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826章 狠狠红

汶水主教看着神门里陈长生的背影,轻声说道:“陛下请休息片刻,我相信唐家二爷应该有耐心多等一段时间。”
如今天机阁的暗中实力被洛阳长春观接收,其余的大部分产业归了唐家,唐家的实力更加可怕。
小半截剑身露在外面,平静如镜,散着淡淡的圣洁意味。
你已经是真正的教宗,还是当年那个初入京都的少年道士?
唐三十六还对他说,国教学院以后就是他做教宗的根基,所以才会对国教学院重新招生如此热衷。
陈长生收回视线,转身向道殿里走去。
暮色里,国教学院的湖里泛着金光,那尾吃的太饱的锦鲤向着腐烂的黑泥里渐渐沉去。
同时,他的右手握着一把短剑刺进了白石道人的胸口。
白石道人在他的手下还在挣扎抽搐。
今天,他就这样死了,死在汶水城的道殿里。
就在他的嘴刚刚张开的那瞬间,一块抹布便被闪电般塞了进去。
唐家二爷这样的重要人物立刻前来拜访,就是要保住白石道人的性命。
……
现在轮到他自己来做和-图-书决定、处理,才现原来确实很不好做。
关飞白的眼角微微抽动。
他想起几年前在国教学院,在很相似的暮色里,他和唐三十六在大榕树上的那次谈话。
白石道人的死无疑表明了国教和陈长生的态度,他们已经做好了与唐家完全翻脸的准备。
他说话的时候,一手握着抹布捂着白石道人的嘴,一手拿着剑扎着白石道人的胸口。
白石道人非常震惊,暴出了全部的力量,如狂风一般疾掠,向着神门里他的身影追去,想做搏死一击。
他不停地抽搐着,挣扎着,就像离开了汶水,无法呼吸,快要死去的鱼,却无法脱离控制。
三年前天书陵之变,唐家便在其间起了最至关重要的作用,只不过没有几个人知道。
是捅,不是刺。
这便不得不说,写信的那个人很了解陈长生。
在快要关闭的时候,关飞白看到那名汶水主教拖着白石道人向着树林里走去,其间又很随意地向着白石道人的身体捅了几剑。
陈长生忽然抬头望了眼天m.hetushu.com色。
对方受了如此大的刺激,必然会有所反应,尤其这里是汶水,幽深不知其深的汶水,唐家的汶水。
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非常明确。
在另外那次夜色里的谈话,唐三十六对他说你以后是要做教宗的。
汶水主教此时的神情也是这般平静,这般圣洁。
红色的朝霞涂满了远方的天空,云朵仿佛都在燃烧,和暮色并无两样。
在他的眼里,这个小姑娘就像个真正的恶魔。
这个家伙早就已经把现在的事情想到了,一直都是这个家伙在帮他安排处理很多事情。
白石道人瞪圆了双眼,喉里出嗬嗬的声音,伸手想要抓住主教的衣服,却没能抓住。
凌海之王却流露出欣赏的神色,甚至有些隐隐赞叹。
现在轩辕破回了白帝城,早已没了音讯。唐三十六也没办法再由着自己的性子想骂谁就骂谁、想骂人十八代祖宗就绝对不会只骂十七代,因为现在他被关的祠堂里供的都是他自己的祖宗。
汶水主教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身边。
他的左手把一块抹布和-图-书塞进了白石道人的嘴里。
如果国教里面有很多这样的人,不,哪怕只有几个,那也太可怕了。
如果不是唐家想方法破了皇辇图,天海圣后现在说不定还高坐在皇位之上。
道殿前的众人闻言微惊,白石道人则是精神一振。
神门缓缓合拢。
场间很安静,剑锋入体的声音显得那般惊心动魄。
南客依然站在他的身前,神情痴呆地盯着他。
关飞白望向陈长生的侧脸,不知道他会怎样选择,也不知道自己希望他怎样选择。
他的声音却没有任何颤抖,还是那样的平静,甚至显得有些谦卑。
然而他根本没有办法碰到陈长生。
他的眼睛里满是绝望的神情,临死前的大恐慌与不甘尽数化作一声厉啸,便要迸唇而出。
陈长生昨日便入了汶水城,傍晚时分,汶水道殿便奏乐昭告天下,唐家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
……
他们不要这样活着。
桉琳不忍再看,转过身去。
他或者她知道,陈长生必然要把唐三十六从那间祠堂里接出来。
白石道人是文华殿大主教,真正m.hetushu.com的国教巨头,毫无疑问,也是商行舟大计里很重要的一个人。
唐家的历史太过悠长。
他说教宗不好当吧?
三声沉闷的响声,凌海的铁尺,桉琳的衣带,折袖的魔剑,近乎同时落在了白石道人的身上。
谁都知道,汶水唐家是大陆富,四大世家之,但事实上唐家的隐藏实力要远远出人们的想象。
……
他知道,能够被国教派至汶水城做了这么多年主教,这位主教必然不是普通人。
很明显,唐家在道殿里有眼线,知道白石道人已经事。
此时离清晨并不远,朝阳在汶水的那头,离水面也不远。
偏偏这个时候,唐家来人了,而且来的正是传闻里已经手握唐家大权的的二爷。
总之那几年,从那间叫李子园的客栈开始,他和唐三十六谈过很多次话。
遗憾的是,他没能出这声厉啸。
唐三十六说当然不好当。
在那些谈话里,他们聊过很多事情,不是过往的回忆,而是对将来的展望。
那么不管国教对唐家的态度再如何温和,只要这件事情不会改变,终究他都要与唐家http://m.hetushu.com翻脸。
然后他想起还是在国教学院里,在暮色退去后的夜色里,他和唐三十六在大榕树上的又一次谈话。
按道理来说,就算这几年唐家明显更加亲近朝廷,国教也不应该表现出如此激烈的态度。
他要通知树林外的唐家二爷,快来救我!
当时轩辕破在湖的那边用自己的熊腰砸树。
……
像唐家这样的势力,自然是所有人都想获得的臂助,无论国教还是朝廷,都是如此。
众人望向陈长生,想要知道他的决定——是按照信里说的那样,以教宗的名义直接杀死白石道人立威,还是依照教律将此事押后,同时避免与朝廷、唐家之间的矛盾激化?
……
因为刺是比剑,而捅是宰杀。
唐三十六对他说,不管秋风还是春风,我们还年轻,那就由着性子过。
白石道人倒在了神门的门槛外,全身骨头断裂,血水灌进肺部,幽府破碎,再难站起。
这一次,与亲眼目睹国教大事件无关。
但他怎样也想不到,也很难接受,这个看上去如此平静谦和高洁的主教,在某些特定时刻,居然像疯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