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东方欲晓

第四章 风雪故人来

“……是的。”
她先前就在想这些事情,这时候再次想起,便无法再压抑住。
房门外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她摇了摇头,心想还真把澄湖楼搬过来了,汶水唐家的那位年轻公子倒也真是位奇人。
折袖躺在床上。
因为黄纸伞的缘故,没有人能感知到她的存在,酒楼里的那些人没有眼福看到这样的画面,自然也不会生出什么顾忌,就像平日里那样大声地说着话,痛快地喝着酒,呼喊着友朋,调戏着姑娘,丝竹之声不时被打断,欢歌笑语却未曾停过。
来到门前,她回头看着干净的走道上那道清楚的脚印,脸上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
徐有容提着黄纸伞,静静地看着房门,没有说话。
夜风轻拂,雪花骤乱,她悄无声息地掠过院墙,那些冒雪巡守的国教骑兵根本没有任何察觉。落到院墙里,迎面便是一座湖,湖畔有排房子,隐约能够闻到柴火的味道,她猜到应该便是灶房,信步走了过去,确认里面无人,推门进去随便看了两眼。
很莫名www.hetushu.com的,她因此对那个家伙生出很多不满来。
她直接推开小楼的门,握着黄纸伞走了进去。
大榕树后不远有幢小楼,和国教学院别处的灯火通明与热闹相比,这幢小楼要显得安静很多。
他此时的神情甚至要比当初在周园里面对那对魔将夫妇时,更加慎重。
如果说境界,门外那个人应该与他差不多,却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他们见面的地方就在青云榜的最高处。
忽然,他睁开了眼睛。
她记得很清楚,在周园里的时候,哪怕再如何辛苦忙碌,日夜奔波逃亡,根本没有时间洗澡,他也会尽可能地把脸和手洗干净。
听着酒楼里传出的那些淫歌艳词,徐有容微微蹙眉。
此时心意已定,自然不再犹豫,她回屋换了身衣裳,拿着伞,便向夜雪中的院外走去。
从对方的脚步声里,折袖听出了对方没有恶意。
当她看到堆在食物处理间的那些蓝龙虾甲壳后,终于相信了霜儿说的话。
沿着湖畔,走到对岸,便m.hetushu.com看到了那棵大榕树,然后她看见了矮墙那边的灯光和那座楼。
没有蛛网,没有纸屑,没有垃圾,甚至就连角落里的木板缝隙里都看不到一粒灰尘。
门后的房间里有张床。
对于新生的国教学院她很好奇,有过很多猜想,却没想到就在一墙之隔,便是藏污纳垢之地。
她想起在日不落草原雪庙里他提过的一些画面,讲过的一些事情,还有关于他的那些传闻,猜到那里便应该是藏书楼,他就是在那座楼里找到了自己的命星。
虽然他的伤已经渐渐好了,但经脉方面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所以很多时候,他还是需要静卧。
……
转瞬间,他又想起陈长生这时候在做什么,震惊的情绪顿时转变成了同情和怜悯。
那里是青云榜。
因为特异的血脉天赋和严酷的成长环境,自幼便与杀戳相伴,以猎杀魔族为生,可以说,狼族少年折袖是世间最擅长战斗或者说搏杀的少年强者,在他的认知甚至是所有人的认知里,同等境界内不可www.hetushu.com能有人战胜他,当初他还没有通幽的时候,就曾经想过要搏杀通幽境的苟寒食,便是明证。
片刻后,她转身向楼上走去,没有刻意湮灭自己的脚步声。
他的右手在被褥里缓缓移动,握住了魔帅旗剑。
但此人究竟是谁?为何会夜入国教学院?
然而,他这时候却觉得,就算自己没有受伤,已经完全恢复到巅峰实力,依然不是门外那人的对手。
她看着国教学院厨房里的食物,有些满意地点了点头,却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角色定位出了些偏差。
“是的。”
这是一楼,她停在一个房间的门前,门缝里隐隐有药味弥散出来。
“伙食倒真是不错。”
这就是问题之所在。
……
徐有容看了一眼自己穿着的裙子,有些不安,心想有洁癖的人会不会都有些变态?
走道的地面更像是每天都会用水洗过十遍一样,干净的仿佛可以照见人的影子。
她只是有些好奇,想去看他……在做什么,想知道,他在京都是怎么过的。
☆、
视线落在和图书房门处,他的眼瞳微缩。
当然不是想他,也不是想去看他。
她和对方没有见过面,但其实已经见过很多面。
过去三年里,她一直是青云榜,那人一直是青云榜第二。
这层楼很干净,非常干净,干净的有些令人指。
她向那个房间走了过去,鞋底落在走道上,没有出声音,只留下了很多在楼外沾着的雪与泥。
忽然间,他想起今天京都最轰动的那个消息,以及白天在湖畔停留了半日的那只白鹤,脸上顿时流露出震惊的情绪。
他们见面的地方在青藤六院和所有学院门口的石壁上。
……
这种感觉很奇怪,他确定没有与门外那人交过手,但却仿佛与对方交过无数次手,而且……他没有胜过。
夜里的国教学院很安静,但院外的百花巷则很热闹,酒楼的灯光照耀在纷纷落下的雪花上,再加上楼内热气生成的烟雾,画面看着有些迷幻。徐有容撑着伞静静地站在巷尾,白色的祭服、红色的大氅,便是这幕迷幻画面里最美的所在。
就在握住剑柄的那一瞬间,他的和_图_书手背上生出了很多黑毛,微缩的眼瞳迅变得血红一片。
然后,她停下了脚步。
如果换成以前,她绝对不会错过与对方交手的机会,但现在她知道对方重伤未愈,自然不会出邀请。
“您去见莫大姑娘吗?”
他缓缓转转,望向房门的方向,神情凝重严肃,如临大敌。
对她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不需要了解什么院长的特权,只需要了解他就够了。
正是这种危险的感觉和奇异的心境,让他有些敏感,所以警惕,甚至不安。
她对自己说。
他准备好了战斗,甚至准备毫不犹豫地变身狂化,因为他能感觉得到,房门外的那个人很强。
她已经猜到了房间里的人是谁。
在周陵,她对那个家伙说起秋山师兄和婚约时,便说过自己最在乎的是顺心意。
“都是做院长的人了,怎么也不管管。”
确认房间里没有人,她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霜儿端着一盘小牛肉走了回来,吃惊问道:“小姐,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
徐有容直接去了陈长生的房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