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四十八章 黎明之前

无穷碧断了一臂,进食很不方便,想学别样红那般,用腊肉裹着饭粒一起吃,却几次都没有成功。
——那些晶石已经快要碎掉,木塔的法力也已经消退了很多,而且他的距离很近。
那道神念还附在他的身上。
这片街区的民众们今天都会去皇城前看热闹,今天清晨的松町比往日要显得安静很多。
只要能够活着,他愿意做任何无耻的事情,将来用千倍万倍的残酷手段报复便是。
闻着门外传来的菜油味道与茄子的味道,无穷碧的脸上流露出极其厌恶的神情。
在这道神念之下,他不敢轻易动用土遁,借着雾气的遮掩,身后那对难看的肉翼悄无声息挣破衣裳动了起来。
如此警惕而缜密的防御系统,即便是肖张、小德这等级数的逍遥榜强者亲自前来,也很难潜进去。
直至某时某刻,有鸡鸣,有犬吠,有水沸,有脚步声,街巷渐渐醒来。
屋里隐隐传来摔筷子,掀凳子的声音。
除苏解除了遁形功法,显露出了真身。
纸门后响起一声叹息。
除苏走到了屋前,只需要向前走两级台阶,他的手便可以触到门。
湿热的雾气浸透了木门,纸片被打湿,然后卷起,随着木条框架的垮塌纷纷落下,看着就像是雪屑一般。
别样红明白他的意思,如果真如他猜测的那般,妖族肯定有很多民众甚至是大人物,会像轩辕破一样强烈地反对。
一个道姑和一个文士。
他伸出血红的舌头舔了舔干枯http://m.hetushu•com裂开的嘴唇,笑了笑。
他笑的很难看,就像是昆虫被阳光晒裂的尸体。
……
小巷尽头的这座小院更是如此,甚至静的有些令人心悸。
晨光落在庭院里,水声代表着洗漱,偶尔还有几句闲谈,轩辕破买了早点回来,他依然吃的是牛肉包子,还是给别样红与无穷碧准备的馒头、稀粥以及咸菜,只比昨日多了一份蒸饺,还是嫩角瓜馅,没有一点肉星。
“宁愿冒险现在单独面对我甚至是随后可能源源不断而来的妖族高手,却也不愿意昨夜叫破我的行藏,让那个叫轩辕破的家伙稍微冒些风险,这是为什么呢?难道那个家伙是您的关门弟子,还是……私生子?”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轩辕破有些着急说道:“那为何还没有人过来?”
偏偏,在这里你听不到任何杂声,如果不仔细分辩,甚至就连呼吸声都听不清楚。
别样红没有说话,平静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抹阴影停在了门前,没有继续往里面去。
既然想不清楚,便等着事情发生时再说,轩辕破走出屋去,开始准备晚饭。
这两夜他都是这么睡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道神念落在了他的身上。
轩辕破推门走了出来,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把山海剑系在腰间,然后离开。
“整整一夜时间,你没有对我出手,不是担心惊动牧夫人或者别的妖族强者,而是你现在的和-图-书伤已经太重,根本没有办法出手,而你又不想那个叫轩辕破的家伙冒险与我对上,所以才会落下这道神念。”
如污泥般的身躯里涌出的汗浆,浸湿破烂的衣衫,变成剧毒的湿雾。
……
无穷碧靠着墙,捂着断臂处,一脸怨毒说道:“就凭你?”
但他不敢再动,因为那道神念传来的信息非常清楚。
满天雪屑里,别样红与无穷碧靠墙而坐。
喀喇声响里,屋前的正门尽数垮塌,露出一张纸门,隐约可以看到门后的两道身影。
别样红看着地板上已经变得黯淡无光的晶石粉末和歪斜的木塔,顿了顿后继续说道:“在诸方眼里,我与内人如今已死,那么人族再也无法承受一位神圣领域强者的陨落,那样会直接颠覆整个大陆的格局。”
或者退出,或者前进,但无论是哪条路,都需要他挣断那道神念,做一次最决然的选择。
因为这个位置在纸门之前,无论是谁想要看到别样红与无穷碧,都会让他醒来。
别样红看了她一眼,似乎想要劝说两句,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叹了口气。
整个院落都变得潮湿无比,有些闷闷的感觉。
而如果他不动,那道神念的主人也不会动,因为对方不想惊动白帝城里的那些妖族强者。
小院里渐有雾气生出,晨光无法穿透。
整齐堆着的柴木上面渐有青苔生出,木地板变得有些湿漉。
靠近红河的下城街巷,总给人一种湿漉漉的感觉,不管有没有m•hetushu•com下雨,或者是因为这里的下水系统并不是太过发达,民众素质也还没那么高,沿街住户总喜欢把污水甚至垃圾往街边直接倾倒的缘故。
她恼火起来,把筷子丢在案几上,骂道:“尽吃些猪食似的东西,难怪长的像头猪!”
