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二十章 铁剑依然在,容颜不曾改

“我不知道你是谁,既然刚进小院便能感知到我们的存在,想必也应该是修道中人,请入内一叙。”
能够战胜这对神圣领域强者夫妻,只能是那对圣人夫妻,也就是白帝陛下与皇后娘娘。
轩辕破便回来了。
柴堆不高,但堆的很整齐,如果仔细去看,甚至你会发现,每根木柴的长短粗细几乎一模一样。
此人的身上没有伤口,甚至连灰尘都看不到,神情也很平静。
墙上残着一些血,其间隐隐有些金色,但已经没有气息波动。
如果不是苏离的那封信,那个夜晚他就已经死了,国教学院也会破灭。
……
轩辕破没有吃惊的表情,看着那道纸门沉声说道:“你们是谁?”
谁能想到,传说中的山海剑如今就在白帝城贫民区的一间小院里,还被主人随意地插在柴堆里?
……
事实上,它是一把剑。
既然道姑是无穷碧,此人自然就是别样红。
他沉默了会儿,说道:“你们需要什么药材?”http://www.hetushu•com
此人必然是个妖族强者。
待看到她肩上的断臂处与满身的鲜血,他不禁有些恍惚,心想这难道便是天道循环吗?
无论百器榜怎样排,这把剑都一定会排进前十。
轩辕破提着铁剑,推门走进屋里。
纸门很薄,不要说用山海剑,以他魅梧强壮的身躯,只怕吹口气便能吹倒。
小院四周是松町的天树侍庙,很是清静,除了晨昏两次钟声,再听不到什么吵闹声。
这个世界上有谁能够把别样红与无穷碧伤成这样?
可以说这间小院是松町最好的建筑,只不过没有多少人知道罢了。
听着这两句话,轩辕破沉默了会儿,提着铁剑上前推开纸门。
正是别样红与无穷碧,如果不是牧夫人要维持白帝城上空的禁制,黑袍要负责遮蔽天机,他们今天很难活着逃出来,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在那两名天使的手下受了极重的伤,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屋子里http://www.hetushu.com的面积也很小,摆着一方矮几和几个蒲团,中间是一道纸门,隔着起居的地方。
他们四处躲避,来到戒备相对较松的沿河外城,走进松町,感觉到某条巷子里有某种灵意,顺之而去找到一间小院潜入,却来不及察探那抹灵意何在,伤势便告暴发,匆匆布置了阵法。
轩辕破没有说什么,望向那名穿着文士服的男子。
在一条叫三和里的小巷处右转,走到小巷尽头,推开略显陈旧的木门,便是他住了数年时间的小院。
无穷碧却恨恨说道:“你想做什么?休想害我们!”
以前在国教学院里闲聊的时候,唐三十六曾经和他们讨论过这个问题。
那根铁棍没有棱角,更谈不上锋芒,看着很寻常无奇。
山海剑在周园剑池里沉睡多年,随后一直在国教学院,未曾现身,便是他也没有见过真身。但他能够感知到这把铁剑里蕴藏着的能量极为不凡,那么拥有这把铁剑的人www.hetushu.com呢?
别样红看着纸门上的那道身影平静说道:“我们不能动弹,无法出迎,请进来吧。”
虽然当年在国教学院它的待遇也差不多,还要承受厨房里的油烟,甚至还要负责去捅灶里的炭火。
……
但轩辕破感觉到了一道死意。
一名道姑靠墙而坐,容颜清秀,看不出年龄,眉间尽是戾气,眼里却写满了恐惧。
红河两岸禁制开启,而且无法隐匿踪迹,他们冒险进入白帝城,想要趁乱觅一丝生机。
听到这句话,别样红怔住了。
进屋之前,他看了眼门边的柴堆。
……
她与别样红从崖坪上离开时,已经身受重伤,不要说再战之力,便站都无法站稳。
……
一名文士坐在她的身边,脸色微白,神情却平静如常。
他首先看到的是地上的一堆晶石,还有两个小塔以及数块灵木。
轩辕破沉默了会儿,伸手从柴堆里慢慢抽出一根铁棍。
当年某夜,这个道姑来到京都,虐杀了一条流浪狗,被关白拦住,于是http://www.hetushu.com她斩了关白一条手臂。
室内有些幽暗,偶有天空里的飞辇光线穿过高窗落下,照亮一瞬。
其时白帝城里确实很混乱,但随后便有很多妖族强者开始现身,明显是在追杀他们。
很明显这是一种阵法,可以确保阵里的气息没有一丝外泄,不会被发现。
……
轩辕破走过白石铺就的地面,来到屋门前的木地板边坐下,脱掉鞋子,换上一双干净的白袜。
问题在于,白帝陛下正在闭关,皇后娘娘的帮手是谁?
想到这一点,轩辕破忽然伤感起来。
但轩辕破什么都没有做,没有出手也没有向外示警。
“既然是此间主人,哪有被客人拒之门外的道理。”
不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国教学院的熊孩子天然变得细心了很多,而是因为今天白帝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红河妖卫还在到处搜索,飞辇还在夜空里飞行,他不得不谨慎小心一些。
别样红在心里叹息一声,心想命数如此,无可奈何。
在当时他的眼里,这名道姑就像是真和-图-书正的魔鬼一样,强大而冷酷。
忽然间,一道声音从纸门那边传了过来。
这间院落的面积很小,方圆只有丈许,但非常干净,地面铺满了白色的石头,白石间种着一棵不足人高的青松,在灰墙黑檐之间别显清美。
轩辕破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别样红的视线落在了他手里的铁剑上。
看到那名脸色苍白、警惕不安的道姑,轩辕破怔了怔。
听着别样红的话,无穷碧很是惊怒,说道:“不赶紧把他杀了,还让他进来做甚!”
随后这名道姑来到国教学院破墙而入,想要杀他,只为了宣泄情绪。
很明显此人受了更重的伤,在身体更深的地方。
纸门的那边。
然后他抬头望向靠墙而坐的那两个人。
谁能想到时隔数年再次相见时,这名道姑身受重伤,手臂也断了一只……
他究竟在警惕什么?甚至还隐隐有所畏惧?
轩辕破看着那道纸门,握着铁剑的左手微微一紧,呼吸依然平缓,神情却变得凝重无比。
很明显,她已经认出了轩辕破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