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779章 星空杀

一道光破开夜空,落在雪岭间。
但有些事物残留在他的小腹里,隐隐着幽蓝的光,就像是一颗星辰。
从战场到乱山到松山军府再到这片雪岭,从来没有人看见过担架上的这位年轻阵师睁开过眼睛。
它仿佛在无数万年之前便已经认识对方,甚至主动让开了一条道路。
如果星空要杀你,你又如何能够避开?
他的神识飘摇而上,越时间的概念,穿越漫漫星河,来到极远处的那颗红色星辰旁。
汗水瞬间打湿了陈长生的衣衫,然后被凝成雪霜,因为恐惧。
整个过程,悄然无声,就连一丝风都没有带动。
落在了魔君身上。
这是一件从来没有在世间出现过的神器。
那个事物是一个杵状的石制物品,上面不知道是因为染着血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显得格外斑驳。
年轻阵师的手离开胸口,手上带着一些汁液,同时还有一样事物。
那团幽蓝的光在向着星空散着微弱的气息波动。
人族的道藏里没有记载,白帝城也没有它的消息,只有雪老城魔宫m•hetushu.com的主人才会知道它的来历。
没了印章牵制,其余数颗天书碑化成的石头,伴着嗤嗤的声响向夜色里飞逝,星图顿时破掉。
石印章是他当年从周园里带走的一块天书碑,与他在天地间同游数百载,早已参悟,合为一体。
魔君能够清晰地感觉到,石杵上的寒意。
魔君终于感知到了危险,却已经晚了。
这根神秘的石杵究竟是什么?
此间离地面极为遥远,仿佛已经到了星河的彼岸,无比空旷,只有寥寥数颗星。
这时候,他的眼睛睁开了。
没有谁注意到年轻阵师睁开了眼睛,也没有谁现他的手落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这道光柱是何物?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
千年的旧伤,千年的野望,都在陈长生的身上,忽然之间,他却似乎不再在意了。
她向魔君扑了过去,然而,还没有来得及近身,便被魔君一袖拂到了远处。
夜空里响起一道愤怒的鸣啸。
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别的、所有的世界。
他躺在担m.hetushu•com架上,只能从下向上出手,角度与心意,都显得异常阴险而歹毒。
他望向更遥远的、更幽深的那边,忽然生出一抹悸意。
在所有人看来,他早已奄奄一息,必将伤重不治。
陈长生的身体无比僵硬,无法动弹,也无法出声音。
他就像是地面上的流尘,随意而行,身法极为诡异,当然,也展露出了极为高妙的境界。
但他没有这样做,甚至看都没有看陈长生一眼。
陈长生也摔落到地面上,就在离魔君不远的地方。
果然,无法摆脱的就是命运啊。
此时,南客与陈长生在高远而寒冷的夜空上方。
石杵上面的斑驳痕迹,已经被金色的魔血侵噬无踪,只剩下粗砺的表面。
数百年来,无论人族还是雪老城里的元老会,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试图暗杀魔君,都没有成功,包括先前那场战斗里,海笛之所以败的那般惨,都是因为这个缘故。
魔君准备用最霸道的手段,断绝他的希望。
只需要再次伸手,魔君便可以把陈长生杀死或者和*图*书制住,然后饮其血,啖其肉,就此重获新生,得见自由。
如果有谁试图威胁到魔君的生命,石印章便会自动生出反应,开始防御,然后反击。
绿色的双翼撕裂夜色,南客如流光般向着地面掠回,陈长生则是被扔了出去。
就连魔君都没有现,但他不是能够被轻易暗杀的对象。
陈长生的视线也落在了星空上。
魔君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看着刺进小腹的那根石杵,然后伸手拔了出来,扔到了地上。
但他却像是在做一件异常神圣的事情,甚至显得有些虔诚。
忽然,从那些遥远的仿佛并非真实的星辰里生出了一道明亮的光柱,向着他的命星而来!
……
如果是平时,南客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趁着这个机会把他杀死,但此时不行。
星空杀。
无数道微弱却似乎永远不会消逝的气息波动向着夜空飘去,仿佛要把他的位置告诉给整个世界知晓。
魔君望向头顶的星空,露出一抹极为复杂的神情。
……
……
下一刻,它出现在魔君的小腹前,www.hetushu.com迎向那根石杵。
……
那边的无尽夜色里,仿佛还有无数颗星辰,隐隐若现,未知神秘而令人恐惧。
命运便是星空。
那块石印章不再理会其余数颗石珠,在夜色里消失。
石杵的另一端被那名年轻阵师握在手里。
他低头望去,只见一把石杵深深地插进了自己的小腹。
按道理来说,无论这根石杵是用什么材质制成,都不可能比天书碑更强,下一刻,便会被击成齑粉。
那道微弱的气息都不会受影响,清楚地继续向星空标明他的位置。
然而,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下一刻生了。
因为这根石杵以及与它相关的故事,是魔族的不传之秘。
前些天,在那场雪原大战里他受了不轻的伤,伤口便在那里。
那是不屑,是愤怒,是不甘,最终化作了一缕感慨。
当然,更令他感到寒冷的是那名年轻阵师的脸,以及那根石杵散着微微的气息波动。
魔君抬头看着星空,神情漠然,不知在想着什么。
衣带在夜色里拖出道道残影,印章破空而起,呼啸而落,然后静止。和-图-书
他的动作并不缓慢,很随意,却又特别谨慎专注。
命星不停地向他提供着温暖以及能量,信心还有勇气。
无论在哪里,他都无法摆脱那道幽蓝的光。
远处传来南客愤怒的喊叫声。
其后,光柱继续向着星河之间而去,向着这个世界而来。
就在她的狂暴气息将要接近之前的那刻,那名年轻阵师从担架上浮起,悄然无声飘到了数十丈之外。
石印章静止在了夜风里,不再试图毁灭那根石杵。
年轻阵师握着石杵,向魔君的小腹刺了过去。
他没有现这根阴险的石杵,夜空里的那方印章感应到了。
魔君当然知道这是什么。
他的眼神最浅的表层是干净明亮的天真,稍微深入便能看到弥散着蛮荒气息的残忍。
天真与残忍是截然相反、却又经常相伴而生的两种情绪,合在一起便极为复杂,非常幽深。
陈长生准备用最后的三剑,断绝魔君所有的希望。
没有人知道,倏乎间,他已经去了千里之外,然后,又回到了原地。
幸运的是,那道光柱没有击中他的命星,而是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