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九十六章 传说级别的碑石

但在陈长生消失,雪谷时掀起一阵剑的风雨之时,他感受到了强烈的警意。
他向后飘去,撞在了小黑龙的身上,一口鲜血从她的唇间飙出。
却又是那般沉重。
这一剑是只有陈长生和王破这种笨人才能学会的笨剑。
雪谷里的暴雨骤然停歇,风却没有静止,陈长生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便要掠回。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陈长生的境界未变,但剑道居然再次提升,已经到了某种难以想象的程度。
如果陈长生还不赶回来,或者下一刻,她便会成为死在这座断碑下的又一条龙。
小黑龙的眼瞳里生起一抹恼火与愤怒的神情。
风雨里的剑光陡然明亮,照亮了阴晦的雪容,数百道绿色的血液,从魔族强者们的身上喷射而出,看上去就像雪老城里的画师往黑色的幕布上面狂放在挥洒着颜料,有些无尽妖异的感觉。
当年在浔阳城里,陈长生曾经见过这种光毫,此时他虽然不及转身,已经知道是何物——这是月华,www.hetushu•com来自大陆最北方的那轮明月,拥有着不逊于星辰光辉、甚至从狂暴程度上尤有过之的能量!
他们相信黑衣少女捧着手里那盆青叶,至少能够把海笛这般恐怖的大人物拖一段时间。
一道亮光照亮断桥残湖。
如果局势这样持续进行下去,只需要再给陈长生一段时间,他便能够重创雪谷里的所有魔族强者,然后回身与小黑龙联手,前后夹击海笛,即便依然不是海笛的对手,但应该能够找到脱身的可能。
他握着剑的右手,重重地击打在了自己的胸口,响起恐怖的骨裂声。
那道磅礴的、仿佛来自远古的力量,直接袭向了他的身体。
陈长生同样毫不犹豫,没有停下或者试图躲避,借风势与拳势而退,去势更疾。
陈长生已经回到了断桥上,站在了小黑龙的身前。
狂风忽然间碎成了无数道清风,数声闷哼里,隐藏着数声低沉的嗡鸣。
她的衣衫上已经裂开了无数道口子,hetushu.com便是眼角也已经裂开了。
作为魔族军方仅次于魔帅的大人物,海笛纵横魔域雪原多年,哪里会看不破他们的想法?
那几名魔族强者高大身影的四周,锋利无比的剑痕没有任何规律地不停出现。
剑隐在风雨里,陈长生便在风雨后,想要找到他,便首先要驱散这些剑。
魔族的身躯先天强韧,哪怕是最普通的魔族,身体强度也堪比人族的完美洗髓,今夜随海笛前来杀人的这几位是魔族军方有数的强者,身体强度更是难以想象,再加上那些淡黑色的魔气,即使风雨里隐藏着的都是名剑,也没有办法瞬间破开。
数声带着痛意的低吼,在雪谷里响起。
他这时候才知道,先前陈长生施出的那些剑,竟然是刻意隐藏了真实的水准。
这样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风雨骤狂,雪谷里飞舞的剑的数量,瞬间增加了很多倍。
如闪电一般。
咔哒一声轻响,屋檐下那块满是青苔中有小洞的石头终于裂开了和-图-书一道缝,然后有些无力地向着两边分离,就此断开。
数道沉闷的撞击声在夜色里响起,然后袅袅消散,没有回响。
陈长生的剑挡住了断碑。
风雨都是剑,剑便隐藏在风雨之间,偶尔露出真容时,便必然是已经靠近了那几名魔族强者的身体。
古伦木是魔族语言里小心的意思。
那几名魔族强者听到了海笛大人的啸鸣,知道陈长生接下来要做什么,哪里会任他如意?
那道乳白色的光毫异常澄净,没有任何杂质,甚至给人一种神圣的感觉。
……
但,他的剑挡不住那道力量。
擦擦擦擦,金属磨擦与切割的声音,没有任何节奏地随意响起。
……
知其愚,守其痴,所以这一剑才是天下第一守剑。
仿佛横于大江之上的铁链。
……
却又是那般的坚固。
啪啪啪啪,无数清脆的迸裂声,在早成废墟里的庭院里同时响起。
无数颗晶莹的冰破同时碎裂,从夜空里缓缓飘落,洒在小黑龙的身上,也落在了断桥和-图-书上。
那些剑痕是剑与魔族强者们身躯切割留下的印迹,如闪电一般,格外夺目,惊心动魄。
他们像石块一般破空而飞,穿过满天冰屑与夜色,撞毁了桥中间的雪亭,摔落在了湖的对面。
更像是大江两岸坚不可摧的堤。
海笛手里的断碑,破开冰雾,向着小黑龙继续压去。
他们相信就在这一段时间里,陈长生能够把随后赶来的其余敌人尽数杀死!
数名魔族强者的右手,变成了夜色里的一蓬血花。
雪谷里到处都是剑,却看不到剑的真身,只能感受到剑意。
一声饱含杀机的啸鸣,从海笛的唇间迸发而出,同时一道乳白色的光毫,从他的唇间射出,融进了滔天的魔意之中。
一片青叶的边缘微微卷起,隐隐能够看到一道裂口,裂口细如发丝,却是触目惊心。
断碑正在落下。
他们竟是毫不犹豫地动用了魔族血解秘法!
水滴石穿是时间跨度极长的画面,陈长生要做的便是把无数年浓缩进极短的时间片段里。
两名魔和_图_书族强者高大的身影如山一般倒塌。
以此想来,黑衣少女硬接他的断碑,必然是他们事先就已经做好的安排。
咔哒一声轻响,一名魔族强者的身上也出现了一道裂缝,然后便是无数道裂缝。
但魔族强者们也没有办法反击,因为他们这时候无法确认陈长生的位置。
即便恐怖如海笛,即便是他的全力暴击,即便是这座无人知晓的传说级别碑石,也无法破开这一剑。
……
这种安排,体现了他们无比强大的信心或者说决心。
海笛当然知道陈长生会耶识步,去年还在战场上亲自感受过陈长生的剑法,知道这位年轻的教宗陛下确实有着远超同龄人的修道天赋与剑道修为,但他并不认为陈长生能够战胜自己带来的几名得力部属。
就像是数万个烛花同时炸开,又像是迎接新年的爆竹。
带着难以形容的气息的龙血,从她的眼角流了出来,随即便被凝成了两道血霜。
他的前襟上裂开了数个破洞,露出里面的肌肤,数个深刻的拳印留在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