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卷 战地黄花

第一百五十一章 汶水里的万片金叶

那时候,他们是要去周狱接人,现在一样,他们要去汶水城接人。
河水如瀑布,混着冰块与残雪,从巨石两旁倾泻而下。
但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就像当初,他在国教学院外击败周自横后便上了马车向着北兵马司胡同而去。
直至暮色降临。
青衣怪客忽然转过身来,向着河畔的山林里望了一眼。
不管在路上遇着的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敢行刺陈长生,总之,很多人不想他去汶水。
……
街上的商贩行人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望向道殿紧闭的门。
折袖望向长街尽头那片白墙黑檐的建筑,沉默不语。
青衣怪客与牧酒诗说了几句话。
还有一位满脸胡须的军官,偶尔也会往那边看一眼。
陈长生没有走到长街尽头那片白墙黑檐的建筑,在某处便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走上石阶。
……
无论是他还是折袖,都没有说为什么要去汶水。
炭笔在白纸上移动着,发出轻微的磨擦声,很快便出现了雪河、乱瀑以及巨石上的两个人。
道殿的后和图书园幽静如常,人影都看不到一个。
虽已暮时,西边洒落的光线反而更加明亮,有些刺眼,但那名盲琴师感受不到这一点,不像别人那般用手遮着光,而是眯着眼睛,随着琴声轻轻摆着头,显得极为享受,陶醉至极。
如果离宫传来的消息没有错,那个家伙这时候就应该被关在那里。
冰雪覆盖着原野与河道,在河道断裂的那处,冰层下方的河水奔涌而出,发出轰鸣的声音。
相隔太远,水声太大,他无法听清楚二人在说些什么,但他可以把此时的场景画下来。
气氛很诡异,陈长生甚至有种感觉,就像那些食肆里飘出来的香味,都不敢靠近他们的身边。
关飞白也在看那片建筑,右手大拇指、食指与中指缓慢地磨娑着有些旧的剑柄,眼睛微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除了巷口那几个好奇的孩童,还是没有人看他们一眼,却又远离着他们,仿佛他们是洪水猛兽。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雪河骤断,那是一处极陡峭的河道,上下落和图书差有十余丈。
没有人知道里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那里就是天下闻名的唐家祠堂,据说比京都皇宫的历史还要悠久。
可以很肯定地说,到了此时,整个汶水城都知道他来了。
那个家伙在汶水城里,已经很久没有消息。
新国三年冬,很寻常无奇的一个晴天,冬云骤散,阳光难得明媚,陈长生一行人来到了汶水城外的原野上。
因为陈长生学过无数剑法,有无数剑,还随苏离学过剑。
无论是城门处的那些唐家侍卫,还是沿途所见的商贩行人,看到他们都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的情绪。
夕阳的光线落在如镜般的水面上,化作无数团火,仿佛燃烧的天空。
道殿的门紧闭着,残着雪的树林沉默着。
汶水穿城而过,其中一段水势平缓,景致幽美,正好在道殿的后方。
青衣怪客走到河道中间的一处巨石上。
……
当年那位唐家前贤或者正是在这个地方看到这样的风景,心有所感,才会创造出如此绝妙而美丽动人的剑法?
和-图-书当时,他和那个家伙也没有说过要去做什么。
罗布拿着炭笔的手有些僵硬。
正是国教在汶水城的主教殿。
……
听着碎银落下的声音,那位盲琴师心情更加愉悦,眉毛仿佛要飞起来般,手指拨弦的动作变得更快,曲风却是陡然一转,变得低沉了下去,不再是河面上的万千金叶,而是远方落日下的城关旧人。
牧酒诗坐在巨石的最前端,看着并不干净、有些浑浊的河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人们收回了望向道殿的视线,继续向前行走,回到各自的生活里。
……
石阶后有一条幽静的通道,通道的深处是一片林子,林子深处里有一座道殿。
很明显,行人与车辆都在绕着他们、或者说远远躲着他们走。
他很清楚,南方那条道路必然有很多麻烦,而进了汶水城后,还将面临更多麻烦。
……
陈长生抬步向前走去。
一片安静里,只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几声狗吠还有孩子的哭闹声。
罗布想起了唐家著名的汶水m.hetushu.com三式。
陈长生等人再也看不到了。
……
罗布隐身于霜草之间,静静看着那方。
那三记剑招都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分别是——晚云收,夕阳挂,一川枫。
离开戈壁,陈长生继续往汶水城行走,只不过现在身边不只有南客,还多了折袖与关飞白。
这画面更加诡异,就像是雪老城里那些很难看懂的哑剧。
在对岸有七名商贩、六个衙役、三个算命先生、两个卖麻糖的老人和一个买脂粉的小姑娘一直看着道殿后园。
道殿的门缓缓关闭。
但当陈长生等人出现后,这条街却忽然间显得有些拥挤。
街上的行人不再望向树林里的道殿,带着某种刻意,但在别的地方,还有无数双眼睛看着这里。
……
人群很自然地分开,留下街道中间,就像被神圣力量分开的海洋。
世间用剑者多,但现在提到剑道修为,一般人都会认为以陈长生最高。
那片建筑隔他们还有很远,但那种古老的历史意味便已经扑面而来。
当他远远能够看到汶水城的时候,汶http://m.hetushu•com水城便已经看见了他。
忽然间,有琴声响起,淙淙如水,很是好听。
更准确来说,那些侍卫与商贩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包括通关文书在内。
他们就像是河里的一块大礁石,把河水都挤到了两边。
汶水城很繁华,街巷相接,四通八达,尤其是南北穿城而过的那条主街,比起京都的朱雀大街或者洛阳的东神大道都丝毫不差,可容八辆马车并行,极为宽敞,气势恢宏。
所以他一定要去汶水。
不是他们刻意拦阻那些车辆与行人的脚步,而是那些车辆与行人离他们还有十余丈的时候便开始变道。
南客什么都没有想,用两根手指牵着陈长生的衣袖,只是觉得有些饿了,想吃肉。
他转头望去,只见一名盲琴师,正坐在汶水畔拔动琴弦。
看着这幕画面,罗布走到琴师身前扔下几块碎银子。
事实上,罗布会的剑法虽然没有陈长生多,但剑道修为绝不在陈长生之下,甚至还要隐隐更胜一筹。
那些光线接着反射而回,落在他的脸上,胡须仿佛变成了燃烧的灌木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