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一百四十三章 他来自黄泉

“你是谁?”陈长生看着这名怪人问道。
无数道风呼啸而起,铁锅里生出的雾气被带出无数道丝缕,窗外洒落的晨光不停地闪烁。
他的双手间却隐隐有黑气凝聚,其间有闪电生成,更有无限阴秽的味道。
陈长生不担心过这名怪人能够跑掉,在如此短的距离里,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南客的速度更快,哪怕她的双翼离奇消失了,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说完这句话,他身影骤然虚化,便准备向窗外退走。
他觉得自己看到了极致的、没有道理、无法说服、无法冲淡的恶。
原来,他根本不是驼背,身后的隆起竟是一双翅膀!
谁会想到,这种道法今天竟然重新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被人看到了,这让他再次感到自卑,于是再次生出毁灭这个世界的欲望。
灰影狂动,带着一道泛着腥臭味的风,那名怪人直接撞破了炉灶,轰隆一声!
想要在陈和图书长生和南客的眼前逃走,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陈长生和南客站在灶炉废墟边,看着地上那个黑洞,沉默不语。
那个人穿着件黑色的衣裳,衣裳洗的很干净,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能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
那名怪人被逼得现出了身形,右肩处出现了一道剑伤,泛着腥臭味的血水缓缓溢出。
陈长生心里的警意越发强烈,握着剑柄的右手微微用力。
陈长生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面,只在这双手摆出的手式上。
那个人很丑,哪怕晨光再如何清丽,落在那仿佛随意缝合而成的耳口鼻上,也变得令人厌恶起来。
看到这样一个瘦矮残疾、浑身恶臭的人,绝大多数人都会生出厌憎的情绪,待冷静下来,或者生出些怜悯与同情。
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他的警惕情绪便变得无比强烈。
擦擦数声,房梁上出现了数道清晰至极的剑痕,数道剑破晨光而起,刺向某处www.hetushu.com
在明亮的晨光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那双手上到处都是毛发与鳞甲,看着有些恶心。
此人散发着中正平和、甚至可以说神圣庄严的气息。
还是在那卷极为古老的道典里,曾经描述过类似的画面。
一道清光,南客从原地消失。
看着这幕画面,听着南客的话,陈长生若有所思。
一想到毁灭这个世界,怪人就觉得平静了很多,于是笑了起来。
那名驼背怪人忽然往上方看了一眼,气急败坏说道:“你怎么这么多帮手!”
难道这个怪物,便是黄泉?
……
南客收回神识,说道:“通往地底,满是污秽,不知道他是怎么能通过。”
那位学识渊博、境界无比高深的教宗就这样死了。
这是最正宗的道门阵列手印,是国教很久便已经失传的远古功法。
说完这句话,他伸出双手,对着陈长生比出了一个手式。
陈长生没有。
“既然不能www.hetushu.com偷偷杀死你,那么只好试着看能不能当场杀死你。”
乱剑之下,灶炉瞬间消失,但已经没有了那人的踪影。
之所以说怪,自然是那个人因为有很多异于常人的地方。
一声带着痛苦与愤怒的嘶吼响起。
以南客近乎闪电般的速度,竟然没有办法在短时间里抓住对方。
那位教宗事先做好了非常充分的准备,但他没有想到,恶念神魂比事先预想的更加阴秽可怕,借着天地浊气成长的速度更是难以想象,他最后想要斩念时竟没有办法完全成功,甚至险些被恶念神魂反噬,他没有任何办法,就在自身神魂被完全污染的最后关头,只能凭借从光明正殿借取的十二贤者意念,强行把自己与恶念神魂尽数诛杀。
……
数道带着绿色的幽芒破空而出,抓向怪人的咽喉,正是南客的手指。
两道灰影在他的身后出现,带动着他的身体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移向另一边,避开了南客的攻和-图-书击。
当年那位教宗离去之前,对离宫里的大主教们说过,若斩尸不成,便是黄泉现世。
这门名为斩尸的道法自然也成了国教的禁法,渐渐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这人的声音也很难听,就像是两块缺损的瓷片在不停地磨擦,非常刺耳。
那是在一个极为久远的故事。
数万年前,有位教宗为了追寻大自由的境界,曾经悟出一个极为险恶的修道方法,那就是将己身的俗念与欲望分离,在主神魂之外再造一个相对应的自己,借观己身而悟天地至理,然后再一剑斩之以成就真正清静。
这个怪人的笑容也很怪,一笑嘴角便完全咧开,露出那些错乱的、锋利的像野兽般的牙齿,看着很恐怖。
无数道剑意在厨房四周若隐若现,封住了所有的去路。
就像当年在北兵马司胡同那棵海棠树下看到周通时的感觉一样。
那人丑陋的脸上流露出不安的情绪。
很明显,两个人正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hetushu.com,在房间里高速的穿行。
无论是离宫还是圣女峰,现在都已经没有了门功法的传承。
就在南客消失的同时,那名怪人也消失了。
陈长生眼瞳微缩,右手握住了腰间的剑柄。
嘶啦!那名怪人的衣衫骤然破碎。
那个人很矮,从外表上看,南客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但那个人比南客还要矮两个头。
眼看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便将开始,谁都没有想到,接来来发生了新的变化。
那人身后高高地隆起,看来应该是个驼背。
用最正宗古老的国教神术,却使用最阴恶的手段,这究竟是个什么怪物?
那双翅膀上没有什么羽毛,看着更像是灰色的肉团,有些恶心,但挥动的速度非常快。
因为晨光太过明亮,而他忘了用帽子遮住自己的脸。
在现实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手式,但他通读道藏,曾经在很古老的一本道典里见过相似的画面。
这个人的恶与周通的恶还有些细微的差别,更加阴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