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677章 一次感受

更不要说,国教学院的秋林里,还传来了那么多道肃杀阴寒的气息,只是不知道那是清吏司还是军部的杀手刺客。
他的声音颤抖的很厉害,眼里尽是不可思议与震惊的情绪,然后有些失神。
林老公公看着陈长生,没有在他的脸上找到任何情绪波动。
“完美星域!这怎么可能!”林老公公看着陈长生尖声喊道。
那些人要圣后的遗体,他不会给。
陈长生提着剑向藏门口走去,星光渐渐隐于衣衫里。
林老公公忽然对他生出些怜悯与同情,没有再说什么。
他已经不是那个从西宁镇往京都来求医改命的少年病人,而是一个通读道藏、见闻极广,连遇明师,天赋极高的天才。
陈长生不接受。
前两年,他经脉不通,便能凭着自己的剑法与道法,连续完成破境杀,前些天,重伤未愈的时候,便能凭着层出不穷的法器与手段,苏离的剑以及周独夫的刀,险些杀死周通这等级数的大强者,更不要说现在。
藏很安静。
……
而且在这场战斗里,陈长生还展现出来了一些别的不可思议的能力,比如他的真元数量,比如他的……
林老公公怔住了,说道:“你说什么?”
如果他这时候放过对方,将来再次相遇,林老公公绝对不http://www.hetushu.com会如此,二人之间的实力境界差距,会让他没有任何机会。
“走吧,我不会杀你。”
林老公公的脸色惨白,身上淌着鲜血,却遮不住密密的剑伤,看着异常狼狈凄惨。
那些人知道他不会给,所以想借此事问罪,最好直接杀死,他无所谓。
但他很平静,很沉稳,握着信封的手没有任何颤抖,显得对这一切都毫不在意。
林老公公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看来你很清楚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想要杀死他,已经是件很难的事情,只要是神圣领域之下的对手,他即便不敌,至少也能支撑一段时间。
这场没有观众、也没有记录的战斗,在日后很少有人会想起,更不要说提起,自然也没能被记载在史书上,但事实上,这场战斗很重要,是陈长生来到京都后,发挥最完美的一场战斗,也是他成为真正强者的奠基之战。
玄甲重骑开始冲锋了。
林老公公轻敌了,任由他先出手,于是现在浑身是血,箕坐于地,震惊到有些失神。
在那片刻时光里,剑光照亮了藏,便结束了这场战斗——陈长生的剑太快,剑法无比犀利,剑势无比强大,在剑道上的修为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和-图-书象,他想不明白,就算这个年轻人从娘胎里开始学剑,也没可能只用了十七年便把剑道修到这种程度。
说着是托福,他的神情却很平淡,没有什么感激的情绪。
他只是想赢一次,想感受一次,没有病的自己,是什么样的,这样不用想着死亡而活着的感受,是什么样的。
国教学院外面响起沉重的蹄声,如暴雨,如密雷。
可以很肯定地说,现在的陈长生,终于拥有了短时间里与真正强者对抗的能力。
就这样吧。
林老公公眼瞳微缩,看着他寒声说道:“要杀我,这是最好的机会,甚至是你最后的机会。”
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明白这场战斗开始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那颗黑色的石子拥有如此恐怖的重量,或者是来自神杖?但真正让他震惊、无法接受的是其后发生的事情,当陈长生出剑之后,他竟然没有找到任何还手的机会。
撕开这封信后,会死很多人,然后,他大概也该死了。
陈长生看着他认真说道:“我在书上看过很多故事,像你们这样的名士、忠臣,不是都觉得有大义在手,不惜一死吗?”
陈长生说道:“师父可能忘记了一些事情,托他的福,我的病已经好了。”
他望向国教学院上方的天空,隐约看和图书到了数只红鹰飞过的痕迹。
至于别的事情,真的无所谓。
陈长生看着他认真说道:“我不怕死。”
陈长生没有说话。
陈长生却说了一句话出乎意料的话。
☆、
看到陈长生,人们很容易想起圣后娘娘。
陈长生摇了摇头,说道:“你误会了,我是真以为你不怕死。”
林老公公说道:“商院长去了离宫,今天之后,你将不再是教宗的继承人,没有人会帮助你,你将直面整个世界的压力,因为你的位置,这三年京都发生的事情,会让很多人不舒服,而那些人,都是今次的胜利者。”
他身体里的经脉无比通畅,那些如山脉般的阻塞已经尽数化为平坦而野旷的草原,那些蜿蜒难以前行的小溪早已变成了大江大河。数年时间里,那些从夜空里落下的星辉穿透藏进入他的身体,变成极厚的雪原,现在那些雪原可以放肆地燃烧,尽情地流淌。
林老公公的身影渐渐消失,陈长生始终没有再说话。
是的,无论是陈家的那些王爷还是天海家还是那些朝臣,都不会愿意在京都继续看到陈长生。
林老公公是聚星巅峰、甚至近乎神圣的真正强者,如果因为轻敌,又被他用那颗黑色石子突然袭击,绝不至于落到如此下场。
如果说人们都会怕死http://www.hetushu•com是因为他们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些放不下的人或事,那么他说自己不怕死,或者就是他已经没有放不下的事?
但他说的是实话,在天书陵峰顶,圣后娘娘替他逆天改命,治好了他的病。
他十七岁,正青春,却安静地仿佛老井、秋水、落叶,枯木,沉沉。
……
还没有想到这一点的人,比如像林老公公,都会受到深刻的教训。
这时候的他哪里还有先前在国教学院外的高人模样,就像一个老乞丐,令人睹之生怜。
他从怀里取出一封信。
在寒山的时候,他本就已经聚星成功,而且凝结出了完美的星域,现在他的病好了,真元流动自如,自然成为完美的聚星境。
下一刻,便会有无数的人涌入国教学院,把这里的树林、湖水、大榕树、楼阁尽数毁灭。
林老公公脸色苍白靠在半缺的门槛上,张嘴欲呼,却发现有道无形的屏障,把藏与外界隔绝了开来。
南溪斋的剑阵自然无法敌住。
国教学院才重新招生一年,还远不及当年的风光,更无法找回曾经的底蕴与实力,但作为院长,陈长生总能控制几处阵法。
……
“以后……可能我们也很难再遇到了。”他看着林老公公说道:“请您好好照顾我师兄吧。”
他赢了,可以杀死对方,但和-图-书没有,因为这个老人对师兄是忠诚的,因为他只是想要战胜对方。
林老公公怔住了。
三百多处淡淡的星光正在向他的院服深处隐去,隐约能够想象得到先前,那些星辰同时亮起时,画面该是如何美丽。
林老公公羞怒至极,喝道:“要杀便杀,休得辱我。”
就像他所说的,这是误会,他并不是刻意羞辱对方,但这种平淡的语气,却让林老公公觉得极其愤怒,咳着血厉声说道:“不惜死不代表不怕死,只要是人都会怕死,因为总会有些放不下的人或事,比如陛下。”
因为利益分配的问题,因为位置的问题,还有一个没有人宣诸于口的问题。
“我不怕。”陈长生忽然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
“你在害怕。”陈长生走到他身前,看着他的眼睛,有些不解说道:“原来,你也怕死啊。”
藏里再次安静下来,只有秋风从破烂的门窗向里涌着,拂起书页,散发出经年的灰尘味道,就像他的这句话般——这是一种很容易让人觉得难过的味道,充满了无望,而无所期望的人生就像书架上无人翻动的书,内容再如何丰富,都是无意义的。
……
陈长生明白他的意思。
他或者还看不清自己的命运前方有什么在等待着,但至少已经没有了那片阴影,一片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