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710章 向前,向前

数百道利箭带着耀眼的光线,离开洛水岸边,落向河水的中央。
最先抵达洛水畔的,是唐家二爷,在他的身后,是数百名羽林军骑兵,还有两名大周神将。
这该是怎样悲哀的事实啊,这又该是怎样值得庆贺的故事呢?
(中午去医院,晚上九点到家,真心累的不想写了,但写着写着又有力气了。写这章的向前向前,想起当年许乐在飞船上不停向前,然后脑子里的配乐,全部都是进行曲,特别雄壮,很有力量。)
他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去哪里,只是看着洛水东面的堤岸在眼前,便向那边走去。
他的眼眸反射着阴暗的天空,就像身体四周的碎片与水面。
从这道伤口,能够看到王破先前的那一刀。
他没有想到,师父是这样渴切地希望自己去死。
河水里出现了一道笔直的血线,然后向着两边漫开,边缘处被冻凝,变成血珊瑚般的事物。
自天而降的火,便是闪电。
他向岸边走去。
铁树死了!
……
也许就在今天。
在京都,他无法战斗,那便是死。
……
他撞破风雪,一剑刺出。
好在她hetushu.com能够清楚地感觉到,王破在击败铁树之后,已经再无战斗之力。
对于现在的局面,陈长生不意外。
又是谁在京都的街上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洛水上空的天地法理生变化。
他没有对任何人提及这一点,不代表他自己不清楚。
在满天黄叶里,他去了北新桥,耗尽心血,为小黑龙两年后脱困做好了安排。
那是先前,王破与铁树在雪街上第一次交手时带来的伤害。
在满天风雪里,他来北兵马司胡同,杀周通。
离宫里一片静寂,气氛无比紧张,檐上的雪无声地融化,没来得及落下,在空中便变成了冰珠。
时间缓慢地行走,没有人出现。
……
他一直以为师父会选择教宗师叔回归星海的那一天动手。
他如果死了,陈长生还能活着吗?
混着碎冰的河水,仿佛变得粘稠了很多,在其间行走很是困难。
他的剑像道闪电,刺进了小德的身体。
牧夫人看着天空里的雪云,微微挑眉,有些意外。
海棠树的秃枝里还残着最后一片叶,随着那名刺客撞到院墙上,那片叶也坠了下来m.hetushu.com,悄无声息地落在了雪地上,落在那双皮靴之前。
铁刀破鞘的那一瞬间,他成功破境。
向前向后都是死,为何不向前?当然要向前。
只是这一次他似乎选择错了。
那么就是今天。
一道铁刀之意冲天而起。
四周到处都是境界高深的刺客、杀手、高手。
一朵无形之花自天而降。
他的动作竟比小德的拳头还要更快。
看着洛水里的王破,他眼睛里的震惊愤怒情绪渐渐不见,变得冷漠。
然而,就在下一刻,你便会死去。
他的身体变得无比沉重,没有一丝力气。
是的,你成功破境,成为了世人敬畏的神圣领域强者。
他的刀还是如以往那样,又隐隐多出了很多变化,境界意味更加深远。
不,应该是天火。
……
或者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选择了向前。
如果换作别的时候,她一定会亲自出手,把王破打死。
但他刚刚破境,底蕴并不足够,要斩落一位神圣领域强者,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朱洛临死前在天书陵说的那番话,不仅是说给商行舟听的,也是说给她们夫妇和_图_书听的。
他的胸腹间有一道伤口,非常笔直,很是深刻,直接斩断了幽府与诸窍,断绝了生机。
做到这一点的前提,在于他去除了周独夫留在自己心灵上的阴影。
所以他要在那天到来之前,把必须要做成的那些事情做完。
王破破境了!
他断了一臂,而比断臂更可怕的伤势,在他的身体里,正在不停地侵伐着他的经脉与心志。
然后,他无声而笑,笑容里有说不出的嘲讽、轻蔑与怜悯。
是谁把商行舟留在了皇宫里?
“我必须请你去死。”
重重寒柳被那风吹拂,出现了很多人影。
小德看着他认真说道,然后一拳砸了过来。
面对前方的高山,有些人会选择绕路,有些人会选择退却,有些人会选择攀登。
……
直到先前那一刻,他破掉了自己的心魔,而后建立了自己的刀道。
那道雷声最终落在洛水上。
现在他似乎怎么选,都会死。
如果他选择向前,必然会被小德的拳头留下来,而那十余把剑则会在这一刻暴出最恐怖的威力。
陈长生的视线向上移走,落在小德的脸上。
但此时她需要在离宫,hetushu•com放牧天空里的雪云,暂时对抗整个国教的意志,无法离开。
他的脸上到处都是细微的伤口,看着很是狼狈。
……
同时,十余名聚星境刺客的剑自风雪里探出,封死了他的所有退路。
牧夫人终于动容。
他的剑意就像是一场山火。
小德的拳头,也同时抵达了他的身体。
是的,长街上始终没有声音传来。
王破的脸没有一丝血色,比河堤上的雪还要更白。
这让她很吃惊,然后沉默,继而凛然。
寒冷的冬风自洛水两岸穿柳而出,轻轻拂动水面上碎冰以及碎冰里的一切。
河里到处漂着碎冰,铁树漂在其间,睁着眼睛,已经死去。
王破一直在向那座高山前行,峰顶始终近在眼前,却无法靠近。
小德站在眼前。
风虽然寒冷,其实并不强劲,然而,碎冰里的铁树的尸身,随风化作一道轻烟,就此消失不见。
这位妖族青年一代屈指的高手,今天在北兵马司胡同出现,自然是白帝城的意思,至少也是得到了那对圣人夫妇的默允。
与教宗的位置有关,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别的——他和师兄之间的关系太过亲近。
和图书着,风拂动了王破的衣袂,把那些裂口带动的大了些,鲜血,顿时像瀑布一般地涌了出来。
陈长生如果强退,便必须同时面对这十余把可怕的剑,还要面对更可怕的小德的拳头。
铁树死在了他的立道之战里,并不冤枉。
这记拳头看似简单,实际上无比可怕,雄浑的妖族真元,带动着天地气息,直接来到他的眼前。
无数道若有若无的气息,随着那些血水,离开了他的身体。
这两年里,有很多礼物与问候还有荣耀从白帝城来到国教学院,现在想来,这一切并没有什么意义。他没有问原因与道理,因为世间之事所有的原因与道理追究到最后,往往都是利益二字。白帝夫妇要为妖族的利益考虑,哪怕他们对陈长生曾经有过些好感,也不会影响他们做出冷漠的判断。小德要为自己的利益考虑,而且他对陈长生没有任何好感,为了八百里红河与落落,他很愿意陈长生去死。
他知道师父想杀自己,一直都知道。
铁树?不,如果只是他一个人,这记雷声不会这般明亮。
唐家二爷敛了笑容,举起右手,面无表情地挥了挥。
他习惯于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