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东方欲晓

第五十六章 忽然出现的青衣人

看着陈长生的神情,小德的眼睛眯的更加厉害,仿佛变成了一只阳光下打盹的老虎,然而眼缝里的目光更加寒冷,黄褐色的凶光更加暴虐,他有些意外此人居然比传闻里的更强,似乎真的有抵抗自己片刻的能力。
不过那个人耷拉着肩,更像是对天空的一种无言态度,寒酸里透着清贵,算着铺子里的帐,却操着天下的心。
他的左手里握着短剑,这便是一个请字。
事实上,无论是在国教学院门前的演武,还是在奈何桥上与徐有容的那场对战,他都没有完全显露过所有的实力。此时面对着与王破相等级数的逍遥榜前列强者,他没有办法再做任何留手。
“谢谢。”青衣人低着头,继续向上行走。
忽然间,一道剑光亮起,照亮了所有的风沙,切开了可怕的威压。
先前场间的气机,已经完全被那位妖族高手释出来的气息控制,根本无人能动,就连拔剑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他的神情没有变得凝重,反而背起了双手,hetushu.com显得极为不屑。
青衣人什么都没有做,就是那样寻常无奇地站着,却仿佛消失了一般。
天机阁的管事在小德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暗中通知了寒山里的人们,然而,看着小德兽瞳里的褐色光泽越来越深又越来越亮时,他知道来不及了,赶紧上前准备护住陈长生,然后祈盼着寒山里尽快做出反应。
青衣人对小德说道,声音很低,态度很谦卑。
他看着这些人类修道者,居高临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青衣人动了,低着头向山道上方走了过去。
这才是真正可怕的事情。
圣人与八方风雨未至,除了排名最前的那数位大周神将,国教与诸宗派山门的那些大人物,同在逍遥榜上的王破、肖张、梁王孙等寥寥数人,谁会是他的对手?
人群渐渐分开,为这个突然到来的青衣人让开了一条道路。
如果茅秋雨和凌海之王在场,这位妖族强者,还敢像现在这般嚣张吗?
和图书这是因为山道上的数十位修道者绝大多数都是人族,而且都是国教的信徒。
小德不认识这个青衣人,不准备让路,呼吸骤然间变得狂暴起来,仿佛山风一般呼啸。
钟会看着那个青衣人的背影,眼里流露出极为复杂的情绪。今日初入寒山,便遇着陈长生,被迫低头行礼,又见着这么多高人,过去一年里获得极大进益、难免有所骄傲的他,忽然间明白了些什么。
随着这个动作,他本来不怎么魁梧的身躯,变成了一座山峰。
无论是那位执剑在手的散修,还是数十位战意将起的人类修行者,骤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出手的能力,甚至失去了出手的勇气,那位天机阁管事亦是神情大变,对于此次入寒山的安排,第一次生出了强烈的悔意。
小德看着那些严阵以待的数十名人类修道者,眼里闪过一抹嘲讽的意味。
一直站在人群后面的钟会,脸色变得有些微白,眼神却变得坚狠起来,闷哼一声,握住了剑柄。
他们怎和_图_书么可以让国教未来的教宗受到妖族的羞辱?
小德神情冷厉,双掌自天外而来,合于身前,无数沙石树皮被狂风卷至,拍向那名青衣人。
一时间,山道上沙石乱走,黄风弥漫,视线变得一片模糊。
他是真正的强者,聚星化形已然圆满,甚至已经能够隐隐看到神圣领域与世俗之间的那道分界线。
有风自山林里拂来,卷起片片黄叶,带来一道难以想象的威压。
为什么一定要禁止国教骑兵随侍陈长生入山?
他曾经见过一个喜欢穿青衣的人,那个人也喜欢耷拉着肩膀。
这个青衣人耷拉着肩,则是对世俗红尘的态度,他眼里的世界都是死人,双肩塌陷只为了方便更快的拔剑。
直到此时,他依然低着头,耷拉着肩,没有人看到他的脸。
除了这位天机阁管事,还有数十位修道者同时握住了腰畔的剑柄,警惕地望向了小德,至于先前那位向陈长生行了跪拜大礼的散修,更是剑已在手,眼神寒冷至极,仿佛只要小德敢出手m.hetushu.com,他便愿意舍弃性命去维护陈长生的尊严。
青衣人沿着山道前行,看似缓慢,却没有用多长时间便穿过了人群。
剑鞘里的万道剑,随便哪道剑都行或者,他想试着看能不能砍此人一刀。
折袖面无表情,膝盖微微下曲,盯着小德的咽喉,像极了一只饥饿的狼,眼瞳瞬间变红,准备变身。
甚至可以说,小德释出来的威压,至少有一大半是由他在承受。
“请让让。”
直到让开道路,人们才发现情况有些诡异。
“请让让。”
小德没有让路,眼睛眯的更加厉害。
教宗陛下与天机老人之间或者有些问题,可是天机阁又如何能够眼睁睁看着未来的教宗在自己的地盘上受到羞辱?
断碑庐前悟会的一百零八刀,随便哪一刀都行。
他释出了全部的境界与气息,威压顿时变得更加可怕,那位青衣人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依然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前,低着头,耷拉着肩。
接下来的战斗,他不知道会是什么结局,失败或者是注和-图-书定的,但他想看看,能不能刺对方一剑。
剑名无垢,鞘名藏锋,他就是一把藏在鞘中的剑,随时准备展现真正的锋芒。
那位智慧与疯狂并称的妖族天骄,一旦决意动手,必然是算清楚了所有的事由。就算他不杀死陈长生,只需要将这位未来的教宗羞辱一番,或者便完成了他此行的目的,但这不是天机阁愿意看到的。
看着青衣人的背影,陈长生有些吃惊。
为什么这个青衣人请众人让路,众人便能动了?
那个人穿着一件青色的衣裳,低着头,声音也很低,给人的感觉很谦卑,或者说无法给人留下什么感觉。
他走过唐三十六和折袖的身边,擦着陈长生的身体而过,然后,来到了小德的身前。
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于呼啸的山风里缓缓举起了左手。
陈长生站在最前面,感受到的威压最为真切与强烈。
如果不是见过那人,他或者会把这个青衣人认成那个人。
因为在他眼里,这个青衣人和那个人一样可怕。
山道下方忽然走来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