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东方欲晓

第621章 杀周(第一季之中)

去年秋天,诸院演武第一日,陈长生在国教学院门前一剑破了周自横的星域,借着未尽的剑势,带着唐三十六和轩辕破,驾长车直闯北兵马司胡同,来到海棠花落的这间庭院里,开门见山便要周通放人。
周通幽深的眼瞳被剑光照亮,隐约可以看到一抹悔意。
既然知道,做为大陆最著名的阴谋家,略于谋算的大人物,他又怎会算不到陈长生会如何出剑?
周通这片血色的海洋,又如何能够令他的神识沉沦其间?
他知道陈长生的剑道修为极为高妙,所以不想在这方面与陈长生缠斗,只想用最强的手段,在最短的时间里解决这一切,所以他不惜放纵陈长生提升自己的剑意,直接选择用精神秘法隔空进行攻击。然而他没有想到陈长生的神识现在竟强大了到如此程度,硬生生地挡住了大红袍,闯过了这片血海,于是那把锋利无双的剑也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大红色的官袍狂颤不停,仿佛波澜起伏的血海,官袍表面绘着的仙禽与妖兽仿佛活了过来,血海深处涌起难以计数的无面无体的怨灵,发着凄厉而怨毒的尖叫,向着那道剑影扑了过去。
他知道自己即将死去,他向着死亡走去。
他散开的血海领域是真的,被陈长生所破也是真的,他的应对很冒险,哪怕已经准备好了后手。
但就算他选择收剑离开,又真的能够离开这座庭院吗?
他现在的精神状态正处于十七年人生里的绝对巅峰。
聚星境巅峰的星域,可以说无限接近完美,几乎没有任何薄弱之和*图*书处,更不要说漏洞。
他的境界修为比陈长生强太多,即便应对出现问题,让陈长生的剑来到了身前,他依然不用担心什么。
他向死而生,一朝平静下来,便无所畏惧。
程俊退至房屋后面,才没有受到影响,看着这幕画面,眼中满是悸意。
从他决意要杀陈长生的那一刻开始,甚至早在去年夏天之前,他便开始收集有关陈长生的所有资料。那辆马车一直停在百花巷里,他知道陈长生在荒原里、在浔阳城里做过些什么,他知道苏离教过他三种剑法,甚至知道其中一种剑法的关键在于计算。
通过剑锋传回来的感觉,陈长生很快便确认了这个令人心生寒意的事实。
陈长生的这一剑如何能破掉这片血海?
但周通的眼里依然没有惧意,因为他不是普通的聚星境,他是聚星巅峰强者!
看着这幕完全不可能发生的画面,程俊脸色苍白,身体微颤,根本说不出话。
可以至远。
他的神识很强,但并不夸张,真正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他的神情很宁静。
血水开始沸腾,散放出难闻的血腥味道,闻到这种味道的人,极容易神魂俱丧,陷入癫狂的状态里,直至脱魂而死。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最遥远的过去到现在的无数年里,以通幽之身越境破聚星,他做到的次数最多。
周通苍白的脸在血雾里愈发鲜明,看着那道剑光与陈长生,眼神漠然无比。
甚至可以说,他已经勘破了生死,至少在这些日子里。
大红色的官袍在夜风里轻http://www•hetushu•com轻飘拂,不知何时,他已飘到了房间的半空中,散发着血腥恐怖的威压!
这是他的世界。
一个血球出现在他的右手掌心里,那就是他的血海星域?
☆、
鲜血飙飞,剑意大作,庭院温度急剧变高,陈长生知道自己与周通的真实境界差距极大,一着得手,不敢有任何耽搁,用神识摧动体内的星辉星屑暴燃,化作难以想象数量的真元,通过无垢剑向前涌去!
无论他还是唐三十六,都无法承受那种精神的压力与痛苦,险些崩溃,哪怕事后离开这座庭院很久,依然无法忘记那片血海带来的悸意与恐惧,而那时候周通还只是释放出了一部分威压,并不像现在这般是在直接进行攻击。
无数星光从血红色的官袍里亮起,不是银色的,同样是血色的。
他在藏里定命星,神识招摇而上九天,直至星海深处。
嗤的一声!那道剑光破血海而入,直刺他的左眼!
慧剑,是一种极为消耗神识、枯竭念力的剑法或者战斗法门,是苏离教给他专门破星域的手段。
周通的脸色很苍白,在血中若隐若现,时沉时浮。
即便是聚星上境的强者,也不能无视陈长生手里的剑。
这种剑法的重点在于感悟星空与生灵之间的关系,从而算到修行者星域的漏洞。
因为他在天书陵里便懂得了满天繁星与修道者星域之间的关系,在北方的荒原上苏离传授过他剑法,给了他一双看穿星域的慧眼。
唯宁静方能致远。
他要废了陈长生的剑。
嗤的一http://www.hetushu.com声轻响,一道鲜血飙射了出来!
