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743章 怒吼的乱山

那法器上散着淡淡的气息小动,与他身体里某件物事隔着盔甲与衣裳互相感应着。
直至多年前,那位名传千古的通古斯大学者用了二十年时间研究,最终对这种行为从神学上、风俗起源角度、生理心理诸方面的利弊做出了判定,在著作里大学者非常明确地指出,食人对魔族进阶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人族身体里的某种物质会侵染魔族的灰质脑干部分,最终导至食人过多的魔族疯直至自残而死。同时,通古斯大学者还在神学上对这种行为表示了极冷酷的不屑,断定这种行为是对月神的亵渎。
这样年轻的阵师,不要说他们这样的普通作战部队,就算是在松山军府本府里,都极为罕见。
鲜血狂喷,残肢乱飞,在极短暂的时间里,人族士兵便死光了,魔族狼骑只有两只受了轻伤。
遗憾的是,当时正与他们交战的那支魔族狼骑应该也是现了这一点,所以不惜折损战力,也派出了数名狼骑追了上来。
乱山里响起怒吼。
来不及说服,来不及安慰,魔族的狼骑已经冲了过来,腥和图书臭的气息扑面而至。
当惨呼与怒吼相继响起的时候,他还在观察四周的地形,判断当前的局面,同时思考脱困的方法。
这是人族最大的恐惧与愤怒,也是最大的勇气来源。
那名魔族士兵与嗜血异狼不停地撕咬着人族士兵的尸体。
恐惧与愤怒向来是双生子,当那名士兵恐慌逃跑的时候,其余的十来名士兵则是变得无比愤怒。
人族与魔族的战争,起始于对这片大陆的争夺,但双方之所以战的生死不休,与一件事情息息相关。
愤怒是勇气的最大来源,士兵们再次紧紧握住了手里的兵器,向着那五名狼骑出了吼叫。
魔族是吃人的。
现在随着那位魔君的死去,随着魔族与人族之间战争变得无比惨烈,这项禁令的约束力更是严重减弱。
在雪老城里,通古斯大学者的研究自然没有听到任何反对的声音,就像他过往年间的任何一项研究一样,而那个年代里唯一有资格质疑他的另外一位大学者——南方教宗,也对此终保持着沉默。
——只有和同伴们m.hetushu.com在一场战斗才有生的希望,任何背叛与逃亡都是死路一条。
只是传统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可怕,魔域雪原太过辽阔,魔族各阶层之间的智识、文明程度相差太多,即便是通古斯大学者与魔君这样伟大的存在,也无法让这种行为完全消失。小部落里的低等魔族依然在偷偷吃人肉,甚至引以为荣,数百年的战场上有多少人族遗体消失不见,数十位魔将里,又有几个没尝过人肉的味道?
在这片雪原的偏僻处,到处都有这般残忍的画面出现,比如此时的乱山。
他的视线落在担架上,默默说了声抱歉。他的小队必然全军覆灭,必然要动用最后的两个手段,但即便成功,一个活人也都不会剩下来,到时候,担架上的这名阵师或者被严寒冻死,甚至有可能被饿死,会很凄惨。
如此年轻的阵师,必然天赋极高,只要能够活下来,想必一定会拥有无限美好的前途。
阵师是战场上最受敬重与欢迎的人,战死也就罢了,但不应该有这样悲惨的结局。
看着这幕画面,和图书终于有人承受不住,出一声悲鸣,扔掉手里的武器,向着山道后方跑去。然而他没能逃出多远,便被守在西南方的一名狼骑追上,伴着一声短促的惨叫,变成了地面上一摊模糊的血肉。
阵师的最低要求是通幽境,所以一般而言,年龄都比较大。
魔族里的有识之士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只是想要打破一样已经形成的传统,必然会遇到很多阻力,更不要说,对以残暴著称的魔族来说,任何血腥恐怖的事情都是他们最欢迎的精神享受。
士兵们似乎也感觉到了些什么,回望向了他。
士兵们猜到了他准备做什么,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有名年轻的士兵眼睛都红了起来,那不是愤怒,而是伤心。
这支松山军府小队的队长是名洗髓多年的老兵,他的战斗经验很丰富,所以比所有下属都要冷静的多。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看着最后的那名人类,魔族士兵出难听的笑声。
人族士兵向着狼骑起了反冲锋,无论异狼的牙有多锋利,无论魔族士兵的铁枪多强大,就这样冲了过去!和_图_书
而且这名阵师还很年轻。
在这个过程里,没有一个人回看他一眼。
看着逼过来的狼骑,看了眼满怀必死决心的下属,队长扔掉了手里的铁剑,从腰间取出了一样法器。
他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直接握碎了手里的法器。
其实无论在哪个年代,人族都不是魔族的主要食物来源。魔族最开始吃人更多像是蛮荒时代的痕迹残留,出于神秘战斗、强化自身、夸耀力量、恐吓敌人方面的考虑,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行为变成了魔族的一种习惯。
到后来,这种恐怖行为对魔族已经不再具有最初时的激励作用,对人类的恐吓效果也大多数转化成了仇恨与勇气,从任何角度来看,这种行为对这场人族与魔族之间的战争都没有任何好处,只能带来负面的效应。
这时候躺在担架上的这名阵师很黑很瘦,脸上满是血污,但依然通过眉眼看出年轻。
队长明白,应该正是因为如此,上司才会在如此激烈的战斗里依然让他们专程护送这名阵师离开。
士兵们的尸体倒在狼骑的爪下,被挂在魔族士兵和图书的铁枪下,被它们咬在嘴里,画面异常血腥,无比恐怖。
如果这些怀疑是真实的,这件事自然有问题,甚至极有可能是瞎编乱作。但正如先前所言,这是通古斯大学者的论断,雪老城里的皇族与贵族对此保持着沉默,离宫里的教宗陛下也对此保持着沉默,那么还有谁敢提出任何质疑?
随着这本著作的颁行流传,魔族食人的风气渐弱,直至千年前,那位雄霸大陆的魔君终于趁势颁布了禁止令。从那之后,食人这种行为在魔域被全面禁止,尤其是在雪老城里,基本上再也没有出现过。
或者正是因为这种沉默与往年二人之间激烈争执景象太过不同,反而导致私下有很多议论流传,有些魔族学者怀疑通古斯大学者的立论本身就有问题,离宫里的学者则暗中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可能——那本与魔族食人相关的著作,极有可能是通古斯大学者与教宗陛下一起写的,至少教宗陛下在其中提供了很多帮助。
人族在战场上每天都会接受这种血的教训。
鲜血从它们的嘴角淌落,落在坚硬而寒冷的地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