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777章 还有一剑

除了写信的苏离、送信的徐有容以及国教学院数人,没人知道苏离留给这个世界的信其实是四封。
那颗石珠看着很普通,那块印章也没有任何特异之处。
无比寒冷仿佛幽潭的鹰眸。
看着那封信,魔君眼瞳微缩,生出一抹强烈的警意。
就像是江河两岸对坐无数年的两座山峰合在了一起。
真实出现在天地之间。
就在墨山之间,就在幽潭之间。
今夜,他的对手不是普通人,是魔君。
石珠与印章悬浮在夜空里,反射着星光,微微亮,看上去就像是真正的星辰。
能让他本能里感到警意的人物,不过寥寥数位。
三颗石珠里的狂暴气息,也渐渐安宁下来。
虽是檄文,也可以算做是陈氏皇族以及国教旧派势力,对天下人写的一封信。
那片夜色被斩开了。
魔君双掌一并。
……
星光骤断,剑意归真,直刺魔君。
其后大概便是二十年前国教学院血案之后,在世间流传甚广的那张讨天和图书海檄。
从很多年前潜入周园后,那块印章便一直系在魔君的腰间,对此他非常有经验。所以他可以断定如今周园落在了陈长生的手中,只是暂时没有想明白,以陈长生的境界如何能够使用那颗石珠。
这封信出自何处?又是哪位的手笔?
陈长生在周园里得到的天书碑,毫无疑问是此子最强、也是最后的手段,现在已经被破。稍后,他将饮尽陈长生的真血,再得到如此多座天书碑,相信与他缠绵千年的这些伤势将会一朝尽愈,境界甚至可能再有突破。
魔君脸上笼罩了无数年的重重雾意,被那道凌厉至极的剑意强行切开。
要知道,即便以他如此高妙的境界,也要小心谨慎地应付,陈长生凭什么可以?
那片山水被斩开了。
白帝城有两位。
有三封信已经撕开用掉,还有一封信始终藏在陈长生的怀里。
一声轻微的裂音在夜空里响起。
最近数年,最著名的当然是苏离带着和图书圣女去异大陆之前留下的几封信。一封信在长生宗斩杀以及重伤了数名长老,破了山门大阵,断了某条隐秘的后路。一封信在汉秋城外的万柳园里,断了朱洛一臂。一封信在国教学院里传了陈长生剑意,斩退了另一位八方风雨无穷碧,最后还在京都的夜空里与天海圣后的木钗小凤战了一场。
今夜他的实力不复全盛时期,并不是不可战胜,但他依然强大,尤其是境界与意识,始终处于这个世界的最高处。
无数画面,在魔君眼前掠过,他霸气渐生,唇角渐扬,快意至极。
京都现在只剩下一位。
一道笔直而清晰的伤口,出现在魔君的脸上。
然后他会回到雪老城,将那些叛徒尽数杀死,把逆子打落深渊,重登王位,率领大军一路向南,过天凉而入京都,破离山而至南海,一统大陆,再造无数大船经东海而降大西洲,成为真正的世界之主!
……
无论是雪老城里的长老会还是京都和图书里的皇室,对此都深表担忧,都想反对,但没有人敢表现出来,因为他们的地位太高。当时没有大周王朝,道门依然是国教,教宗拥有极高的威望与权势,通古斯做为数代魔君之师更不用说。
魔君脸上的世界里忽然落了一场风雪,显得无比肃杀。
想起那些往事,便是魔君都心生感慨,看着夜空里的石珠与印章,仿佛看到了将来。
那是陈长生的眼睛,明亮而平静,认真而专注,看不到任何绝望,就连挫败的情绪都没有。
他向夜色对面挥袖,轻而易举地击落最后的数十把剑。
这都能行?看着这幕画面,陈长生心神震撼,觉得迎面而至的夜风变得更加寒冷,甚至有些刺骨。
骤然挑起的墨山般的铁眉。
只有神圣领域的非凡者,才能清晰感知到里面蕴藏着足以掀翻天地的狂暴能量。
……
那道苏离留下的剑意,被夹住了。
那封信已经撕开了一道口子。
最后……他将率领三族联军远征和_图_书,以浩浩荡荡之势,横扫整座圣大光大陆,完成前所未有的伟业!
它们之间的彼此位置相对静止,仿佛永恒不变,就像是一幕星图。
在天书陵的时候他没有用,因为在圣后与教宗之间,他不知如何自处,而且就算用了也没有办法改变当时的局势,杀周通的时候没有用,因为他有信心,而且这封信太过重要并且唯一,用在周通的身上太过浪费,唯一一次他差点动用这封信,是林老公公入国教学院决意杀人的那时,以及那夜……他的老师商行舟趁风雪而至。
这一刻,他以为自己便要见到最美好的结局,却未曾想到,先见到了一双眼睛。
信纸骤碎,一道无形剑意扶摇而上,侵凌星辰。
这片大陆历史上最著名的书信,是无数年前,魔族大学者通古斯与人族教宗之间的通信。天地间智识最高的两位大人物,无视人族与魔族之间的血海深仇与敌意,在那些书信里讨论了很多重要的问题,然后公诸于世。和图书
大西洲有一位。
那个世界被斩开了。
又有三颗石珠从夜色里飞了过来。
贯穿天地的三千剑后是天书碑,天书碑后是他的人,他的手里没有剑,却拿着一封信。
周园的剑,天书陵里的碑,还有这封来自离山的信。
魔君散出来的深沉如夜色的气息,随之变得异常光明正大,仿佛神圣。
印章的位置以及他气息的变化,落在了那四颗石珠的身上,这是接触,同样也是询问,是交流。
“当年我在天书陵里观星图而悟定星之妙诣,没想到,时隔千余年后,才有机会第一次用到。”
对着这位传奇,甚至传说,陈长生没有任何侥幸的想法,毫不犹豫施出了全部的手段。
神念微转间,印章的夜空里的位置现了一些极微妙的变化,微风无由而生。
……
似水被斩成两截,似云被切成两端,似天空被分做了两半。
陈长生没有留在原地等待着失败的结局,从出剑的第一刻开始,他便已经离开地面向着魔君掠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