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东方欲晓

第九十章 我且为君战一场(上)

那道流光来到陈长生的身前。
那是天凤的真血。即便她是真凤血脉,天赋惊人,但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抢接了关白的天道剑,还是受了重伤。
烟尘渐敛,现出场间的画面。
一双洁白的羽翼以难以想象的度挤压着空气,掀起狂暴的大风。
这些问题在场间所有人的脑海里才刚刚开始出现,没有人来得及阻止接下来的惨剧生。因为没有人能够想到,他前一刻刚刚破境聚星、震惊全场,下一刻便进入如此诡异的状态里。
无数道视线落在徐有容的身上,但她根本不在意。
☆、
金红色的火焰,将地面的石砾轻而易举地烧融。
陈长生倒了下去。
天道剑落下。
此时的她是美丽的,是忧愁的,是无助的,是脆弱的。
关白的左襟出现一道极细的裂口,没有流血,提着剑,神情茫然,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情,怔怔地望着前方。
茅秋雨最清楚天道一剑的强者和去而无回的特质,他确定陈长生http://www.hetushu.com会败,但哪里会想到陈长生连剑都无法举起,甚至动都无法动一下?
参加煮石大会的修行者能够带着随行的师门同伴都不多,最多的应该便算是国教与圣女峰,这也是地位使然。
谁都没有想到,场间最先反应过来、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身受重伤也要护住陈长生的人,居然是她。
连想都没有想到,谁又有能力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做出反应?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陈长生为何会忽然倒下?
折袖和唐三十六更是对陈长生充满了信心,他们甚至毫无理由地相信陈长生能够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战胜关白的天道剑。
她没有让关白的剑落在陈长生的身上,就连一丝剑意都没有。
大光明剑!
在他视线落下的地方,石坪上出现了一个大坑。
轰的一声巨响!
就在同时,关白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剑也同时到来,看着倒下的陈长生,他面露震和图书惊惘然之色,却已经无法停下手中的剑,因为这把剑此时代表着天道的意志,纵使被他握在手中,也已经无法由他主宰。
天池里的水震离了湖面,像倒泻的瀑布,石坪地面剧烈地颤抖,仿佛地震,石砾狂舞,弥漫全场,日头变得无比黯淡。
徐有容站在坑底,手里握着斋剑,脸色苍白。
这个坑比先前陈长生聚星时的地陷要深很多,里面是石砾。
夫闯圣女峰的时候也费了些功夫,折袖再如何强悍,也没有办法凭自己的能力闯过去。
难道说陈长生刚刚破境聚星,本应该意气风,接受万众欢呼的时候,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在天道剑下?
但她终究是在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赶到了陈长生的身前,接下了这剑,硬生生地撼动了所谓天道的意志。
从来没有人见过她如此模样,离山剑宗的人没有见过,天机老人没有见过,想必圣女与天海圣后也没有见过。
对圣女峰意义极重要、极和图书珍(的南溪斋斋剑,被她毫不在意地扔到了地上,因为她要空出手来。
台上的重重纱帘碎裂成无数碎片,一道流光从帘后疾掠而出,那道身影的度太过惊世骇俗,场间只有寥寥数人隐约能够看到两道洁白的线条,但无法看清楚一对洁白的羽翼以难以想象的度挤压着空气,在天地间掀起一场狂暴的大风,带动着那道身影呼啸而去!
护侍徐有容来到寒山的南溪斋弟子有百余人,这时候都守在楼外,南溪斋的剑阵极有名气,当年周独
……
小楼就在前面,但他却无法靠近一步,因为在南溪斋的女弟子在楼前布下了一座剑阵。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这幕画面,湖畔一片安静,人们无比震惊。
血落到地上,顿时燃烧起来。
她只是看着怀里的陈长生,脸色苍白,不安惶然。
苟寒食相信陈长生就算不是关白的对手,也应该能够接下这一剑,因为他了解陈长生,在没有足够的把握之前,他不m.hetushu.com会踏出那一步。
只有天机老人能够改变这一切。事先他就知道陈长生身有隐疾,虽然不确定隐疾暴的时刻,但知道应该与修行境界有关,从陈长生开始破境聚星,他就一直皱着眉头关注着场间。而且作为神圣领域的强者,他有足够的能力在时间的缝隙里施展出足够强大的手段。然而……他满是皱纹、无比苍老的手落在椅扶手上,青筋隐现,微微颤抖,却还是停留在台间,没有出手的意思。
雪白的双翼缓缓落下,把他和她轻柔地包裹着。
折袖冲了过去,数十道剑意纵横而起,把他拦了下来。
他的眼睛紧闭!,已经没有知觉,倒的那般决然,就像山顶的一棵树被风刮倒,就像地面的一座山被震垮,就像大地倾覆。
噗!她喷出了一道鲜血。
就像当初在周园湖里的草岛上一样。
在人们想来,她是最不可能出现的那个人。
折袖面无表情,实际上极为担心陈长生现在的情况,被南溪斋剑阵逼退,肩上多hetushu.com出一道血口,非但没能让打消念头,反而激起了他的凶意,只见他眼瞳深处现出一抹血红,手指前端探出锋利的爪锋,这便是准备变身,拿出生死间的本事相搏。
南溪斋剑阵最前方,一名女弟子看着楼外的众人,沉声说道:“圣女说了,谁要敢踏进此楼一步,格杀毋论!”
然而还未来得及动手,便被别人给拦住了,唐三十六看着他摇了摇头。
就像她不在意落在石砾间的斋剑一样。
一片光明仿佛礼花一般绽开,光明里有无数高渺至极的剑意,有无数精妙至极的剑法,却只有一道极其强硬而神圣的意志。
……
人们震惊、慌张情绪终于变成真实的声音从嘴里喊了出来,一片惊呼刚刚在场间响起,忽然被呼啸的风声压了下去。
现在楼里除了昏迷不醒的陈长生,便只有徐有容和天机老人。
她把昏迷的陈长生抱进怀里。
是的,不要说唐三十六和折袖被拦在楼外,就连茅秋雨和凌海之王这样的国教大人物也没能进入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