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三十三章 闻道有先后

这种不约而同的感觉很好。
肖张很是恼怒,看着二人喝道:“喂!”
肖张喝道:“哪里不同?”
王破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把你们杀死,那自然就是我们的道理赢了。”
……
整座京都,没有一人会想到,王破会来魏府,只有肖张想到了,所以他潜入魏府等着,只是没想到,先等来的却是陈长生。
肖张沉声喝道,脸上的白纸随风雪而起,哗哗作响,很是惊心动魄。
原来你也在这里。
肖张没有落下他,问道:“你又为什么一定要杀周通?”
肖张暴怒,右手仿佛要把握着的铁枪生生扼断一般。
“我想做什么?当然是和你打一架!”
这时候陈长生已经走到魏府外,与王破站在了一起。
只不过那时候,他们是在突围,今天是去杀人。
“好啊。”陈长生毫不犹豫,接受了这个邀请,抬步向府外走去,右手轻震,血滴自剑上落入雪中,仿佛梅花。
这依然是实话,所以和_图_书还是很伤人,不好回答。
听着肖张的怪叫声,王破的眉再次耷拉了下来,带着些无奈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
肖张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数十年来无数场对战,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么多话。”
他手握铁枪,站在风雪之间,自有一股悍然暴烈的气势冲天而起。
王破在旁听着很欣慰,说道:“不错,忘恩负义是错,卖主求荣也是错,既然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
没有并肩,是因为陈长生坚持,他觉得自己还配不上。
他的叫声很难听,沙哑又有些尖锐,就像是沙漠上已经很多天没能喝到水的乌鸦。
……
王破说道:“以往即便不留手,也很难当场杀死你,但今天不同。”
从王破现身后,陈长生便一直没有说话。
看着门外的青衣人,陈长生才明白,为何会在这里遇到肖张。
如果是王破,他哪怕不敌,也不会害怕。
但他没有自信,还能在和_图_书京都的大街上往前走多远。
不等他出手,王破接着说道:“而且我今天有别的事情要做,如果你非要出手,我可能不会留手。”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很认真地想了一段时间,然后对肖张说道:“你打不过我。”
王破说道:“因为这样就可以不用对你出刀。”
如果是陈长生,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把其挑于枪下。
陈长生和王破,果然是同道中人,走的道路往往相同,去的地方往往也是同一个地方。
世间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王破说道:“现在我们是两个人,你会死的。”
王破却依然平静,甚至有些木讷,完全没有如临大敌的感觉。
肖张厉声喝道:“哪来这么多道理,为了活着,有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陈长生的回答很认真:“就像杀魏侍郎一样,这样才能告诉世人,这样做是错的,让世间这样的人与事出现的少些。”
他的和*图*书刀意,已经被积蕴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王破的无视以及陈长生的淡然,让肖张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叫了起来:“啊呀呀呀!真是气死我了!”
肖张沉默了会儿,说道:“听着好像有些道理。”
王破说道:“因为我想说服你。”
“卖主?天海娘娘可不是什么好人,怎么没见你们来杀。”肖张冷笑道。
这是实话,所以更伤人。
仿佛回到了浔阳城,他们也是一前一后,面对着神圣领域的强者,浑身浴血,至死不休。
肖张是真没有想到,陈长生会出现在魏府。
只不过,这并不符合王破的行事,就像他入京都便消声匿迹一样。
王破平静说道:“如果你认同这个道理,那么就不要试图留下我们,不然我们真的会杀死你。”
这句话很老套,也很老套地经常正确。
风雪里,王破与陈长生在街上走着,一前一后。
肖张怒极反笑,哑声说道:“难道过往二十年间你留过手?hetushu.com
无论是充满死亡阴影的深渊,还是星海之上的神国,是戒备森严的皇宫,还是无人知晓的魏府,其实都无所谓。
他现在的身份地位虽然不比王破和肖张稍弱,但基于对前辈的尊敬,他愿意保持沉默。
肖张说道:“为什么要说服我?”
然而王破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陈长生回头看了他一眼,揖手为礼,然后转身继续前行。
肖张说道:“现在你有杀周通的把握?”
王破看着微雪里的陈长生,有些意外,然后展颜笑了起来。
“我要去杀周通。”
从很年轻的时候,他与肖张、梁王孙、荀梅还有小德这些天才,便经常对战切磋,有时候是在大朝试,有时候是在煮石大会,有时候在周园,有时候在天书陵,有时在拥蓝关,有时在浔阳城,彼此之间虽是对手敌人,但要说熟悉程度,甚至要过家人。
王破说道:“因为杀天海我没有把握,所以也就没有勇气。”
肖张气息一滞。
但如果他的对www.hetushu.com手是王破加陈长生,那么他真没有丝毫胜机,而且真有可能会死。
王破向陈长生出邀请:“一道?”
他看着王破喝道:“你居然愿意与人联手?”
肖张问道:“你到底要去做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只要你走到大街上,所有人都会来杀你。”
“你们有你们的道理,我们有我们的道理,两相抵触怎么办?我以前没想明白,最近才想清楚。”
王破的回答很平静,很坦然:“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
天凉王破,终于在京都现出了身影。
王破说道:“我和他在浔阳城里便联过手。而且今天我要做的事情比较重要,不能被你阻拦。”
随着这一笑,耷拉着的眉向上挑起,仿佛阳光穿透层云,令人心折。
王破说道:“是的,因为我的刀更快了。”
从那时至今,他一刀未。
数十日前,整个大陆都知道他离开了槐院,来了京都。
如果肖张此时出枪,必然不是这一刀的对手。
陈长生说道:“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