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八十三章 花重天下事

与青衣客的手段相比,无穷碧的接天莲海相形之下要显得弱小很多!
便在这时,一道气息出现在崖坪之上。
这只青色巨掌里蕴藏着极为可怕的力量,就像是一片海般砸落下来!
挡住他手掌的是一朵小红花。
教宗死了。
青衣客的眼神依然幽冷,最深处那团名为野心的火焰却已经开始燃烧起来。
那抹红色越来越鲜艳,仿佛要变成鲜血。
青衣客毫不犹豫向崖外飞去,再没有看一眼场间。
挟雪老城以制朝廷。
为此他已经做好了失去数根手指的准备。
……
这道气息来自青衣客。
每片鲜红的花瓣里都蕴藏着极恐怖的威能,其重仿佛如山。
……
因为他的手掌没能落下。
青衣客要比无穷碧的境界实力强上很多,当然是神圣领域里浸淫多年的真正强者。
一道无比神圣的气息散发开来,国教神杖出现在他的身后,挡住了如此暴烈却又阴险的一击!
光影骤乱,杀意骤起,青衣客眼瞳骤缩。
三息就是三息。
和_图_书穷碧与别样红夫妇,要承担起杀害教宗的罪名,便必须和他联手。
这朵小红花在过去的很多年里一直都系在别样红的尾指上。
但小红花去哪里,做什么,当然还是要听从主人的意思。
然而,那朵小红花仿佛具有某种灵性一般,震碎自天而落的青光巨掌后,忽然从原地消失,倏乎间去往山崖之外的空中,花瓣片片飘散,如雨般笼罩住了数里方圆的天空,封住了青衣客的去路。
无穷碧至少能拦住那把铁刀三息时间。
然而。
圣女死了。
他的去势有如风雷,衣袂飘起,震碎那棵青树,瞬间便去了数百丈外。
正如青衣客预料的那样,这一枪没能刺穿陈长生的身体。
因为想也是需要时间的。
拂尘丝丝崩断,铁刀将落。
三位神圣领域强者联手,就算那把铁刀再强,还能如何?
直到今天那根细绳与落星石形成的黑洞漩涡一道毁灭,小红花才得到了自由,可以随意而行。
所有的图案,比如www.hetushu.com金戈铁马,比如神道信步,比如临渊窥魔,都被那抹红色涂染的有些模糊,再也无法看清!
陈长生没有死。
隔着很远的距离,青衣客一掌袭向陈长生的后背!
到了最后的时刻,他再也不用遮掩,狂肆地向天地散发出气息,显示出难以想象的强大境界!
那名青衣客的境界实力太过可怕!
所有修道者都识得那朵小红花。
这时候谁还能救他?
青衣客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也没有再继续去想。
下一刻。
它忽然出现在陈长生的身后,挡住青衣客的必杀一击,自然是别样红的意思。
无穷碧的拂尘与道袍层层叠叠裹住了那把自天而落的铁刀。
白虎神将是否能够杀死陈长生,相王是否准备出手,他都已经不在乎了。
白帝城已在吾手。
一朵小红花出现在陈长生的背后。
以重伤之躯对抗白虎神将,又被如此可怕的神圣领域强者偷袭,任谁看来陈长生都已经陷入了绝境。
要知道陈长生可是他的www•hetushu.com杀子仇人,就算先前陈长生最后一次表态愿意随他离开,让他产生了某些疑心,又何至于此?
但青衣客知道自己这时候就连这点时间都不能浪费。
这道气息是如此强大,强大到了可怕的程度,就连国教神杖散发的神圣气息,都被镇压了下去!
……
但依然未落。
作为神圣领域强者,只需要微一动念,便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推算出很多事情的前因后果。
那声音如击湿絮,如落稀泥,如红湿一片。
王破死了。
当三分天下。
感受着这道气息,看着那名青衣客,徐有容脸色雪白一片,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强者!
今天终于迎来了一个无比盛大的开端。
三息的时间真的很短,转瞬即至。
别样红的身边到处都是梧箭破空、如暴雨般的痕迹。
这位青衣客的气息,明显不属于任何一位,此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
很明显,王破感知到了那名青衣客的气息与杀机,要破莲海而出来救陈长生。
相王再如何谨慎http://m.hetushu.com,到那时难道还看不清楚场间的局面?
最后独占天下!
周园里的兽潮还是南客?又或是他手腕上的那些天书碑?
然后,它开始盛开,绽放,生出无数花瓣,招摇而起,承住了自天而落的那只青光巨掌。
他算的很清楚。
问题是这样的强者,整个大陆都没有多少位,谁人不识?
只要他的手掌落下,无论陈长生还带着什么法宝甚至是国教的神器,都会被一道拍成齑粉。
崖坪上的天空里,出现了一只青色的巨掌,带着海风与血水的腥味,呼啸破空而落,轰向陈长生的头顶。
离宫破了。
白虎神将厉喝一声,真元暴起,铁枪刺破那片神圣的光辉,向陈长生而去。
铮的一声轻响,陈长生横剑于前,与白虎神将硬拼了一记,脸色更加苍白。
以陈氏皇族的性情,他必然也会亲自落场,图谋首功。
王破必死无疑!
圣女峰沉寂。
唐三十六与苟寒食,户三十二等教士与南溪斋弟子们,都惊呆了,甚至无法发出声来。
白虎神将的铁枪刺和_图_书了下来。
再平分天下。
他看到的所有的红,都是来自于此。
忽然,天空里刀势骤盛,洒落的清光仿佛镀上了一层寒芒。
那幅无比美好的图景上忽然出现了一抹殷红的颜色!
清光落在崖坪上,凌厉的刀意也同时落下。
当他杀死陈长生后,自天而落的刀势,可能会让他受些伤,但那又算得了什么?
一声极沉闷的声音,落入崖坪上所有人的耳中。
仿佛带着海水的腥味,又像是海水里那些被割掉鱼鳍后的兽鱼流出的血的腥味。
不,这些都不行。
这幅无比美好的图景,已经被他和他的族人想象了很多年,暗中勾画了很多年。
那些站在他身边的小宗派修道者,被这道狂霸至极的气息震的纷纷吐血倒地。
国教势衰。
青衣客眼里深处的那团火焰,忽然间熄灭了。
他当然识得那朵小红花。
这道气息很难用言语形容,有着某种奇特的味道,腥味很浓,却并不臭,只是令人觉得无比恐惧。
别样红为什么会忽然出手救陈长生?
青衣怪客却是毫不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