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章 掌落石出

寒风呼啸而起,青树摇摆,梨花乱舞。
白石道人没有流血,但他知道自己在凌海之王阴险的全力偷袭下还是受了不轻的伤,必须立即离开。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留下我吗?”白石道人盯着身前的那个小姑娘喝道。
然而,白石道人对此似乎早有准备。
凌海之王的身体微微摇晃,向后退了两步,无数精纯的气息,自神袍里宣泄而出,在空中撕裂出无数道裂痕。
与普通情形相比,他站起的速度有些过快,可以理解为动作简洁,也可以理解为不用心。
一个无比幽深的黑洞出现在地面上,看着只有一丈方圆,却又仿佛无边无垠。
他的脚明明已经落在了幽黑的通道里,为何依然感觉是踩在了泥土上?
凌海之王对着梨树下的陈长生行礼,然后起身。
作为国教巨头里身法最隐秘,速度最快的那个人,他的推算没有错,这时候场间没有人能够拦住他。
整个过程都很迅速。
就在说话的同时,他把手里的落星石砸向了地面。
无数寒风hetushu•com向着落星石灌注而去,地面上的花瓣树叶也随之而去。
桉琳挥动右手,衣带离身而去,带起无数梨花,便要把白石道人围住。
看着这幕画面,桉琳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变得异常愤怒。
那是一块无比浑圆的白石,去过寒山天池的人,或者能够认出来,这是一枚天石。
至于那位……他看了眼梨树下的陈长生,心想你重伤未愈,就算动用万剑,又如何拦得住我?
桉琳的余光里只看到那道如闪电般的掌影,震惊异常,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了。
一道仿佛来自远古的沧桑力量,忽然出现了。
然而……意外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风与花与叶依然在不停地向里面沉陷,然后消失无踪。
除非教宗陛下谕令,任何人,当然也包括分执重宝的国教巨头,都不能够把这些重宝带出离宫。
他依然保持着拜倒的姿式,右掌不知何时却已经离开了地面,如水面上的浮萍被风吹动般,翻了起来。
落星石落在地面上和_图_书,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那些花瓣与树叶都没有颤动分毫。
看到这幕画面,桉琳暗道不好,顾不得衣带未能成阵,向着树林里疾掠而去。
但是他并不知道一件事情,从松山军府到汶水城,陈长生的身边还有两个人。
为何鞋底甚至传来了花瓣与树叶的触感?
桉琳更加震惊,因为这次对掌的结果,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这便是国教重宝——落星石。
殿前的青石地面震动起来,向着下方沉陷了约数寸!
……
落星石不愧是堪比神器的国教重宝,竟然生生地破开空间,打开了一条不知通往何处的通道!
很多人,尤其是离宫里的大人物们都知道,凌海之王一直不喜欢教宗陛下,隐有敌意。
清风徐拂,无数白花飘落,落在陈长生的头顶或者肩上。
白石道人偷偷把落星石带在身边,无论是何意图,都罪同叛教!
落星石悬浮在其间,散发着幽幽的光芒,仿佛是真实的星辰。
这颗落星石是由白石道人掌握的国教重宝,桉琳、凌和-图-书海之王等人也都各有一件。
白石道人被迫现出身形,看着面前那个小姑娘,眼里满是震惊的神色。
啪的一声轻响,两只手掌在白石道人的头顶相遇。
他冷哼一声,身法骤疾,变成了冬日里的一缕轻烟,便向道殿外疾掠而去。
凌海之王的右手也飘落了下来,向着身旁的白石道人头顶而去。
白石道人能在凌海之王的全力偷袭下依然保住大部分实力,就是因为他掌心里的这颗落星石。
事实上,他的这句话也是对身后那个如鬼似魅的人说的,也是对桉琳说的,更是对陈长生说的。
——那你怎么就能知道我下一步会去哪里,为什么这么快!
落星石这时候已经释放出了完全的气息,无论是他身前的那个小姑娘还是身后那个如鬼似魅的人物,都已经无法拦住他。
风势竟然波及到了远处的汶水,水里天影大乱,水底的那些水草拼命地摆动着,仿佛变成了无数条蛇。
这块天石的周边镶嵌着极其复杂的黑金阵法,看着极为美丽,可谓是人和*图*书类与自然的巅峰相遇。
白石道人与桉琳用余光看到这一幕,并不觉得意外。
一道神圣的气息从他的道袍里生出,无数洁白的光线从他的掌间溢了出来。
就像满树梨花与陈长生之间的相对位置一样。
白石道人面无表情看了她一眼。
那缕轻烟在满园青树里穿行,却始终无法出去,因为无论他去何处,总会有一个小姑娘出现在前面。
白石道人站了起来,脸色变得极其深红,仿佛有无数细密的血滴,要从肌肤下面溢出来。
这些堪比神器的重宝是离宫阵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国教来说非常重要。
如果没有意外,下一刻,他会出现在数百里之外的原野上。
这个小姑娘面有稚意,眼神呆滞,仿佛不会思考一般。
凌海之王与白石道人的境界差相仿佛,都是聚星巅峰。
落星石仿佛变成了一个大漩涡,把接触到的所有事物都吞噬了进去,就连周遭的天地法理都开始扭曲。
凌海之王站起来了,白石道人与桉琳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式,双方之间便有了高m.hetushu.com度的差距。
他知道自己必须出全力了。
凌海之王需要时间回复真元震荡,桉琳刚刚醒悟,战意未起,刚从殿里走出来的那个年轻人满身凌厉剑意,想来应该是离山剑宗的年轻高手,但离山剑宗并不擅长追杀之术,应该也没办法拦住自己。
他很了解场间的这些人,现在是离开的最后机会。
更令他感到不安的是,先前在树林里飞掠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的颈后有一道寒冷的风。
桉琳感受着白石道人的身体散发出来的神圣气息,想到某种可能,脸色微显苍白。
“拦住他!”桉琳急声喝道。
他向那个幽黑的通道里走去。
就算白石道人一直有所警惕准备,但凌海之王这一记落掌非常突然,完美契合殿前的天地法理,可以说是毕生最强一击,然而却无法重伤白石道人只是稍占上风,这是为何?
似乎有人始终跟在他的身后……
……
凌海之王的出手太过突然,殿前的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神门被呼啸的狂风带动,发出喀喀的声响,似乎随时可能倒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