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817章 来自西方的神秘强者

“因为魔族撤军?”
简单点说,这些人是四大世家的精锐力量。
任谁来想,秋山君的消失必然与他有关,更准确地说,与他和徐有容的那份婚约有关。陈长生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我没有见过秋山君,但如果他真如你们形容的那般,我相信他绝对不会因为情伤避世。”
来自四大世家的追杀者,没有选择任何一条道路,在收到前方数骑斥候回报后,经过一番商议,沿着原路撤了回去。
但毕竟是深冬,河水依然深冻,上面承着厚厚的雪。
雪下的流水,却已经断了。
更令人震惊的是,青衣人如此强大,在今晨这场战斗里,居然是输了的一方。
青衣怪客声音微哑说道。
……
秋山君究竟去了哪里,这是所有人都很好奇的事情。
罗布走到那丛腊梅旁,一抬眼便看见了远方河面上的那些人。
站在峰顶可以看清楚地面很多风景。
大西洲的隐藏实力,果然出了中土大陆很多和*图*书人的猜想。
关飞白沉默了会儿,忽然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还有两道身影站立着,在寒冷的雪河上。
罗布对这些世家谨慎保守的行事风格非常了解,稍一思忖便猜到可能生了什么事情。
风雪缭绕,不知畏惧。
……
如果陈长生真的被这些追踪者截住,谁都无法预料最后的结局。
他用剩下的那只手握着一把铁刀。
借着夜林的遮掩,他很快便来到了那条河边。
想要去汶水,从哪边走都可以。
更恐怖的是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
“不知道。”陈长生摇了摇头,说道:“已经半年没有音讯了。”
那些追杀者里面有很多高手强者,一部分来自唐家,一部分来自吴家,一部分来自木拓家,还有一部分来自他的家族。
陈长生有些意外,问道:“你原来准备回离山?”
前方河道向右折去,突出的山崖间,生着一丛腊梅。
可以想见,黑衣人们的www•hetushu.com对手又是多么的强大。
在雪河对面,那人也穿着件青色的长衫,但相对更淡,而且也更朴素。
在世人眼前,他已经消失了整整三年,但秋山君已经消失了整整五年时间。
看着二人的眼神,关飞白有些不自在,说道:“我要去取笑他没用不行吗?”
风雪来到他的身前,不停地吹拂着,袖管微动,竟是空的。
折袖摇了摇头,心想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些年,怎么都还是小孩子习气。
河面上的冰雪被撕开了很多道口子,向着四周蔓延而去,约有数十丈,每道口子的末端都躺着一个黑衣人。
那名青衣人竟然是位神圣领域的强者!
罗布微微挑眉,右手下意识里握着了腰畔的那把剑。
“我们也不知道。”
“没想到,居然就有机会领教天凉王破的刀道。”
这条河是汶水的支流,向南而去,与北方那片石山戈壁比起来,相对微暖。
“有这个原因,主要是大师m.hetushu.com兄要回离山。”
这些追杀者无法确认陈长生选择了哪条道路,想要继续追击便需要分兵。听上去这似乎是道很简单的算术题,一分为二便是,但世家之间的尔虞我诈让这道题变得复杂起来。而且他们没有信心只用一半人手便能把陈长生杀死。
星光下的山林充满了一种非真实的虚幻美感,接下来的生的事情,让罗布也觉得有些不真实。
自天空落下的雪花以及从河道里平拂过来的寒风,在接近他身躯的时候,便自然避开。
一名正是罗布在汉秋城里看见过的那名青衣怪客,脸上依然带着铜制的面具,看着异常恐怖。
在夜色里,他沿着河水沉默地行走,一直走到朝阳初升,晨光落下,把蜿蜒的河流涂成了一条银色的腰带。
他没有戴面具,直面着风雪与这个世界,神情淡然。
陈长生有些吃惊,折袖也抬起了头来。从青藤宴到大朝试再到天书陵观碑直至后来去寒山参加煮石大会m.hetushu.com,唐三十六和关飞白只要见面便会争吵,剑拔弩张的厉害,为何他却要去汶水?
在这种层次的战斗里,青衣怪客无法遮掩自己的气息,更无法隐藏自己的境界。
那么他们必须要考虑,这是不是国教设下的局?
他的眉毛耷拉着,双肩也有些塌,看着很是寒酸。
罗布不知道陈长生是怎么选择的,他这时候更想知道的是,山林里的那些追杀者,会怎么选择。
在汉秋城外,以这道山岭为界,世界分成了两半,一边是河水灌溉了无数年形成的沃野,在隆冬时节,依然保留着些许绿意,没有什么荒凉的感觉,一边则是毫无生机的由石头构成的山谷与戈壁,荒凉到了极点。
……
即便他出剑,也不可能是那名青衣人的对手,但他只有握住这把剑,才能平静,确保不被对方现。
谁能够战胜一名神圣领域强者?
三年前,他自断一臂。
陈长生又道:“拥蓝关那边怎么办?虽说你们离山剑宗依然听调不听和-图-书宣,但总不好擅自离开。”
王破神情平静说道:“我也没有想到,能够有机会一睹大西洲高手的风采。”
一道鲜血从他的肩头淌落,他脸上的铜面具也缺少了一小块。
更重要的问题是,斥候回报时的手势很清楚,南方沿河的道路上情形有变。
关飞白看着陈长生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
关飞白说道:“事先便说好了,办完这件事情后我就会回离山,到下个城镇我让驿站带封信回去便成。”
夜色极深时,星光最明。
听到这句话,陈长生沉默了会儿,问道:“这些年,你们师兄去哪儿了?”
罗布看了眼北方在星光下白的有些刺眼的石山戈壁,转身向山岭下方走去。
“行,随便你。”陈长生笑着说道。
看着这个画面,便能推想出,先前那一刻的交手,是怎样的惊天动地。
“二师兄这时候应该已经离开拥雪关了,我们所有师兄弟都会回去。”
……
冰雪上残着血迹,黑衣人们昏迷不醒,不知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