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零七章 闯剑道

除了他,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同时拥有如此多数量的剑意,并且能够如此随意地驭使自如?
然而,似乎只能走到这里了。
陈长生横剑于前,继续向前走去。
陈长生停下了脚步,放下了手里的剑。
他把自己这辈子会的所有剑法都用了出来,依然没能破掉石壁上的所有剑招。
剑光照亮了幽暗的石壁通道。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想明白一件事情。
因为苏离是他在剑道上的老师。
还有繁花似锦、山鬼分岩、法剑肃杀、转山亦兼迎宾,最后燎天而起。
今日他当然要用剑道来挑战对方,如此才能算作交出一张合格的答卷。
他的剑已经不再横于眼前,而是平直伸于空中。
他沉默了会儿,又向前走了一步。
无数著名的、或者籍籍无名的、或者极其偏门的剑招,在他的手里出现。
那些剑意感受到了他的心情,也停止了攻击,静静地悬在石壁间的空中,等着他的决定。
怎样才能穿过这片堪称浩荡的剑意海洋?怎http://www.hetushu•com样才能破掉苏离的这些剑招?
这些剑意才是真正的考验,非意志坚毅、神识澄静之人,根本无法承受。
那些剑意自石壁里浮现,凌厉无比地斩向陈长生的面门,同时向着他的幽府以及识海侵袭而去。
看着这幕画面,苟寒食微微动容,眼里生出赞叹之意。
石壁通道很狭窄,天空在极高的上方被切成一条线,陈长生走在其间,视野有些幽暗。
与剑意共生数百年的青藤,自不会受到剑意的侵袭,然而此刻却纷纷断裂,然后落下。
这看似很普通,但细思却极不普通。
还有国教学院的倒山棍,真剑,他是教宗,亦是国教学院院长,自有神圣意味相随!
数道剑花颤颤现于山风之间,挡住自斜上方落下的海天一剑。
这一剑首重心性,以陈长生坚毅沉稳的心性,在他的手中施展出来,真可谓是坚若磐石。
陈长生走到了青藤之前。
每道锋利的剑痕都代表着一道剑意和*图*书
青藤片片碎裂,露出了石壁通道的入口。
但今天他面对的是苏离,苏离会的剑法比他还要多,剑意更是凝练强大不知多少倍。
这一次,他沉默了更长时间。
明明什么都看不到,石壁之前却仿佛有无数道剑正在无声地相争。
无数道剑意离开剑鞘,来到崖坪之上。
这个时候,陈长生才真正地开始直面苏离的剑道修为。
天地间的气息都随之变得森然起来,便是天光都忽然变得幽暗了很多。
随着向石道里愈深,那抹森然的感觉越来越浓裂,尤其是识海里已然生出无数狂澜,然后被那些剑意斩成泡沫。
就像当初在奈何桥上面对徐有容的大光明剑时一样。
陈长生没有任何慌乱,脚步沉稳至极,横剑于身前,将要齐眉,就像是一道铁链。
哪怕有无数剑光遮掩,剑意森然刺目,他也能够看清楚通道外面那片翠谷。
微寒的山风拂动他脸前的发丝,然后飘落。
无数道剑意在极小的范围内做着最细微的较量。
http://www•hetushu.com通道入口处极窄,随后渐行渐宽,但这并不意味着更加好走,反而石壁上的那些剑痕越来越密集,显现出来的剑气越来越磅礴,剑意也越来越森然,更可怕的是,那些剑痕之间渐要生成某种联系,源源不绝而至。
陈长生执剑前行,不知道已经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来到了石壁通道的后段。
陈长生的眼前尽是横直的剑身,剑身边缘到处都是飞溅的火花,两侧的石壁上瞬间便添上了数十道新的剑痕。
随着这些泡沫出现然后消亡,他的眼睛开始生出刺痛的感觉,身体皮肤上的切割感更是清晰无比。
山风骤然消失,石壁上的那些青藤却摇摆起来。
正是苏离传授给他的第三剑——笨剑。
剑意的搏杀还在他的身后继续,石壁通道入口处的空气里出现了无数道裂口与白色的湍流,遮住了里面的画面。
啪啪啪啪,石道里响起无数清脆的剑鸣,听上去就像是两把剑在不停地碰撞。
剑影分作十三道,每道都是一根柳杨和-图-书枝,看似柔弱,却极坚韧,任你剑落入山,也能承受。
时间慢慢地流逝。
他需要做出选择,是用三百六十五处气窍里的星辉凝结星域相抗,还是用剑意相抗。
片刻后,石壁里剑鸣大作。
无比森然的剑意从石壁上溢出,遮蔽头顶的天光与前方远处的那抹翠色,如汪洋一般涌来。
所以他选择用数量来弥补质量上的不足。
凌厉而无形的剑意,随风而生,无声而至。
他的眼神如往常一样,依然干净的仿佛小溪,没有任何尘埃,映照出天空里的流云,掠过云间的剑光。
他的剑挡住了有形的剑意,却无法阻止无形的剑意向着身体里侵袭而去。
这都是离山的剑法,当然可以破掉你的离山剑法。
陈长生的剑道修为再高,但以剑意论依然不及苏离凝练精纯,想要在质量方面战胜对方很困难。
一道剑光撕裂空气,斩碎自天而落的一道剑气,那是天道院的临光剑,快到天机都无法捕捉。
石壁上到处都是笔直的剑痕,两端极细,中间略粗,看着和图书很圆润,却又极其锋利。
陈长生把自己这辈子学过的所有剑法都施展了出来。
说到剑道修为,当今世间可以说找不出来几个人比他高,更没有谁比他会的剑法更多。
陈长生专注地听着密集的剑意破空声,静静地看着那些剑意在空中斩出的裂缝,感知着剑意的细微变化。
如果不是当初他曾经在藏锋剑鞘里无数次经历过剑意海洋的磨砺,只怕就在这一刻已经败了。
崖坪上忽然响起无数声轻微的磨擦声。
笨剑只能防守,怎样才能破掉苏离留下的剑招?当然只能用剑招。
……
他没有任何犹豫,就这样走了进去。
退出或者继续前进。
一道剑痕便是一剑,若能相连,便是成套的剑招。
最终,他选择了后者。
苏离是他在剑道上的老师,他又如何能够在剑道一途上胜过对方?
那些剑意气息并不相同,显得有些驳杂,但神奇的是,彼此之间竟是毫无冲突,反而显得格外融洽。
……
陈长生身体微微摇晃,险些没有站稳,脸色也变得苍白了数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