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九十章 风流如云散,林中有回响

白菜闻言神情骤冷,正想找出对方质问一番时,忽然觉得这声音好生熟悉,神情再变。
苟寒食说道:“师兄不见得想听这声谢。”
唐家如果真如传闻里那样决意在今后保持中立,他们也要做出新的选择。
怀璧很清楚,自己今日做出的那些事情必然会被责难,本想与朝廷使团一道离开,没想到相王竟是没有出声。
唐三十六看了陈长生一眼,然后堆起笑容搀着木柘家老太君向辇驾走去,也没忘与吴家家主聊上几句闲话,比如小姑奶奶现在身体如何,梅表姐还是像小时候那般苦夏,天气一热就不爱吃东西吗?
朝廷使团离开了峰顶,王破也不用再留下。
便在这时,一道清朗却又显得过于疏懒的声音,从山林深处传了过来。
徐有容说道:“那就问问他为何不来见我。”
不知道他们在谈些什么事情,陈长生的神情有些凝重,折袖则是沉默不语。
苟寒食本想与他们当面告辞和图书,看着这画面若有所思,没有上前,带着离山剑宗的弟子向崖坪下走去。
听着这话,离山剑宗弟子们纷纷点头应和,说道如果没有大师兄,今日陈长生根本无法破局,就算他有王破相助,只怕最后也是一个死字,就算我离山剑宗弟子拨剑相助,可以不死,但结局不免也会有些狼狈。
他对陈长生与徐有容说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没有看陈长生。
大陆与大西洲之间的东西合璧,是人族继南北合流之后的又一件大事,由商行舟与朝廷全力推动。
在他想来,今天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场的大师兄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说话时的神情好生骄傲。
随后各宗派山门的修道者纷纷走上前来,对陈长生与徐有容行礼,然后告辞。
别样红既然是在上山的时候收到了秋山君的传信,那秋山君今天当然已经来了。
今日众人前来圣女峰为的是南溪斋合斋观礼,但这时候还有http://m.hetushu.com谁敢提这个话?
然而,随着陈长生与徐有容合璧,东西合璧一事已然尽数成了泡影。
三位南溪斋师叔祖的神情便得有些沉凝,尤其是怀璧的脸色更是阴沉至极,非常难看。
“我去送送二位长辈。”
相王平静说道:“圣女谬赞,愧不敢当。”
在场的众人知道他的意思,怀仁神情淡然不变,怀恕微有怒意,怀璧则是脸色微变。
“槐院不远,再说还有些事情没有完,不便打扰。”
徐有容沉默了会儿,对苟寒食说道:“师兄路上小心些,见着他了,代我说声谢谢。”
最后告辞的是离山剑宗弟子一行人,苟寒食对徐有容行了一礼,说道:“本应留下看看有什么需要帮手的事情,但……师兄可能已经来了,为稳妥起见,我还是要先去寻着他。”
徐有容说道:“年幼时对王爷评价不高,如今想来,那是我见识不够。”
陈长生没有注意到和_图_书这些眼光,他正和折袖在树下谈话。
在她们想来,当着教宗陛下的面,圣女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神圣领域强者,已然参透天地法理,就算败在同领域强者的手下,也很难被杀死。
这必然会动摇世家的想法。
槐院副院长与钟会等弟子上前,与陈长生及徐有容行礼后,簇拥着王破向峰下走去。
苟寒食笑了笑,没有说话。
包括南溪斋三位师叔祖忽然归来、强力推动合斋一事,也必然与朝廷有关。
“谁能想到局势变化的竟是如此之快,我听了师兄的话,正准备提着剑便去杀将一番,谁知道连剑都来不及出。”
大西洲的阴谋已然败露,青衣客身死,但谁都知道这个阴谋的背后肯定有着朝廷的影子。
今日他与别样红联手,为了杀死青衣客,不给对方任何机会,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相王停下脚步,望向她说道:“不知有何圣谕?”
“我要静养一段时间,大家各自保重。”
和*图*书有容说道:“王爷请留步。”
叶小涟等南溪斋少女则是下意识里望向了陈长生,有些紧张。
数千年来,这些世家站队的时候从来没有站错过。
无论是梁陈之间,还是太宗皇帝与楚王之间,又或者是天海圣后与皇族之间。
二位世家之主与陈长生徐有容告别的时候,神情很谦和,态度很端正。
从破壁出关、落入崖坪再到现在,徐有容没有对她们说过一句话,甚至看都没有看一眼。
不然别样红不会在离开之前,留下那样一句充满杀意的话来。
徐有容说道:“不如就在南溪斋静养。”
相王准备离开。
王破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三位南溪斋的师叔祖一眼。
现在看起来,在这两件事情上,朝廷都失败了。
白菜接着说道:“陈长生果然厉害,徐师妹……圣女也厉害,两个人的合剑术更厉害,但最厉害的还是大师兄,今天如果不是他,大西洲的阴谋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被揭破,别样红前辈与王和-图-书破直接设局杀了青衣客?”
离山剑宗弟子们往山下走去,一面回顾议论着今日发生的这些事情,说的极为热烈。
白菜想着那些惊心动魄的画面,兴奋说道:“五位神圣领域强者,亲自落场四人,像白虎神将这样的凶人,居然就这么死了,回去后一定要把这些事情讲给小师妹听,她要知道最后出手的是折袖,肯定很高兴。”
至于为何他始终没有现身,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猜测,但想来都应该与徐有容和陈长生有关。
今日之前,他们当然是站在道尊商行舟与朝廷一边,但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想必会对他们的态度带来一定影响。
“这又是从哪里来的屁话。”
接着离开的是木柘家的老太君和吴家家主。
朝廷使团已经离开,来自各宗派山门与世家的修道者们也已经退走,石道上很是安静,微带森然之意的山林里听不到任何声音,想来栖息在林中的飞鸟与走兽早就已经被先前数场惊天动地的战斗给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