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三章 柳残阳

朱洛对那位胖老人说道,没有转身,神情有些寂寥。
然而当那道剑意破信而出,将整个万柳园变成黑夜之后,胖老人才知道自己错了。
月华在天空里艰难地洒着银晖。
轰的一声巨响,火苗乱飞,焦柳倾倒,井断墙垮。
一位脸上敷着粉、声音有些尖锐的中年人,低声说道:“王爷,发生了什么事?”
胖老人摇晃着如山般的身躯,向万柳园外走去。
那道气息很强大,但其实还不及朱洛的月华剑意,可是那道气息给人一种很古老的感觉。
他很清楚,这是苏离的复仇。
这时候的他,哪里还是乡间常见的富家翁,这明明就是一位帝王!
数万株耐寒的曲柳开始燃烧。
胖老人眯着眼睛,望向浔阳城的方向,难过说道:“现在却不知道,我这辈子究竟有没有机会坐上去。”
一声厉啸,胖老人的双掌撕破身前的空气,便向那些金乌般的炽热剑意拍去!
无数剑意像火和_图_书鸟般,在天空和太阳之间穿行。
就算是圣人的意志,只怕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他和那些军士文臣都是王府的属官,却只能听京都的命令。这些年,他和那些下属们冒着极大的风险,帮助王爷四处奔波呼喊,如果王爷大事不成,他们哪里还会有活路?
在那些光线的映照下,胖老人的脸上再也看不到任何喜庆的意味,慈眉善目变得无比威严,身后呈现龙虎之象。
苏离的剑,要比他想象中更加强大可怕。
“京都之事,恕我无法参加了。”
看着在冬园里喷薄而出的那些金乌,夜空里的那轮明月骤然暗淡,胖老人面露惊容,不及细想,便飘了过去。
中年人想让王爷重振一下信心,赶紧把刚刚收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朱洛靠着潭畔的一株残柳,脸色苍白,胸前满是斑斑血渍,更严重的是,他的左手已经齐腕而断。
只凭信纸上的一道剑意,居然和_图_书就能够压制住一位八方风雨级别的超级强者?
虽说朱洛有伤在身,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胖老人有些意外,无穷碧虽然也是八方风雨,但从来不在他的招揽目标之中,因为那也是个女人。
朱洛已入险境,他再不出手便来不及了。
不知为何,那位胖老人虽然面有警惧之色,却依然向那些金乌剑意拍了下去。
从很多年前开始,他就已经看到了神圣领域的那道门槛,如果不是忌惮京都那位的反应,或者他早就已经迈了过去,而在先前这场战斗里,他甚至已经发挥出了不逊于神圣领域的实力。
胖老人知道这是必然之事,不要说朱洛可能再也无法回复全盛时期的境界实力,甚至极有可能离开八方风雨的行列。
而他们的对手,只是苏离的一封信。
朱洛缓缓站起身来,望向四周的原野。
“无穷碧进京都了。”
当朱洛拆开苏离的那封信时,胖老人微笑着坐在http://www.hetushu.com一旁,并不怎么担心。
可他和朱洛还是败了,并且败的这般惨。如果不是那道剑意的目标是朱洛,如果是他的家传功法与金乌剑的道源相近,不然他肯定会身受重伤,而且就算有他相助,朱洛或者这时候也已经死了。
当初在大朝试和周园里,陈长生几番动用金乌剑,比他要强上一截的对手,都要暂避其锋。
宅院已成废墟,寒潭早已不能照人。
苏离不是圣人,剑道却已近神!
往日里无限美丽的万柳园,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远处有些柳树还在燃烧。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些狂暴的气息终于渐渐停息。
“你知道吗?我原本想着,大事若成,我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把梁王府的那座大辇夺过来。”
如果是普通的修道者,只怕尚未触着那些剑意,便会被直接烧蚀成青烟。
他望向的是浔阳城,实际上望的是京都。
就像现在的他。
就算是境界极和图书高深的强者,也只能像朱洛这样,凭借月华剑意与之相争,而不敢直接接触。
除了当年周独夫、陈玄霸、太宗皇帝或王之策这等级数的传奇强者,谁能做到?
金乌剑乃是离山秘剑,出自苏离,剑意无比炽热,剑起后,会向着外界源源不绝喷吐光与热,势不可挡。
一道难以形容的气息,出现在万柳园已然变成废墟的院落里。
那道剑意里的境界,甚至隐隐然已经超过了朱洛一个层级!
一轮仿佛真实的太阳,出现在胖老人的手掌之间,无比明亮刺眼!
那个老道姑去京都做什么?会不会有什么变数?
今日的这些金乌剑意,出自苏离之手,威力更是难以想象。
……
那位中年人先前已经被万柳园处发生的异变惊的极为不安,此时听到王爷的感慨,更是不安到了极点。
胖老人站在一张破烂的桌子里,肥胖的身躯将桌子仅剩的边缘崩的极紧,似乎随时可能破掉,满是肥肉的脸上再也找不hetushu•com到喜庆的意味,也没有帝王的威严,只剩下疲惫与难看。
三道强大的气息在万柳园里相遇。
在汉秋城外,他在下属们的帮助下,有些艰难地爬上一座巨大的车辇。
这不是暮色带来的火焰,而是真实的燃烧。
他当然知道苏离很强,苏离的剑很可怕但这毕竟只是一封信,就算凝着苏离的剑意神魄,介质有限,又如何能够真正伤到朱洛?
胖老人对朱洛的犹豫甚至有些不屑,心想或者京都的事情需要另作安排。
他说的是梁王府的大辇,实际上指的是京都皇宫那把座椅。
万柳园还存在,只是已经不复其名。
寒冷的冬园仿佛瞬间坠落到炙热的地狱深渊里。
烈日不停地撑着夜幕的落下。
对此,他无话可说。
对朱洛来说,现在怎样安排家族与绝情宗的将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那才是他真正的后事。
他看着就像一座肉山,飘掠之势却很轻柔,双掌落下同样轻柔,缓缓地扑扇着,就像是真正的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