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八十一章 离开细绳的小红花

那颗白色天石无比浑圆,周边镶嵌着极其复杂的黑金阵法,看着极为美丽,正是国教重宝——落星石!
两股巨大力量的对撞,直接把地面震的向下沉下尺许,一个半圆形的气罩刚刚出现,旋即破开,释放出无数气浪。
而这两种剑法,本来都出自南溪斋,天然亲密。
剑吟与剑鸣相伴而起,缠绵而变,声音愈发激昂高昂,直至尖细,然后不闻。
别样红的拳头已经来到了小红花的前方,直接轰破了残余的黑洞漩涡,来到了陈长生的身前!
这是怎样的一个拳头,竟然蕴藏着如此恐怖的威力,竟能直接打破国教重宝形成的空间屏障!
此刻它终究还是没有抵挡住空间的切割,就这样断了。
以前的他已经是极强大的神圣领域强者,现在居然还能变得更强,这还能如何应对?
一道仿佛来自远古的沧桑力量,随着落星石出现在崖坪上。
现在他只能凭自己的实力接下别样红的这一拳。
hetushu.com见徐有容身着白色祭服,手持桐弓,黑发微飘,十余枝梧箭静悬空中,时刻准备击发。
一个无比幽深的黑洞出现在空中,正在渐渐变大。
到了此刻,无论是合璧剑法还是国教重宝,又或是徐有容,都已经无法帮助陈长生。
……
但他没有想过离开,同时,别样红也不会给他任何机会。
陈长生用的也是拳头。
看似柔弱的水滴,实际上蕴藏着别样红的雄浑真气,陈长生与徐有容的森然剑意,去势极疾,威力不下利箭。
只有很少人知道,这才是徐有容最强的手段。
然而别样红的拳头来得太快,桐宫尚未成形,便已经被轰破!
到那时候,陈长生与徐有容还靠什么来对抗别样红的强力攻击?
然后他握紧左拳,向着别样红的拳头砸了过去。
这是很多人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徐有容。
陈长生知道不能任由情形这般发展下去,神识微转,一块和_图_书石头从袖子里喷射而出,向着小红花砸了过去。
就连周遭的天地法理,都开始扭曲,就像小红花先前曾经做到的一样。
一道血水从徐有容的唇角溢出,已是受伤。
白色斋服轻飘,徐有容解弓,握于手中,变做桐宫。
啪的一声轻响,细绳断成了两截。
狂风呼啸,近处的修道者哪怕早已疾掠而走,依然被波及,震翻在地。
小红花静静地悬在空中,依然娇弱,因为水滴的离开,略显委顿,但远没有到散开的程度。
烟尘微落,别样红收拳而回,作势欲掠,忽然停下脚步,右手一挥,把一枝不知从何而来的箭震飞。
这一刻,他横剑相守,便是笨剑。
……
当夜,别样红便是在天海圣后的拳头下受了重伤。
一声凤鸣响起,青树光影于虚无之间显现。
无数寒风向着落星石灌注而去,地面那些刚刚停止滚动的石砾,又再次滚动起来。
拳头破空而起,呼啸尖鸣,手腕上的五颗和_图_书石珠不停颤抖着,显得无比沉重。
陈长生站在这道沟道的尽头,脸色苍白,神情微惘,似是受了极重的伤。
别样红神情不变,继续向前!
如果陈长生想要离开,只需要再等片刻,便能经由落星石强行破开的空间通道,去往数百外里的原野。
他这时候才知道,重伤后的别样红,竟是因此有所感悟,不再将心思尽系于外物,而学会了凝天地于己身!
一个拳头破空而至。
当年在奈何桥的风雪里,她的南海剑吟与陈长生的天音落乃是对手,今天却是同伴。
人听不到,花却能够听到。
看着这幕画面,人们震惊无语,脸色苍白,心想若在场间的是自己,那该是何等样的凄惨。
而无论剑吟还是剑鸣,总有一刻会停止。
小红花带着向前移动。
在他的认知里,落星石似乎正好可以对付那朵小红花。
不过落星石形成的黑洞漩涡,也被这根奇异的细绳切成了两半,然后迅速变淡。
前一刻他m•hetushu•com回剑于前,鸣出天音落。
崖坪地面上出现一道深深的沟道,仿佛被犁出来一般。
崖坪上的动静自然更大。
看着那个离眼前越来越近的拳头,陈长生想起了天书陵的那个夜晚。
落星石悬在其间,散着幽光,如星辰一般。
怎样接?
果然,小红花没有再继续前行,而是停留在了外围,仿佛与落星石对抗。
以陈长生现在的境界修为,远远不能发挥出天书碑的真实力量,所以他选择了落星石。
向四周喷涌的气浪里,可以看到一个高速后掠的身影,然后重重摔落在数百丈外的崖坪正中。
随着无声的音浪来袭,小红花骤然悬停,仿佛被风拂动,开始摇晃。
那些花瓣以肉眼都看不清的速度微颤,那些晶莹的水珠被震成更细的微粒,向着四面八方溅射而去。
听不到并不代表就没有声音,只是二人的剑颤动的频率太高,已经超过了普通人能够听到的范围。
桐江渔船上那些还没有来得及起身的渔夫,脸和图书色惨白,不停叩首,祈求雷霆远离。
别样红说的没有错,陈长生与徐有容虽然天赋惊世骇俗,毕竟今天是第一次使用合璧剑法,无法做到完美。
若别样红执意追击陈长生而去,必然要背着无数梧箭如暴雨般的攻击。
那不是天书碑化成的石珠,而是与天书碑有极深联系的一颗白色天石。
一声难以形容的巨响,响彻崖坪,直至数十里外。
即便他是神圣领域的强者,也要考虑一下,这样做是否划算。
那根细绳,穿过了落星石形成的黑洞漩涡。
崖坪上只听得无数声凄厉的破空声与皮囊破掉的轻爆声,坚硬的崖石与地面上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小洞。
尾指上系着的那根细绳绷的笔直,仿佛铁铸的一般。
与那夜相比,现在的他无论境界还是战力,更上一层!
别样红的拳头竟有了几分天海圣后拳头的意味!
这根细绳系在别样红的尾指上,已经不知道多少年,即便是天书陵之变那夜也没有断过,必然不是寻常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