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一百一十章 最后三剑、夜色以及睁开的眼

那处有准备好的阵法,还有一条极隐秘的通往群山深处的通道。
当年在荒原里,他向苏离学了三剑。
然而,就在他的神识落在担架上时,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南客出现在他身后,锋利而带着幽绿色泽的指尖抓住他的双肩,抓着他向更高的夜空里飞去。更恐怖的是,她的双翼之间仿佛多出了一道无形的细线,不停地切割着他的咽喉,只是瞬间,便已入肉,鲜血开始淌落。
群山之间寒风呼啸,远处孤峰间还在崩落的雪势,变得更加恐怖,越过山岭豁口,数十里外的高阳镇上无数灯破碎。
拥有世间速度最快的女儿,他根本不用担心陈长生能够逃走。
魔君看着陈长生的眼睛说道:“就算苏离亲至,也无法一剑斩死我,更何况,这只是他留下的一道剑意。”
然后,他忽然笑了起来,露出了满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
寒风呼啸,一道阴影遮蔽了星光,同时到来的还有一声暴戾冷酷的鸣啸。
……
这里更加寒冷,风势更疾,因为这里是距离地面数十丈的高空。
再多的手段,再多的准备,再多的想不http://m.hetushu.com到,都无法给他提供更多的信心。或者正是因为没有完全的信心,在踏出最后一步之前,陈长生隔空抓向了夜空里的那块黑色石头,同时,神识落在了地面上。
陈长生的臂骨瞬间断成了数百截,紧接着肩胛骨与胸骨上也开始出现裂缝,就像他此时脚下干涸的湖底。
这三剑太决,太绝了。
把这天地人都烧个干净,你还能如何?
陈长生有信心能把这名年轻阵师送进周园里,这样就算他无法活下来,年轻阵师应该还会有希望。
就在那副担架上。
他下一步本应踏在数十丈之外的一株老梅旁。
那道带着原始洪荒气息的力量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沿着夜色里的剑意消失的通道,向着陈长生涌去。
魔君的血当然不会是红色的,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竟然也不是绿色的,而是金色的。
陈长生看着魔君的白牙,身体寒冷,离开西宁镇去往京都,再到今夜,他曾经最大的不安源自真血的诱惑,但事实上,这些年来真正表明心意,就想吸掉他的血、吃掉他的肉……只有魔君m.hetushu.com,而且他已经是第二次尝试了。
当然,就算他去了那处,也不见得就能逃出生天,毕竟今夜他的对手是魔君。
就在他的脚下。
他要用无比霸道的最强魔功强行吞噬掉陈长生的最后三剑!
这次攻击很隐秘,并不强大,却非常精妙地影响到了他的真元运行。
让魔君吓一跳,如此才能把最后一剑隐藏好,斩出一个想不到。
现在,却踏空了。
他的身体在黑龙真血里浸泡过,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度,这是他为魔君带来的第二个想不到。
他的神情是那样的凝重,是那样的专注,以至于没有发现……
今夜他把这最决然的两剑同时施展了出来。
说话的时候,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异常漠然,庄肃无双,绝对神圣。
剧痛从他的肩与颈处传来。
离山法剑最后一式,当年在周园,梁笑晓用这一剑自杀,把他逼的颇为狼狈,而他也曾经用过。
那是天神,亦是魔神。
南辕北辙,误之。
就在他的身前。
一口鲜血从他的嘴里喷了出来,击打在了魔君的脸上。
他不相信南客有能力阻止自己……和图书去死。
差之毫厘,失之。
魔君眼里闪过一抹异色。
国教真剑又名杀戮之剑,当年大朝试最后一战时,他曾经凭这一剑逼退了苟寒食。
南客没有看懂他的剑意,但感觉到了他的意图,冷漠如她也感到了一丝悸意。
但他不会就此投降,命运都无法让他臣服,更何况是真实的敌人或者说困境?
与那道鲜血的方向相反,陈长生离开了地面,向后掠出。
最关键的是,他这时候正在用耶识步。
陈长生被南客制住了,看似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只能等着被杀死或者被吃掉。
陈长生最强的手段到底是什么?按道理来说,当然是天书碑,无论是他在凌烟阁王之策画像里拿到的那块黑色石头,还是在腕间已经系了好几年的来自周园的石珠,都是天地间最重要的事物,最无可替代的至高存在。
一道冷酷至极的声音响了起来,在雪岭之间回荡,渐要响彻天地之间。
夜色里有无数繁星,他的脚踩破夜色,踏的正是星位,从倒掠之初,他便动用了耶识步。
寒冷的夜风呼啸着,在倒掠途中,陈长生的身影时隐时现,极难捕捉和_图_书,甚至仿佛同时在数个位置出现。
魔君面上的山水与夜色被一剑斩开,眉眼之间出现了一道清晰而细直的剑伤,鲜血从里面淌流而出。
他只需要再踏出最后一步,便能破夜色而去,去往湖园废墟里某处。
为了破掉苏离的这道剑意,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被压制了两年时间的伤势再次暴发。
现在看起来,他的想法成功了。
这一剑里有三招剑法。
只是天书碑过于高妙,以他现在的境界根本无法完全彻悟,平时只能拿来温养神识,无法用于战斗,但今夜他还是把天书碑藏在三千剑后,向着魔君掷了过去,因为他很清楚,魔君是世间最了解天书碑的人,那么很可能会被撼动心神。
陈长生的血肉是他最后的希望,他不会允许被任何人夺走,包括陈长生自己。
在魔君身前有副担架,担架上躺着那位年轻阵师。
他伸手向天,便有一片夜色,向陈长生落下!
这一笑,那张神圣的脸上便有了生命的情绪,并不安宁,只是原始野蛮而恐怖。
然而,陈长生却没有死,甚至还能动,这明显超出了他现在境界能够承受的极限。
看着和图书涂满金血的魔君的脸,陈长生忽然想起光明正殿石壁上的某张脸。
看起来,他的身体甚至要比魔族强者的身躯更强,这是为什么?
至于最后那一剑……当然必须是离山的金乌秘剑。
他的脚落在了夜空里。
无数道细微的声音密集地响了起来,就像盛夏陡然迎来一场霜降的林子里,无数昆虫落到了微硬的地面上。
此时他毫不犹豫动用了其中威力最大的燃剑。
魔君冷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想死?没那么容易。”
这是他逃离的最后机会。
撼动心神是相对文雅的说法,如果粗陋一些,其实就是想吓魔君一跳。
……
一道难以想象的宏大力量,直接碾碎了苏离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道剑意。
魔君看着夜空里的画面,舔了舔唇边的血,平静里有着期待。
金色的血液被血红的颜色冲淡,那片残破的山河仿佛来到了暮时,夕阳照着无数浑身是血的死者。
一道极其微弱却又诡异的气息,顺着他的神识进入了他的身体,攻击了他的幽府。
就像他这时候身处寒冷而高远的夜空,没有任何借力之处。
那名年轻阵师,忽然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