有些尴尬。
陈长生有些无奈说道:“可我这时候在,你怎么也来了?”
莫雨飞到了床上,动作确实显得特别熟,就像是做过无数次那样。
莫雨说道:“你平时这时候都在藏书楼里修行,谁知道你今天脑子出了什么问题,这么早就回来了。”
莫雨从国教学院里的夜林里飘出,直接飘到窗口,然后飘了进来。
这话一出口,他便知道不妥,因为听着很是暖昧。
和-图-书你对我很有敌意。”她说道。
莫雨显得特别理直气壮,但在星光的映照下,隐约可以看到她的脸有些微红。
唐三十六摇了摇头,说道:“周通最强大的手段叫做大红袍,是一种偏精神类的功法,据说可以强行进入修行者的识海。”
然后他又想起落落,想起最近和落落很少有机会见面,更少说话,不知为何,便觉得心情有些低落。
莫雨敛了笑容,说道:“别人怎么想,与你怎么做,没有任何关系。”
事实上,从西宁镇来到京都时,他只有身体方面的秘密,然而随着时间的流转,他的秘密变得越来越多。比如周园里的天书碑,比如周墓里的黑曜棺,比如棺壁上的两断刀诀,比如……周园可能并没有毁灭,通往周园的道路这时候正在他的剑鞘里。
这是提醒也是警告。
下午的时候,汶水唐家便送来了相关的情报。
“不行吗?反正这时候你又不会在这张床上。”
“你不会又打算睡我的床吧?”他问道。
“周通这个人残暴阴险,但算策过人,按道理来说,应该不会做这种无意义的事。”
这是一件她想不明白的事情。
陈长生有些不明白:“既然他反正不敢杀我们,那为什么今天要在小院里摧动大红袍?就是为了立威?”
她和陈长生其实没有见过几次面,不算熟悉,在陈长生出天书陵之前,两个人的身份地位相差太大,但不知道为什么,从当初在皇宫里相遇开始,她便现陈长生这个人很容易挑起自己的怒意,愤怒其实是一种情绪,那么这就表明,陈长生很容易影响到她的情绪。
莫雨声音微寒,说道:“和图书为什么避不开?就因为你是国教正统的唯一传人?”
“没问题吧?”唐三十六问道。
但陈长生不觉得有说这句话的必要,因为他本来就没有想过要和她见面,只不过她总是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陈长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陈长生说道:“我来京都只是想修行学习,从来没有想过会参与到这些大事里,但你觉得我能避得开吗?”
这说的自然是诸院演武的新规,天海家以及国教新派势力对国教学院的打压。
夜风轻拂,一缕黑飘起,落在了陈长生的脸上,有些痒,于是他皱了皱眉。
陈长生知道自己确实不该,连声说道:“对不住,对不住。”
陈长生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周通,究竟是个什么人?”
整个大6都知道,莫雨和周通是圣后娘娘最倚重的两个人,周通如此可怕,她又会差到哪里去?
莫雨说道:“所以说,言语总是不及礼物来得真诚。”
☆、
在星光下,她美丽的仿佛不沾凡尘。
陈长生说道:“你应该很清楚当前京都的局势。”
唐三十六说道:“他与娘娘也不是在什么王府前相遇,而是在百草园,当时他应该还是坐照境,但后来境界突飞猛进,很快便聚星成功,据说,那是因为他奉娘娘旨意抄灭那些王爷府邸时,暗中拿了很多天才地宝。”
他当然不可能战胜圣后娘娘,这试都不需要试。
此时她变回了平日里能令百官噤若寒蝉的大人物。陈长生对她的态度却没有任何变化,想着浔阳城里的满天风雨,想着朱洛和观星客同时出现后王破说的那句很平淡的话,说道:“……我想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