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东方欲晓

第三十四章 来到长生宗的另一封信

梁长老微微眯眼,冷笑说道:“我倒要看看,苏离这道剑意能在金光大阵下撑多长时间。”
最近这些天的长生宗,虽然没有彩灯高悬,气氛已经变得极好,弟子们的脚步仿佛都变得松快了很多,至于那些苟延残喘至今的数位长老,更是开始提前庆祝并且向往将来的美好生活。
那位瘦高长老闻言点头,旋即想着另外一件重要事情,皱眉说道:“可是……不会影响到除苏吧?”
此时的大陆,更多是在讨论苏离与圣女相伴离开之后,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
洞府里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深处青藤滴落的水声。
直到十数年前那场惊变,长生宗将那位魔族公主幽禁于寒潭里,意图威逼苏离北上京都行刺天海圣后,苏离单剑闯山,待发现妻子寒毒深种,无力回天后,一怒之下,将长生宗的十余位长老斩杀干净,紧接着血洗长生宗,待身受的重伤恢复后,又北上浔阳城,将梁王府里的一干人等杀了和*图*书个干干净净,苏离的绝世凶名,至少有一半便是从此而来。
听着这话,洞府里一片安静。往在当年,只要长生宗一道令谕,整个天南除了圣女峰之外,哪个山门宗派胆敢不听?这些年呢?不要说离山剑宗,没看连秋山家都敢对长生宗暗下毒手?
最高兴的当然是长生宗。
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在大陆传开。
另一位长老也在旁劝说道:“师兄不用太过担心,苏离应该是回不来了。”
梁长老看着他语重心长说道:“可如果传说是真的怎么办?他真找到了圣光大陆,那就还有再回来的一天。”
信封上没有落款,连任何笔迹都没有,但当他们的眼光落在信封上,便能感受到那道锋利可怕的剑意,刺痛无比。
梁长老叹了口气,说道:“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苏离回来了怎么办?”
至此之后,再也没有人敢随意招惹苏离,同时,长生宗再也不复当年的声势,诸多山门宗派与本宗渐渐离心和_图_书背德,像离山剑宗这样的地方,更是只剩下表面上的尊重,实际上早已自行其是。
苏离送了一封信到汉秋城,于是万柳园变成了焦土,朱洛风雨不再。
梁长老脸色一片苍白,嘴唇微翕,却说不出话来。
长生宗号称诸山之源,与圣女峰并列,同为南人心中的圣地,而且与大周皇族以及梁王府的关系都极为密切,与天南诸世家之间更是有无数难以切断的联系,强大到了难以想象的程度。
这封信里有道剑意,苏离的剑意。
另一位长老望向梁长老,不安说道:“师兄,怎么办?要不要拆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洞府里的死寂终于被打破,那位瘦高长老喝道:“他究竟想做什么?想靠一封信就吓死我们?”
听着滴水声音,那位瘦高长老的脸色异常铁青,好生心烦。
长生宗硕果仅存的三位长老,竟似被这一封信给吓破了胆魄。
“本宗气血耗损,离山又能好到哪里去?小松宫长老之事后,离山和图书已然元气大伤,和我们同辈或者晚一辈的那些家伙,尤其是剑堂里的那些人,受到阵法反噬,受伤都不轻,短时间内应该无法出来视事。”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胸膛不停起伏,就像被火烤后的南竹,随时可能暴开。
他的声音却有些发哑,因为紧张。
听到除苏这个名字,那位长老的神情也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离山剑宗乃是我长生宗之剑,当然要由我们握在手里。”
苏离走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再回来,或者什么时候回来,但他的信却来了。
“秋山……青年英才,确实不凡,但毕竟还年轻不是?”
那位瘦高长老神情漠然说道:“不止离山,还有南溪斋,当代圣女也很年轻……声望固然是够了,但不过十六岁,聚星境都不到,我们这些同宗长老,帮着处理一下事务,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对后辈的关心嘛。”
听着这话,梁长老沉默不语,另一位长老则是面露喜色。
在长生宗看来,苏离当然就是这一m.hetushu.com切的罪魁祸首。
寒冬时节,南方的长生宗依然温暖,山间没有落雪,只有细雨不停落着,仿佛喜悦地送别。
“派人把这封信送到山涧底,用阵法仔细地镇压住!”
洞府里安静片刻,那位瘦高长老冷笑说道:“以苏离的傲气,既然对整个世界宣告远离,难道还会去别的地方?就如我们前些天猜测的那样,他与圣女应该是准备去传说中的星海彼岸,那他还怎么回来?”
虽然他们做不到,但好在现在苏离自己走了。
看着桌案上那封薄薄的信,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这信当然不能拆。
桌旁的三人脸色异常难看,就像是看见了一只来自深渊最底处的恶魔。
……
那位长老问他要不要拆信,对十余年来一直生活在苏离阴影里的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离山内乱时,秋山家主忽然反目,被他请过去的长生宗梁长老受了伤,现在还在养伤,于是他所在的洞府,便成为了长生宗长老们议事的地方,其www.hetushu.com中一位瘦高的长老神情漠然而无比坚定地说了一句话。
瘦高长老眼中闪过一抹悸意,却依然强硬说道:“传闻里周独夫最后破碎虚空而去,应该也是想去那边,连他都没能找到……至少是他没能回来,苏离再强,难道能强得过他?”
梁长老看着那封信,苍白的脸色上忽然多了一抹血色,望向洞府外的青山云海与冬雨,眼神里多了几分癫狂,对不知身在何处的苏离厉声喝道:“寄封信过来,就等着我们拆开和你留下的剑意战一场……你当我们傻啊?”
……
梁长老想着当初离山上的那万道剑光,微微皱眉说道:“想要重复往年时光,何其困难。”
洞府里忽然响起一阵干笑。
他真的很愤怒,气的肺都快炸了。
“你不要忘记,现在主持离山事务的……是秋山。”
他不得不承认,苏离哪怕已经离开远行,留下一封信也足以震慑住长生宗。
这其实才是他愤怒的真正原因。
因为他不想死。
如果能够杀死苏离,他们早就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