现在看起来,他或者直接被周通的精神攻击摧毁意识,或者侥幸地保持清醒,必须收剑而回,尽可能地远离。
周通的身体便浸在这个血球里,画面显得极为诡异。
聚星巅峰强者的完美星域,居然真的被破了!
庭院里的海棠树重新恢复青色,却如得了一场理病,落下无数叶子。
当时周通面无表情看着他们,他们看到了那片血海。
很少有人,能够拥有他这样的体验,当然,相信也没有人愿意有这样的体验。
从李子园客栈开始,他一直在推演计算,就是为了找到或者说猜到周通血海领域的薄弱处。
对修道者来说,周通的这片血海就是苦海,如果不能脱离,那便只能沉沦。
星域,是聚星境修行者最强大的防御手段,可以说就是他们的世界,有谁能够离开自己的世界,然后把那个世界握在手中?
他仿佛在齐腰深的粘稠血海里前行,虽然艰难,虽然缓慢,但没有停下脚步。
他的身形从虚转实,速度变慢了无数倍,但依然握着剑,向前刺去。
石阶的缝隙里,出现无数干瘪的昆虫尸体。
那个血球是如此的真实,仿佛就像是真的新鲜的血凝成的一般。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谁都没有想到。
那道明亮的剑光,轻而易举地将那些怨灵撕裂成碎片,继续向前,刺进了周通的左肩!
这个血球便是他的星域。
两年多时间前,国教学院里还只有陈长生一个人。
除了上述这些原因,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在于他自身m.hetushu.com
所以他能够抵抗住周通的精神秘法攻击,能够在粘稠恐怖的血海里执着前行,直至最终,剑光终于照亮了房间,剑势终于在血海里生生斩出一条道路,来到了周通的身前!
无垢剑变得更加明亮,散发着圣洁的白色光线与热量,仿佛下一刻便会把周通的生机摧毁。然而在真实的下一刻,这画面并没能发生……直剑明明刺穿了血海,刺进了周通的身体,这时候却仿佛刺进了虚无,剑锋之前什么都没有!
他的剑早已出鞘,又怎会落空?
所有的这一切,都只为了一个目的。
周通冷酷的薄唇间迸出一声厉啸,双袖疾舞!
笼罩周狱前后的血色海洋,忽然像落潮一般退下,然后凝结成一个血球。
陈长生不过是通幽巅峰,就算他的神识再如何稳定强大,这一年里再有进步,又如何能够抗得住这片血海?
周通的眼里出现一丝警意。
现在,他的神识除了宁静,更加坚韧。
无垢剑明明向着周通的咽喉刺去,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在斜上方的空间某处,出现了一道剑光!
这一年时间里,他借助藏锋剑鞘里有万道剑意,无数次的磨洗过自己的神识。
为何陈长生的神识竟强大到了这种程度!
这也就意味着,陈长生经过无比繁复艰难地推演计算,才用慧剑破掉了对方的星域,却已经无法伤害到对方的本体,反而他的剑进入那片血海之中,便等若是被周通握在了手中,再也无法继续向前刺出。
看着渐渐要撕开血海的那道亮光,来道来自无垢剑的清亮剑光,周通眼瞳微缩和*图*书
陈长生以往在道藏里见过类似的记载,但在真实的战斗里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
陈长生浴过龙血,而且无垢的体质本就特殊,没有受到影响,继续一剑刺向那个血球。
因为他的身前就是他的世界。
陈长生在天书陵里观碑感悟的历程与众不同,所以他的推演计算能力虽然不如徐有容与苏离,但在对慧剑的领悟上并不稍弱。
热门推荐:、 、 、 、 、 、 、
当时圣后与莫雨在甘露台上有过一番对话。
周通的真身竟然不在血海之中!
是的,这本来应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当执剑的人是陈长生的时候,这种事情的发生,似乎又变得可以理解起来。
从雪原到浔阳城,从京都到寒山,从薛河到梁红妆,从林平原到周自横,有太多的聚星境强者败在了陈长生的剑下。
要知道周通全力施展大红袍秘法时,哪怕他的对手是聚星上境的强者,大概也只有像画甲肖张这样的时刻处于疯癫状态下的非正常人类才会不受任何影响,即便是梁王孙这样的人物也会选择暂守心灵。
他的神识无数次的越过那片剑意的海洋,在彼岸接触那座黑色的石碑,未曾迷失方向。
周通居高临下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这就是那一剑?”
周通离开了自己的世界,把血海星域变成了掌心的一个血球。
陈长生的脸色很苍白,但他没有选择逃离,也没有倒下。
他的手腕上还戴着一串石珠,石珠的数量不多,每颗都是一座天书碑,那些石珠此时隐现光毫,护着他的道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