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一十二章 商信舟来信

娄阳王明显松了一大口气,赶紧从怀里取出一封很薄的书信,就像捧着传家宝般小心翼翼地递到了陈长生的身前。
“这是老师写给我的信。”
在这件事情上,他比商行舟更能发挥作用。
娄阳王很高兴,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愣愣地站在原地。
唐三十六给他使了个眼色。
户三十二看着那封信的封皮,确认不是平时以及今晨的那些书信,那么这封信又是谁写的?
陈长生说道:“白帝城要举办天选大典。”
信纸上的笔迹已经多年未见,但依然熟悉,就像写信的那个人一样。
商行舟的信写的很简洁,陈长生很快便看完了,对娄阳王道了声辛苦。
户三十二则是神情骤变,厉声说道:“岂有此理!妖族到底在想什么?”
都在说落落可能嫁给大西洲的二皇子,如果不是呢?
这件事情甚至比国教与朝廷之间的战争更加重要。
他皱眉,再也没有松开过。
唐三十六http://www.hetushu.com忽然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对。
笔触顺滑而流畅,仿佛镇外的溪流,看似秀媚,实则风骨暗蕴,如雾中的孤峰。
问题在于,商行舟是事实上的天下第一人,陈长生是他最想杀死的学生,二者之间的关系异常复杂,他给陈长生写这封信必然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考,非常不容易,而越不容易,越能说明他对此事的态度有多激烈。为什么他的态度会如此激烈,甚至不惜向自己的学生求助,哪怕事后可能还要因此事向自己的学生做出一些让步?
在陈家诸王里,这位娄阳王可以说最低调老实,哪怕朝廷与国教争执的再如何厉害,对离宫的态度向来恭谨,先前的画面也证明了这点,按道理来说,以陈长生的性情与行事就算不对这位王爷如何亲热,也不应该如此冷淡才是。
听到这句话,户三十二便懂了,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陈长生说道。
和图书娄阳王反应过来,赶紧躬身告退。
陈长生看着娄阳王微显笨拙的动作与笨重的身躯,微微失神,不知道想到什么,竟没有立刻让对方起身。
户三十二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牧夫人准备让落落殿下嫁给谁?”
如果商行舟的判断没有错,人族将会面临千年前洛阳之围后最危险的局面。
窗花纷繁,仿佛真实之物,天光从屋外进来变淡很多,有些幽暗。
听着这个答案,二人震惊无语,娄阳王不停擦着冷汗,屋里一片安静,整座汝南王府都没有任何声音。
商行舟写信给陈长生,自然是希望他破坏掉这次的归元大典。
忽然,商行舟来了一封亲笔信,这是要做什么?
陈长生看着信封上的符印,停顿了片刻,然后很熟练的拆开。
“落落殿下指亲的对象,就会是下一代白帝?”
看着这幕画面,唐三十六心情微异——就算陈长生是教宗陛下,就算这位王爷再胆小懦弱,http://www.hetushu.com何至于行此大礼?
唐三十六的神情也变得异常凝重。
唐三十六用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陈长生的后背,陈长生终于醒过神来,赶紧请娄阳王起身。
没有听到陈长生的声音,娄阳王的神情显得极度不安,汗水涔涔而下,用可怜的眼光看了唐三十六一眼。
换句话说,这本来就是商行舟与牧夫人联手,想要除掉陈长生的一次尝试。
重要到连商行舟这样强大清冷的人物,都不得不暂时放下与陈长生之间的问题,甚至求助于他。
待他离开后,唐三十六第一时间问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这只能说明大陆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如果那人来自北方?
想阻止白帝城与大西洲联姻,陈长生当然是最好的人选,因为他的地位足够尊贵,而且与妖族的关系非常特殊。
户三十二不解说道:“她这样做,难道白帝会同意?”
陈长生说道:“而且二十余日之前,魔宫里m.hetushu.com曾经举行过一次星空祭,动静非常大,但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唐三十六再次觉得不对,很明显陈长生对这位王爷的态度或者说心态有些问题。
唐三十六明白他说的是谁,不解问道:“牧夫人是她的亲生母亲,这样做对她来说有何好处?”
唐三十六觉得天选大典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却忘了是在哪里看过,不知道是何意思。
“不错。”
唐三十六望向陈长生问道:“你不是把她的经脉调理好了吗?为什么她还不能继承白帝之位?”
晨间收到的那封信上说的事情果然是真的。
陈长生看到第一行字,面色微沉。
陈长生说道:“白帝陛下闭关不出,没有人知道他的态度。”
唐三十六很是厌憎。
如果牧夫人是想借此次联姻,让大西洲皇族成功登陆,商行舟应该会乐见其成,为何会如此激烈的反对?
陈长生沉默片刻后说道:“自然是有人不想让她成为下一代的白帝。”
唐三十六与户三http://www.hetushu.com十二看着他,用视线相询。
“大西洲的皇族果然贼心不死。”户三十二沉声说道:“青衣客前日才死,他们居然又来了这样的手段。”
唐三十六听完户三十二的解释才明白天选大典的意思,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当然不可能是因为他昨夜饮了两壶酒想看一眼北方魔族的月亮所以决定与学生化干戈为玉帛。
朝廷与离宫之间,商行舟与陈长生师徒之间,已然对峙数年,局面极其紧张。
“牧夫人嫁与白帝已经数百年,据闻二人向来恩爱,谁知她竟还是一心向着娘家,便是连自己女儿的好处都要夺了去,过往我只以为只有那些不开化的偏村陋寨才会有这样的愚妇,真是没想到……”
如果与白帝城联姻的对象另有其人?
陈长生想着清晨那封信里的内容,说道:“白帝城里传闻很多,现在看起来,应该是大西洲的二皇子。”
“黑袍现在不在雪老城。”
前些日子大西洲的阴谋背后,明显有朝廷与商行舟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