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五章 问道于盲,心有剑音

如此清新通透的眼神,却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离山剑宗掌门看着他似笑非笑说道:“那个狼孩子的病好了?”
秋山君摇了摇头,示意陈长生随自己向洞府里走去。
陈长生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但那件事情总要解决。”
离山剑宗掌门说道:“如果不想打扰我清修,陛下这时候怎会坐在我面前?”
唐三十六看着已经关闭的洞府石门大笑说道:“原来秋山君也会老羞成怒。”
作为年轻一代修道者里最了不起的两个人,居然曾经做过如此愚蠢的事,自然难免窘迫。
离山剑宗掌门说道:“正剑清音这门道法我倒是听说过,但已失传多年。”
年轻一代修道者里曾经最出名的当然就是秋山君与徐有容,后来才有了陈长生的名字。
峰顶无比安静,折袖与唐三十六以及离山剑宗的弟子们看着二人沉默不语。
他心想像秋山君这样的人物居然也认识自己,有些得意,旋即又因为这份得意而hetushu.com感到恼火。
陈长生的视线落在那本书册的封面上,很是惊讶,原来这就是正剑清音的双谱!
……
而且因为很多原因,陈长生与秋山君之间本来就有很多尴尬。
听着陈长生的话,离山剑宗弟子们神情有些茫然,心想难道大师兄和教宗陛下曾经见过?
陈长生说道:“若无必要,定不会打扰前辈清修。”
秋山君平静行礼,说道:“一路辛苦。”
叶小涟则根本没有想这些,目光在秋山君与陈长生的脸上不停来回,很是陶醉,心想回到斋里后该怎样向师妹们炫耀呢?
陈长生平静还礼,说道:“好久不见。”
只有苟寒食等昨日随秋山君一道回山的人知晓这两个人曾经在阪崖马场相处过一段时间。
但据世人所知,陈长生与秋山君从来没有见过面。
恰在此时,离山剑宗掌门也抬起了头来,二人的视线就此相遇。
“听说你从祠堂出来的时候臭不可闻,现在看起来和_图_书,你当街洗澡却忘了漱口。”
今天他们终于相遇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
……
陈长生也知道这件事情,但仍然抱着最后的希望,说道:“若剑音双谱还在,或者能够习得正法。”
“你认识我?”唐三十六神情微异问道。
陈长生说道:“我们这次来离山,除了见人,同时也是来求医。”
陈长生知道这位便是离山剑宗掌门,下意识里望向对方。
而这段最窘迫的往事被当众说破,而且还被毫不客气地点评为瞎了眼,自然非常尴尬。
陈长生明白了他的意思,感激说道:“多谢前辈。”
离山剑宗掌门微笑着,但没有接话。
能有一位神圣领域境界的剑道强者重续正剑清音传承,再传授给折袖,当然要比折袖自己拿着剑谱修行强上无数倍。
想着这件事情,看着场间的画面,苟寒食等人的表情有些古怪,白菜更是憋笑憋的非常辛苦。
“小师叔离开之前,我便已经www.hetushu.com越过了那道门槛。”
离山剑宗掌门微笑不语,但似乎无意间把先前一直专注观看的那本书册合了起来。
整个大陆都很好奇,如果他们第一次相遇,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师父,教宗陛下到了。”
折袖与唐三十六对视一眼,也有些吃惊。
至此陈长生哪里还会不知,原来离山剑宗对此事早有安排。
离山剑宗掌门看出了他的疑惑,微笑说道:“但这种事情没有什么好宣扬的,我又不像曾经的那几位风雨需要为族人弟子谋万顷良田,而且观礼这种事情很是麻烦,所以没有让世间知晓。”
陈长生把折袖的病情讲解了一番,接着说道:“我以前在道藏里曾经看到过一段记载,据闻离山剑宗当年曾经有一门道法,蕴清正妙音于剑道之间,最是中正平和,相信这种道法可以帮助折袖暂时控制住心血来潮。”
离山剑宗掌门说道:“不过是些虚名虚势,只是教宗陛下须知晓,我这老道最怕麻烦,和-图-书若无事情,是万万不肯下山的。”
陈长生神情微异,觉得这位剑道宗师并不见得是最近才晋入神圣领域。
他要问的自然是为何前些天,离山剑宗会忽然把这件事情昭告天下。
离山剑宗掌门微微眯眼,说道:“您的意思是要让那个狼孩子学我离山剑宗的道法?”
所以直到洞府深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
陈长生说道:“不错,还请前辈成全。”
说完这句话,秋山君走到一旁坐下。
离山剑宗掌门问道:“此是何意?”
他对着离山剑宗掌门深深一揖,神情真挚说道:“多谢前辈成全。”
唐三十六很是好奇,毫不见外地走了过去,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此算来,这是在松山军府告别后的第一次相见。
唐三十六闻言大怒,哪里还管对方是秋山君,这里是离山剑宗,卷起袖子便准备一通骂战。
离山剑宗掌门说道:“相王破了这道门槛,如果我再不站出来,只怕人心不稳。”
离山剑宗掌门微笑www.hetushu.com说道:“正剑清音确实已经失传,我昨日才开始学,不能确定何时能够学会。”
这话确实,秋山君虽然不是苟寒食这样的温润君子,但也颇有慷慨之气,很少会说出这样尖刻嘲讽的话。
一位道人坐在蒲团上,正低着头在看一卷剑谱模样的书册,显得极为专注,只能看到满头白霜。
待知晓答案后,他很是无语,望着秋山君和陈长生感慨说道:“你们两个瞎啊?”
三人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那个故事可以讲很长时间。
陈长生摇头说道:“非但没有好,而且有恶化的迹象。”
陈长生发现对方虽然满头白发,眼神却极为湛然通透,没有丝毫沧桑之意,自有清新之意。
离山剑宗掌门叹息一声,说道:“既然如此,相见争如不见。”
秋山君说道:“你就是唐棠?”
苟寒食赶紧把他拉住,劝说道:“师兄今日心情不好,你就体谅些。”
在汶水城里,秋山君从他的身边走过,并未真的相见。
陈长生问道:“那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