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六十九章 风雨落山崖

“待病治好?如果她的病永远治不好了呢?如果直到死,她还是个白痴呢?”
听着这话,怀仁等三位道姑都忍不住神情微变,更不要说那些南溪斋的弟子们。
呛呛呛呛,无数声响,寒剑纷纷出鞘,剑意弥漫崖坪之上,警惕而愤怒地对准了山道处。
八方风雨之别样红、无穷碧。
唐三十六和户三十二清楚昨天陈长生也不是这样,不由微惊,心想峰顶究竟发生了何事?
最开始的时候,人们以为那个声音的主人是在询问,后来才发现不对。
他看着怀仁说道:“不管你们是出于恶意还是善意,这件事情都不行。”
“如果她一辈子都出不来呢?”
在她们想来,教宗陛下是世间最尊贵的人物,自有威严气魄,便是对着师叔祖,呵斥几句又算得什么?
天书陵之变,让很多大陆强者道消命殒,八方风雨更是飘零渐凋,即便如今把相王、离山剑宗掌门与王破排进去,也凑不足当年之数,而在这些人里,别样红的一直声望不坠,深受敬重,与www.hetushu•com他的妻子无穷碧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因为他是教宗。
如今在北疆,他已经是很多信徒心里慈爱与牺牲精神的化身,敬畏不已。
更何况这三位南溪斋师叔祖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他的接受程度——无论是她们对斋中弟子的态度,还是她们强行推动合斋一事有可能惊动到闭关修行的徐有容——后者甚至可能是她们刻意为之!
“十年?二十年?还是五十年?”
和位置无关,也与时间无关。
哪用管朝廷全力襄助,道尊亲自谋划,无数人都想看到那幕画面的发生,众志成城。
……
……
陈长生心性再平和,也忍不住微微挑眉,心想究竟发生了何事,竟让此人竟有些疯癫的感觉。
哪用管你辈份极高,威望极重,代掌斋务的都是你的徒弟,你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迫之以道。
无数道目光也随着这些剑意望了过去。
难道真是位置改变人?又或者是时间的力量?
“等圣女出来?”
一位www.hetushu.com中年文士,还有一个道姑。
那人在诅咒徐有容永远不能出关,甚至横死!
南溪斋弟子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言语,尤其是叶小涟等少女。
“南客你不愿意交出来,那只天杀的黑龙,你总应该交出来吧?”
她的笑容渐渐敛去,面无表情说道:“我要剥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把她的肉一片片割下来,或者生食,或者煮汤,全部吃掉喝掉,我要一片不留,一滴不盛,便是连肉碟与汤碗都要嚼碎了吞下去。”
无穷碧说出来的话还是那样的恶毒,充满了诅咒的意味。
山峰间忽然传来一道尖利的声音。
因为陈长生是教宗。
“如果她死了呢?”
今天,无穷碧忽然把这两件事情直接点破,她要做什么?
“合斋一事就此作罢,休要再提,一切待圣女出来之后再说。”
群山俱静。
在无数道视线的注视下,无穷碧走到崖坪中间。
但再如何狂妄贪婪的人,也不敢想把周园从陈长生手里夺过来。
为何这两位大陆强http://m.hetushu.com者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
“出了何事?”
那道声音无比怨毒,充满着恶意,哪里是真的想知道答案,只是寒意入骨的诅咒。
看着这二人,很多人霍然起身,满脸惊容,相王微微挑眉,看了眼身旁的一位神将,也缓缓站起身来。
“那她什么时候能出来?”
至此,哪怕再如何迟钝的人也已经能够猜到,无穷碧对陈长生那滔天般的恨意。
无穷碧看着陈长生幽厉喊道:“教宗大人,你让那条恶龙杀了我的儿子,居然还有脸问我出了何事!”
无穷碧盯着陈长生的眼睛说道:“那个魔族公主曾经杀害过不少人族强者,教宗大人你收留她是何意思?”
山道与峰顶相接之处,渐渐有两道身影显现出来。
叶小涟等人却知道陈长生的性情向来平静温和,为何今日却是如此的强硬?
当年天海圣后便很欣赏别样红,陈长生也愿意信任他。
那些以往未曾接触过陈长生的弟子,反而平静的多。
难道说最近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双方之间旧怨未和图书消,再有新仇?
崖坪上异常寂静。
她用怨毒而冷漠的眼光看了眼四周,最终果然落在了陈长生的身上。
周园如今在陈长生的手里,这已经是修道界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只不过大部分人以为他只是拿到了周园的钥匙。
而且虽然并非本意,但他的声望在朱砂丹一事后越来越高。
听着这话,崖坪上骤然响起无数惊呼声,再也无法安静下来。
她的声音寒冷的仿佛是雪老城后那条深渊里冒出来的寒气。
无穷碧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唇角带着一抹笑意,神情却又是那样的悲伤,笑的像哭一样,很难看。
圣女峰顶石壁前的警兆,以及先前相王那看似随意的一句话,才是陈长生态度变化的根本原因。
这片大陆有资格让相王起身相迎的人很少,这位中年文士与这位道姑皆在其间。
他们的身份,很快便在峰顶崖坪上的千余名修道者里传开。
“那个魔族公主呢?被你藏进了周园?”
别样红沉默不语,没有回答他。
很多宗派山门都知晓无穷碧与陈长生及国教学院之m•hetushu•com间有旧怨,但何至于一来便以如此怨毒的语气诅咒徐有容,就算她就像传闻里那般暴戾粗鄙,别样红又是何等样人物,怎会让自己的妻子如此失态?
他说不行,那这件事情就不行,行也不行。
人群如潮水一般站起,纷纷行礼,然后心里生出很多惊疑。
……
再如何古板热血的人,也不敢把后一件事情当众点破,以此质疑陈长生的德行。
即便是在南方,因为苏离与王破的关系,民众们也觉得他比以前的教宗更值得信任。
魔族公主南客在陈长生的身边,这也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她的话怨毒到了极点,冷酷到了极点,在崖坪上回荡着,仿佛阴风阵阵,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寒而栗。
很早的时候,陈长生便知道会面临这样的质问,心里早有准备,说道:“雪岭一战,南客为了助我脱困识海受创,如今神志不清,我当时承诺要替她治病,待病治好,我自然会把她逐走,再相遇时,自是敌人。”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没有说话,转而望向别样红问道:“别先生,究竟出了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