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784章 又一片夜色

在年轻一代的人族里,很难找到同样强大的人物。
陈长生说道:“你指的是什么?”
他只是静静看着年轻魔君,轻轻地拍了拍手背,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更准确地来说,那是一个很像羊角梳的强**器。
魔君神情微异,问道:“是吗?”
随着他的眼睛闭上,他的呼吸也变得更加悠长,直至没有间隙,就此停止。
从这一刻开始,他就是北方大大陆的君王、魔族的主人,不再需要任何前缀,年轻的或者是新一代的。
这时候,他的左手依然紧紧地握着剑,很稳定。
对于人族来说,那段历史里随着汗青离开天书陵前的凉亭,随着凌烟阁的倒塌,已经宣告了结束。
无数万年的强者传承,在这一刻才正式的、完整地交给了他。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很平静。
魔君眼睛里的明亮已经逐渐黯淡,就像夜空北方的那颗星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年轻的魔君擦掉眼角和_图_书的泪水,停止悲戚,站起身来。
“不要试图进周园。”魔君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虽然不是父皇那样的强者可以切断你与空间之间的联系,但我向你保证,当你尝试穿越空间的时候,我有无数种方法让你失败。”
“我为什么没有说这种话的资格?”
魔君感受着夜空里的森然剑意,微微眯眼,说道:“你说,如果是苏离来用这些剑,那会如何?”
魔君微微挑眉说道:“你觉得自己有资格说这种话?”
陈长生和徐有容。
黑色弥漫在雪谷之中,遮蔽星空,仿佛是一片真正的夜色,又如无底的深渊,令人睹之生畏。
在魔君的手上受了很重的伤,小黑龙被扔到了万里之外,青叶不在,天书碑尚未悟明,周园不敢擅入,无论谁来看,这时候的陈长生想要活着离开,都是件极难的事情,但他自己并不这样认为。
这句话和当前没有任何关系,显得格外hetushu.com突然。
对于魔族以及整个大大陆来说,今夜才是真正的结束。
就像魔君的出手一样。
魔君沉默了会儿,说道:“周园?天书碑?今夜我虽然失去了一个父亲,但可以得到的补偿不会太少。”
看着这幕画面,陈长生想起了当年离开周园后在雪原上看到的那片夜色,神情略显凝重。
陈长生看着他说道:“只要杀死你就可以了。”
一代传说就此结束。
他现在身受重伤,驭剑之威不及巅峰状态下的十分之一,只能凭法宝与外物作战,更加不是对手。
陈长生说道:“你年龄比我大但大不了多少,你擅长隐忍但真实的天赋也不见得有我高,你是魔君,我是教宗,法宝手段我也不比你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我都不比你差,凭什么不能和你战一场?”
数千道剑从湖底飞起,从乱林里飞出,来到他的身体四周,静静地悬停着,也很稳定。
和-图-书轻的魔君隐忍多年,将天赋与才华尽数藏匿在浪荡不羁的外表里,今夜终于展露锋芒。
听到这句话,陈长生确认他是真的知道自己信心的来源,那么,他的信心又是从何而来?
在获得了完整的传承之后,他的境界强大的难以想象!
千年之前最波澜壮阔的那段历史,到了此刻,终于画上了一个略显潦草的句号。
陈长生想了想,问道:“黑袍?”
魔君静静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说道:“确实有道理,但你今夜好像已经受了很重的伤。”
“是啊,可是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么多话呢?”
因为他还有别的手段,别的帮手。
但这片大大陆上有两个在所有方面都能与年轻魔君抗衡的人物。
南客在另一边牵着他的手,他没有理会。
年轻魔君不再多说,低下身去,轻触魔君的额头,轻声地念着什么。
境界实力、修道天赋、奇遇造化、身份地位权势……年轻的魔君当然都是世间m.hetushu.com屈一指的那位。
快要死了,他的父亲。
魔君死了。
魔君的武器,不是那把名为星空杀的石杵,而是一把羊角梳。
除非是逍遥榜前列的肖张、梁王孙等人,或者与才有一战之力。
当初周园之变后,离宫和离山进行了很长时间的分析,确认黑袍非常了解周园,而且能够通过某种方法影响到周园的规则。当初南客手里能令兽潮的魂枢废了,黑袍的那块铁盘也被遮天剑刺破,可谁能保证没有别的手段?
“父皇这么伟大的人物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不应该如此寂寞或者平淡。好在有你这位人族教宗陪葬,也勉强算是安慰。现在,你可以去死了,当然,你的那些东西要留下来。”
他说的不是普通的魔族语言,带着一种仿佛天然具有的悲凉意味,像是最后的祈祷或者说祝福。
他身上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但左臂还是完好的,先前在夜空里,他就是准备用左手出剑。
他望向了和_图_书陈长生。
寒风不再呼啸,星光避向远方,夜色越来越浓,一片安静,仿佛时间和空间都凝住了。
天魔角带着无数道浓郁的黑气,向着陈长生落了下来。
它叫天魔角。
“我这时候想要离开,很简单。”陈长生看着魔君说道。
随着他的起身,天空里的夜色仿佛涌入了他的身体,让他显得无比高大,更加强大。
陈长生说道:“这说明你没有信心杀死我,而这给了我很多信心,杀死你的信心。”
无论是他还是徐有容,都要明显地差出一截,就算是秋山君来了,也应该胜不过对方。
他就是魔君。
魔君有些意外,说道:“你能这么快就想到了原因,头脑还算清醒。”
那道幽蓝的星光在他的腹部伤口里向着四周蔓延,把他的魔躯变成了凝结的冰。
数颗天书碑化成的石珠悄无声息从夜色里飞回,落在他的手腕上。
但他先前没有撒谎,他确实想要试着把魔君杀死。
说完这句话,他把手伸向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