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三十九章 别样,红

不知道是不是暮色渐浓的原因。
如果落落殿下与教宗陛下之间真有什么,那事后教宗陛下会不会一怒之下用圣火把自己烧死?
皇城四周再次陷入瞬间的绝对安静里。
她的小脸有些微红。
皇城观景台也是一片安静,殿里的那些妖族大人物们面面相觑,完全不知该做何反应。
除了国教学院里最早的那些人,能够猜到落落心思的人并不多,她是落落的亲生母亲,自然早就已经知道。
如山般的巨大身影落在遥远的下方,笼罩住了很多人的头顶。
……
她没有想到的是,轩辕破居然会当着如此多的人面,把这件事情直接挑破。
这便是他对轩辕破的态度,非常明确而且清楚,这也可能是他对人族的态度。
“教宗陛下知道这件事情了?”
难道轩辕破说的是真的?落落殿下一直都暗中喜欢着她的那位老师?这……怎么可以?
那个声音很低沉,如古钟一般嗡鸣,在皇城前回荡着,就像是幽http://m.hetushu.com谷里鸣涧的回响。
无论是从妖族的尊严或是与人族的复杂关系考虑,这或者是最好的应对。
安静也意味着气氛会变得紧张起来。
在大主教等人看来,轩辕破消声匿迹多年,今天忽然现身,想必是收到了离宫的指令。
要知道这件事情,无论对陈长生还是落落的声誉,都会带来极为不好的影响。
南溪斋合斋时发生的那些事情,已经在前天夜里传到了白帝城。
大长老没有对轩辕破最后那句话做任何评论,就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一般。
这不是牧夫人的声音,而是妖族另外一位大人物的声音。
……
那位大周朝廷官员微微挑眉,有些不悦。
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生气,反而有些小小的开心。
轩辕破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是真的蠢,还是坏?
来自西荒道殿的教士们平静而警惕地站在街巷的高处,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在散开之前,这片黑压压的潮http://m.hetushu.com水先把轩辕破送回了松町。
大主教非常清楚,如果离宫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破坏牧夫人的安排。
她本以为会继续这样下去,哪能想到原来国教学院里的那些家伙们早就已经知道了。
“放肆,你竟敢对殿下如此不敬,说出这样的胡言乱语!”
西荒道殿大主教脸色微变,最终没有说话。
轩辕破的这句话是怎么回事?
落落殿下喜欢陈长生?
这可该怎么办啊,真是太害羞了。
今夜的松町显得格外热闹,但并不嘈杂。
轩辕破明白他们在想什么。
他也这样做的,最开始的时候,便撕掉了晚宴的请柬,表明了最激烈的态度。
代表国教学院出战的轩辕破,自然成为白帝城里人族最大或者说唯一的希望。
但如果教宗陛下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离宫来不及做出安排,就凭轩辕破与他,又能做些什么?
……
牧夫人的动作太快,从流言开始传播和*图*书到天选大典正式召开不过数日时间,人族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轩辕破在这句话里说的院长,自然是国教学院的院长,也就是今日的教宗陛下陈长生。
看他的神情,大主教等人知道他没有撒谎,不由沉默了起来。
听到轩辕破那句话的所有人都有些惊慌失错。
牧夫人站在皇城最高处,望着远山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大主教看着轩辕破,有些紧张问道:“还是说他老人家已经来了?”
为了保证轩辕破的安全,大主教等人根本不会在意妖族会不满,而且他们明确地表明己方对妖族的不信任。
整个大陆都知道,落落殿下是陈长生的学生,而且陈长生已经有了一位道侣,正是南方圣女徐有容。
她忍不住在心里埋怨了两句轩辕破。
现在,整个世界都知道了。
另外那座石殿里,落落也知道了轩辕破说的那句话。
一些身材魁梧、充满力量的壮汉则是在更外围的地方,检查着所有进入松町的人和*图*书
她想起了清晨母亲离开时说的那句话。
安静是因为太过震惊,于是茫然。
他看着轩辕破,神情悲壮说道:“哪怕要死千万人,你也不能让殿下嫁给那个大西洲二皇子!”
于是再没有什么为难,那名官员与准备逮捕轩辕破的红河妖卫退了回去。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人族势力在妖族都城里摆出这样的阵势,都很容易惹出事端,而且显得对妖廷极不尊敬。
如来时一般,来自下城的贫苦民众如潮水一般离开皇城,淹没天梯,然后渐渐消散于陋巷窄街里,沉默于日复一日的辛苦劳作中,也不知道在以后的那些岁月里,他们会不会记得今天的这场热闹。
大主教看着轩辕破的眼神很热情,那位唐家管事也是满脸希冀。
他的话没有说完,也没有红河妖卫涌上来,把轩辕破惹事的舌头直接砍掉,因为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整座白帝城都听到了大长老低沉而悠远的声音。
那名高官看着轩辕破,气的浑身颤抖,指着他和图书的脸喝道:“来人啊!”
观景台后的石殿里,大长老缓缓睁开眼睛,不再继续装睡,缓缓站起身来,走出殿外,来到皇城墙边。
在皇城的最高处,牧夫人也不再说话,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那位唐家管事也强行压抑住情绪,保持着沉默。
“拜托了。”
唐家管事带着来自天南的数十名修行者,用锐利的目光盯着所有点燃灯光的地方。
……
她一直把那份心意好好地珍藏着,不让任何人、包括陈长生看见。
如果只看身份地位与年龄,陈长生当然是最好的对象,问题在于……
轩辕破摇了摇头,说道:“院长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你刚才说的没有错,所谓天选,最终还是要看自己如何。希望你明天能得到祖灵祝福,后天能走到最后。”
你就算能够骗得了整个世界,又如何能够骗过自己呢?
大主教想到刚才轩辕破说的那句话,感到了强烈的恐惧与不安。
心情激荡之下,他的脸有些微红,仿佛喝了好些烈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