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一百四十七章 治病救……的都不是人

陈长生明白他的意思。
如果天魔角真是被那位魔族公主带离雪老城,那么她死后,天魔角最有可能失落在长生宗里。
无论是心血来潮,还是神魂乱识,都是极其罕见的怪病。
折袖闭上了眼睛。
折袖转过身去,没有问为什么。
“只能希望她能遇着什么机缘,自己醒过来。”
无论是在医书上还是道典上,这种因为血脉冲突而产生的先天疾病都是绝症,无药可医。
但事先他便已经开好了药方,把服药的方法以及平时应该注意的事项写的清清楚楚。
金针慢慢地刺入折袖颈侧,然后在陈长生的指间微微颤抖。
雪岭那夜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陈长生捏着金针的手指险些被震开。
折袖问道:“我的病能治好吗?”
今夜看来,折袖的病情虽然谈不上恶化,也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当中肯定有问题。
想当年,以苏离的强势与手段,与魔族公主相爱也要m.hetushu•com瞒着世间所有人,女儿要隐姓埋名放在离山里养着。
连折袖都觉得痛,那该得是多痛?
当然,他与苏离当时的情形不同,他与南客不是这种关系。
现在看来,难道说与魔族勾结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宗派?或者一个世家?
他说道:“哪有时间吃药?再说你那药吃起来麻烦,还要煎,我无法生火。”
因为折袖的问话,他想起了那位死在长生宗寒潭里的魔族公主,然后想到雪岭那夜,两代魔君之间的谈话。
杀死周通之后,他和折袖先后离开京都,虽然都来到了北方,但从来没有相见。
为何天魔角会重新出现在魔君的手中?
听到这句话,折袖想到那个传闻,问道:“你给我吃的就是朱砂丹?”
对于战场上那些肢体受损、流血过多的伤员,朱砂丹确实有奇效,但肯定无法包治百病。
离宫里都没有的古老传承,这个世间和-图-书有哪个地方可能保存着?当然是同样古老的长生宗。
陈长生没有松开手指,而是继续沉默地等待着,同时在折袖另外两道经脉里刺入了两根金针。
夜晚的戈壁很寒冷,没有风,白日里扬起的尘土静静地落回地面,空气很是干净。
陈长生摇头说道:“我现在还没有找到方法,只是用药物与金针帮助她宁神定魂。”
夜空里的星星繁密至极,仿佛并非真实。
更何况是他。
当年在国教学院里,在天书陵里,这样的对话发生过很多次,很熟悉。
折袖显得很平静,也可以理解为麻木,听着这句话后只是安静了会儿,又问道:“那她呢?”
陈长生把真元渡入他的经脉里,开始查看他现在的身体状况。
陈长生的医术非常高明,对经脉的了解更是举世无双。
折袖的眉微微地挑起。
“转过来。”陈长生对折袖说道。
现在世间都在传言朱砂丹能够活死人,其实是http://m.hetushu.com比较夸张的说法。
折袖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真的醒了过来,那怎么办?”
然后他想起在汉秋城里遇到的那个黄泉流的小怪物。
当时年轻魔君看到天魔角之后很吃惊,因为雪老城里的人们都以为二十几年前,那位魔族公主离开的时候,把这件圣物带去了人族的世界,谁能想到,二十几年后,天魔角居然重新出现他父亲的手里。
西宁镇与云墓只隔着数百里,经常有雾,陈长生只是与苏离一道南归的时候,曾经在荒原上看过这样的星夜。
陈长生没有试图去欺瞒什么,低声说道:“情况不是太好。”
如果他都不能治好折袖的病,那么可能就真的没有人能治了。
找到国教里与朝廷勾结的那个人,当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找到与魔族勾结的那个人。
陈长生无法想象那种画面,沉默片刻后说道:“到时候再说。”
不知道过了多长http://www.hetushu.com时间,他终于把那些金针拔了出来,盯着折袖的眼睛后问道:“你没有按时服药?”
“时刻都在厮杀,无论是侦察敌情还是追踪暗杀,都需要长途奔袭,有时候还要在雪里藏七天七夜。”
陈长生知道,这代表着痛苦,因为折袖不喜欢在痛苦的面前皱起眉头,那样会显得不够强硬。
比如折袖的病,又比如南客的病。
与之相应的,还有他血管里的血液。
和那夜发生的很多事情比起来,这只是一件小事,但现在想来,这件事情的背后隐藏着很多信息。
明亮的星光洒落在戈壁上,无形的星辉也被撷了些许,落在他指间的金针上,这是最好的洁净手段。
折袖的眼皮微微颤抖了一下。
看着陈长生认真而清亮的眼睛,折袖的心里不知为何生出些歉意,但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苏离与离山剑宗在折袖与七间之间的事情上表现的如此强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陈长生点了点头m.hetushu.com
“那她怎么醒?”
她是魔族,而且还是魔族公主。
“我看着她并不像真的痴呆。”
但如果他一直把南客带在身边,迟早都会面临这个问题。
“痴有千百种。”
折袖说道:“就算她没办法再醒过来,如果她的身份被认了出来,同样是个大麻烦。”
她本来就不是人。
年轻魔君在谁的帮助下,如此轻而易举地瞒过了无数人的眼睛,替换了原来担架上的年轻阵师。
一年多前,他想到了如何破解两个世界神圣规则冲突的一些方法,做成朱砂丹后,第一时间便让吱吱给折袖送了过去,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血,对折袖的病没有任何用处。
陈长生沉默不语,神情渐趋凝重。
南客不是普通人。
这便是折袖的病,心血来潮。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道难以形容的、仿佛潮水般的真元流在折袖的经脉里狂奔而过。
陈长生不知如何言语,沉默片刻后说道:“那我来想别的办法,看看能不能做成丹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