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四十八章 她的眼光在远方,在彼方

谁敢杀朕?
天凉郡王家早已破落,现在就只剩下一个人。
天海圣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终于动了。
僧侣脸上流露出一道追怀的情思,沉默片刻后轻声说道:“建成太子是家父。”
一道强大的气息,从随着明剑出鞘,溢散开来,充斥于天地之间。
她低头看了眼手掌里如同珍珠般晶莹的水珠,然后抬起头来,望向这个已经让她厌烦到了极点的世界。
……
……
天海圣后说道:“我只有一个儿子,他受过天谴,在我的腹中,先天的日轮便毁了。”
万里之外,西宁旧庙,夜溪无声。
天海圣后看着他问道:“这是不是你最想看到的局面?”
天海圣后静静看着他,问道:“你是建成太子的儿子?孙子?”
“那么,谁敢杀朕?”
僧侣沉默,没有再说话。
“好,我应承你。”
天海圣后看着秋草原方向,微讽说道:“到时候真正的皇帝是谁呢?那些废物与混账,还是你?”
http://m.hetushu.com格格格。
朱洛,八方风雨之一,绝情宗宗主,天凉郡的大人物,正如当初在浔阳城里苏离说过的那样,他可以死,但不能败。
计道人面无表情说道:“这是太宗皇帝陛下的遗旨,而且你当初承诺过我与师弟,会把皇位交还给陈家。”
僧侣沉默片刻,摇头说道:“遗族不是异族,这里是我们的故乡,没有人有资格阻止我们的归来。”
夜风吹拂着荒野,黄草随风而动,如同稻田,却没有香气,只有被雨水渍烂后的腐味。
她却全无怯意,看着天书陵四周的绝世强者们,看着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敌人们,说了这样一句话。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有声音响了起来。
小溪里清澈的水早已被这两位强大的神魂凝固。
天海圣后挑眉问道:“朕不明白,你们遗族为何会与他联手,要知道他可是太宗皇帝的黑犬。”
计道人的声音从远处飘来,已和图书经不在城北秋原的位置,而似乎是已经去了更远的地方。
这四个字真的是霸道到了极点,嚣张到了极点,回荡在安静的天书陵与京都的街巷里,久久不曾停歇,始终无人敢应。
这时候的她还在天书陵顶,只是视线落在了数万里外的此间。
说到这里时,她看了陈长生一眼,又往天书陵里某处望了一眼。
“说了这么多无趣的话,看了这么多无趣的人与事,终究,你们还是得杀了朕。”
她向着前方踏了一步,一直负在身后的双手,缓缓张开。
或者这是因为他很清楚自己的结局是什么,或者这是因为在万柳园拆开苏离的那封信后,他就一直在等着这个结局。
夜空里已经没有落下雨滴,但当她张开手的时候,便有几滴雨珠,从风里的不知哪一处飘来,落在了她的掌心。
血水凝成的莲花,在水面上或东或西,溪畔的树在风中时静时动。
僧侣缓声说道:“再多的怨恨终究也敌不过时间以hetushu.com及回家的渴望,我们想要回来。”
他向前走去,缓慢的脚步,依次踏破石坪上积着的浅水,渐渐形成某种独特的节奏。
天海圣后说道:“你敢确认那片大陆上的异族不会生出异心?”
他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没有任何慷慨激昂的感觉,很平淡,淡的就像是水一样。
僧侣想了想,说道:“有道理。”
相隔再远,只要天地之间有气机相连,她的神魂便能亲至。
“不管我的儿子是哪一个,或者纯良,或者简单,或者愚蠢,或者残废,他若登上皇位,谁来统治这个世界?”
计道人站在没膝的野草里,感应着那道黑玉如意与自己的距离,再次望向天书陵,说道:“退位吧,像苏离一样,离开这个世界。”
一场秋雨一场凉,昨天还残着很多青意的草,在此时已然全黄。
他来到神道的下方,缓缓抽出鞘中的剑。
“你要什么?”
他没有说是哪个王家,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说的是哪个王hetushu.com家。
听到这句话,朱洛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些表情,身体也变得更加挺拔了些。
那是石板被碾压发出的声音,听着很像牙齿的撞击声,也很像承受了无数重量的骨头发出的声音。
计道人沉默不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朱洛从轮椅里站起身来,视线顺着白色的神道上移,最后落在了天书陵的峰顶。
朱洛用左手握住了腰间的剑柄,面无表情说道:“我要王家永世不得翻身。”
今夜的局势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他败了,而且残了,那么何惜一死?
她说道:“我也未曾去过。”
计道人的声音没有立刻响起,而是过了会儿才做出回答。
……
朱洛要王家永世不得翻身,针对的那就是那个人和那把刀。
“我来吧。”
皇辇图静,京都里杀声四起,更有火光与浓烟不时生起,远处的原野里,有的军队静止的仿佛守墓的石像,有的军队还在骚动当中,这个世界已经脱离了天海圣后的控hetushu.com制,就连那些最忠于她的大臣与娘家人,都选择了抛弃她。
那名僧侣说道:“我未曾提前设想过可能会看到什么。”
很明显,朱洛临死前的这个请求,即便是他也觉得有些麻烦。
他今夜前来京都,就是来送死的,他要用自己的死亡,替自己的家族宗派,谋求最大的好处。
天海圣后收回望向数万里外西宁镇小溪的视线,说道:“我的这些儿子想当皇帝,陈观松想在青史上留名,寅被济世二字所困,白帝想与魔君一战,那么你呢?我始终不明白,你做这么多事情,究竟想要得到些什么。”
天海圣后看着溪对面的那名僧侣,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始终警惕的是谁。”
便是溪畔的那个她。
毫无疑问,她面临的局面已经恶劣到了极点。
天海圣后问道:“可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可能是异族的前驱?”
……
那名僧侣掌里的念珠停止了转动,依然闭着眼睛,淡然说道:“他们未曾去过彼方,自然想不到你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