他当然很震惊,来不及惊喜,便生出惧意。
汗水如浆从他矮小的身躯里涌出,雾气越来越浓,木地板越来越湿,柴木堆里生出蘑菇,然后迅速朽坏,屋里的梁柱以及所有木制的事物都开始高速地腐坏,然后溃烂,一种湿闷刺鼻的味道笼罩了整个庭院。
夜深人静,松町里的熊族战士、教士和天南修道者们稍微放松了些。
事实上他现在已经基本确认了整件事情的真相,因为他与无穷碧重伤的缘由,便是因为牧夫人与魔族联手。
街巷间到处都是人。
轩辕破与别样红吃的都很认真,甚至有些享受。
他转身望向雾里,用难听的尖锐声音格格笑着说道:“原来,你是在吓我。”
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停止了动作,挥动的肉翼也渐渐慢了下来。
这声叹息里蕴含着的情绪并不复杂,也没有太多感慨,只是很单纯的一声叹息,显得格外平静。
那是两位神圣领域强者,虽然已经身受重伤,但他依然不敢轻举妄动,只想赶紧退走,把消息传给牧夫人。
他慢慢地向前走去,雾气渐分,显现出房屋的轮廓。
这也正是他要找的人。
他甚至在自己的识海里可以隐约地勾画出和-图-书那两个人的模样。
别样红说道:“你就算把猜测告诉他,也没有意义。”
房屋里没有声音响起,也没有谁来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如果可以,他绝对不会踏上这两级台阶,绝对不会伸手去推门,甚至不会来到屋前。
轩辕破忽然觉得有点寒冷,起身说道:“我要去见族长。”
“无论是道尊还是王破,都不会来,因为谁都无法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局。”
轩辕破盘膝坐在门后,闭着眼睛,已经入睡。
后来在雪原魔族强者的包围里,他还是这样活下来的。
一抹阴影在满街的废弃物与油腻的污水之间缓缓飘动,顺着石阶而下,最终来到了松町。
时间就这样缓慢地向前行走着,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矮松的颜色也渐渐变黑,仿佛好些年没有被雨水洗过,染上了极厚的污垢。
那抹阴影悄无声息来到了小巷尽头那座小院,随风潜入夜,沿苔痕上地板,来到了门前。
那道神念显现的并不如何强大,气息非常温和,如柔软的细丝,没有给他带来任何伤害。
那抹阴影悄无声息回到庭院里,飘过白色的鹅卵石,来到那棵矮松下,准备逾墙而出。
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前者,准备逃跑。
不是因为他感觉到了轩辕破横在膝上的那把铁剑的威力,而是因为他感觉到了纸门后有两个人。
连声音都没有。
晨光落在院中,稍亮了些,照清楚了除苏幽暗的眼眸里的深深不解。
墙角流着浅水的砖道里,几只小银鱼翻了肚http://m.hetushu.com子,已经死去。
夜色深沉,星光如水,院墙下的矮松在夜风里轻轻颤动,树影也随之而动。
院外的教士们也随他离开,唐家管事与十余名天南修道者也随之离开,大周官员已经在皇城前等他。
这两夜的松町与以往完全不同,要显得安静很多,但并不意味着这里没有人。
但对那抹阴影来说,这不是太难的事情,因为他修的是黄泉功法,天生阴秽,最擅土遁。
如果他想要强行挣脱这道神念,一定会惊动墙外的那些人,然后遭受神念主人最强势的镇压。
当年在长生宗用大阵遮掩的深涧里,他就是这样活下来的。
除了红烧茄子,轩辕破还煮了小半锅青葱豆腐,蒸了一大钵包谷饭,最美味的当然是蒸在饭上的十几片腊肉。
轩辕破已经学会了无视她,看着别样红继续说道:“而且我想应该会有谁来帮我。”
漫长的一夜过去,他已经无法再坚持太久。
轩辕破想了想,说道:“我明天争取杀死他。”
这些雾与湿气,都来自除苏的身体。
他的身体有些颤抖,因为紧张与兴奋,当然还有那抹怎样也挥之不去的恐惧——虽然他非常确认事态就如他先前所说的那样,但想着下一刻要面对的是如此传奇的一对夫妻,依然无法抑止地恐惧起来。
熊族的战士、唐家管事与十余名天南修道者、西荒道殿大主教与数十名教士,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切皆有可能。
晨风拂动矮松,树影微动,那片阴影就像一张纸般被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