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东方欲晓

第七十章 这样不好

☆、
徐有容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愿意替苏师叔辩解,却不肯体谅娘娘,终究还是偏见。”
徐有容看着他,眼睛里满是担心。
“你有没有想过,魔君出现楸寒山,这是一个阴谋?”
“那你凭何确定那些死去的无辜者是娘娘有意的行为?”
徐有容看着他轻声问道:“善恶的标准是什么?”
陈长生知道,她不是在替圣后娘娘做说客,她是关心自己,但他不可能说什么。
陈长生毫不犹豫说道:“我信任教宗陛下。”
举世皆知,周通就是圣后养的一只恶犬,一把锋利的尖刀。
她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她敢问,陈长生就敢回答,虽然这是他最大的秘密。对她,他没有秘密,更何况这个秘密早在周陵里的时候,他就已经向她坦白了,更准确地说,他的那个秘密,现在有一部分就在她的身体里。
但他们说的很认真。
“娘娘对我来说……就像是母亲。”
徐有容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商院长在哪里?他究竟想做什么?教宗陛下又想做什么?”
陈长生指了指和*图*书自己的身体,没有出声音,而是用嘴型比划了一个字:“血。”
“因为周通。”陈长生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周通是个纯粹的恶人,他以残虐为乐,以折磨众生为趣,娘娘从启用这个人的第一天开始,便再也没有办法说自己无心为恶。”
这就像湖里沉着宝藏,知道消息后的人绝对不会满天下说去,而是会自己慢慢地、悄悄地打捞。
徐有容明白了,再加上南溪斋里对当年魔君伤势的记载,她完全明白了这件事情的所有起源。
关于天海圣后与徐有容之间的关系,包括陈长生在内,有很多人都觉得有些看不明白,那种宠爱与信任究竟是怎样生的,直到苏离那封信里的燎天剑冲天而起,在京都的夜穹上与木剑小凤遇上,所有人才知道真正的原因——原来圣后娘娘也是天凤血脉,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徐有容才是她真正的传承,甚至是要比子息更重要的传承。
“为什么?”徐有容站起身来,看着他问道:“就因为娘娘是个女子,不是男人?”
徐有容也和-图-书沉默了。
徐有容看着他的背影,眼中的怜惜一闪即逝,说道:“所有人都认为你是国教的继承者,天然站在娘娘的对立面,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换个角度看,风景可能会截然不同?”
陈长生想了想,同意了她的看法,魔君应该会藏着这个秘密。
“南客?”她同样无声问道。
陈长生没有接话,起身去桌边倒了一杯茶。
徐有容自问道心通明,也无法想象如果是自己面临这样的问题,该如何应对。她很担心陈长生,就算此后他不出京都,国教重点保护,但如果心境受制,对修行来说,也极为不利。
他是个江流儿,被师父拾到,养大成人,教育成材,来到京都后,被梅里砂大主教爱护培养,被教宗陛下看重,他从国教里得到了太多东西,那么他便要承担起相对应的责任,而且……
自数百年前亲掌国政开始,死在天海圣后手下的人不计其数,有陈氏皇族,有国教旧派,有贪官污吏,有为非作歹的犯人,但谁都不能否认,在这个过程里,有很多不应该死去的hetushu.com人因为她死了。
徐有容沉默片刻后说道:“难道要把周通的一应罪恶尽数归于娘娘?这未免有些不公平。”
现在魔君知道了陈长生的秘密,这也就意味着,他随时可能会对陈长生下手。那可是这个大6最可怕的强者,时刻被这样的强者冷漠地注视着,那是怎样浓重的阴影?在这种阴影下生活,要承受怎样的压力?
就像当初在国教学院里唐三十六与他的那番对话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
再次安静,两个人再次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
房间里变得安静起来,很长时间两个人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陈长生看着手里的茶杯,说道:“不,是因为她不是好人。”
当年败给周独夫后,魔君身受重伤,在雪老城里修养千年,这一次忽然来到寒山,是想做什么?什么事情值得魔君这样的大人物冒这么大的风险?陈长生的身上有什么?或者说他的存在意味着什么?
徐有容说道:“不会。”
“有意无意,在我看来这是很大的分别。”
陈长生说道:“苏离前辈当初究http://m.hetushu.com竟在长生宗和浔阳城杀了多少人,我没见过,但是……娘娘和周通当年在京都杀人,都写在书上,而我看过书,我知道那些字迹都是用血写出来的,很刺眼。”
徐有容不知想到了什么,看着他的眼睛非常认真地说道。
“苏师叔也杀过很多人,虽然他是无意的,可是死在他剑下的无辜者也不少。”
陈长生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
这是自相识以来,他们第一次相对正式地讨论这方面的问题,以前从来没有说过,因为所谓阵营二字。
事涉大周皇位与国教传承这样的大事,说的是在世间沉浮多年的大人物,却用男与女,好与坏来言说,若让别人听到这番话,必然会嘲笑对话的这对年轻男女幼稚、天真、可笑。
徐有容说道:“那商院长呢?”
徐有容静静与他对视,没有让步的意思,说道:“如果这是教宗陛下和商院长的局,那么就只有娘娘能破。”
陈长生说道:“我不是要与你辩论,大善即恶那些论点也非我所能掌握,我只知道,她杀死过很多无辜的人。”
陈长m.hetushu.com生点了点头。
“但她不是好人。”陈长生看着徐有容的眼睛,很平静却又坚定地说道:“所以我不会信任她。”
陈长生和唐三十六、折袖有过这方面的猜想,只是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摇了摇头。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忽然说道:“把这件事情告诉娘娘吧。”
陈长生不想继续这个问题,沉默不语。
徐有容知道,陈长生就是这样的人。
这是天机老人怎样算都算不出来的事情,徐有容用命星盘也推演不出来,但她可以直接问。
陈长生自己倒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他已经在类似的阴影下生活了好些年的时间。他更担心的是,自己身体里的秘密,会不会被更多的人知道。余人师兄当年那个夜晚说的话,他一直没有忘记——没有人能够忍受那种诱惑。
陈长生说道:“养狗者不拴链,狗咬了人,当然是主人的罪过,利刀出鞘杀人,当然是握刀的人的罪过。”
“我不信任娘娘。”他端着茶杯,背着对徐有容,很平静地说道。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徐有容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些淡,情绪却很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