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五十章 撕裂夜色的电光

他没有惊慌,因为他早就已经料到,戴笠帽的年轻人确实要比自己强很多。
彼此的态度已经明确,那么接下来就应该是证明的过程。
更重要的是,他也还没有施展出自己最强大的手段。
这让他想起了多年前在寒山时曾经看到过的某个画面。
但当他举起右手迎向了轩辕破的左拳,那片夜色还是如常到来。
残影之后是一道烟尘,所向便是那名戴着笠帽的年轻人。
观景台上,相族族长忽然睁开了眼睛。
妖族强者与天下第一刺客?
轩辕破没有理会四周传来的同情的叹息,沉默而专注地挥动着手臂,向对方的脸上砸了过去。
轩辕破提起右拳,向前挥了过去。
甚至往前推到在京都国教学院的时候,他也没有真正的动用过那种手段。
最像的,其实是落锤。
然而今天轩辕破的拳头却显得如此弱小,甚至连挣脱对手的手掌都做不到!
皇城前微寒的空气里随之出现无数声连绵不断的和图书爆破音。
在那片刺眼的光线里,轩辕破的右臂高速前行,急剧膨胀变大。
就像他给人的感觉那样,所有事情对他来说只是寻常,哪怕是生死。
这看着有些像是沮丧之余的拍案,但其实更像愤怒时,拍打洗碗盆里的污水。
他最强的手段,还是拳头。
在这幕画面里,普通民众只能看到沮丧与无望,但他们能够看到更多的一些东西。
夜色能够笼罩千里寒山,也能够遮蔽整片天空,可以包容或者说吞噬一切事物,自然也能挡住一个拳头。
轰隆一声巨响。
……
如果这个戴笠帽的年轻人真的来自雪老城,那么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去死,也要阻止对方。
看着这幕画面,无论是那些围观的妖族民众,还是在远处观察的大人物们,都震惊的无法言语。
气氛变得异常紧张,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一般,民众们的脸上流露出震惊与担心的神情。
戴笠帽的年轻人从烟尘里m.hetushu.com走了出来。
无论是前天那九场战斗,还是这几年在小酒馆与松町遇着的每次冲突,他都没有动用过那种手段。
他的右臂曾经受过重伤,被天海牙儿震断了所有的经脉,后来被陈长生治的接近痊愈,但随着他开始学习某种功法后,右臂非但没有完全复原,反而伤势逐渐加重,尤其是这几年,发生了极严重的萎缩。
……
那是空气被事物撞击,来不及变形挤压,便被直接撞破的声音。
轩辕破知道对方很强,至少要比自己强很多,所以他选择了抢先出手。
这名戴笠帽的年轻人的境界实力该有多么强大!
铁拳未至,烟尘先起,如乌云一般,笼罩住了场间。
没有任何声音响起,轩辕破的拳头便被他的手掌握住了。
他带着十余名下属,站在天守阁附近的一个山坡上,看着皇城前的画面,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可以想象,轩辕破的速度有多快,围观的民http://m.hetushu.com众根本无法用肉眼看清,只能隐约看到一道残影。
轩辕破决定这样做。
今天没有谁会取笑他,只会同情和怜悯他。
是砸而不是轰,因为他是握着拳头,从上至下,用拳头下沿击出,而不是用拳头最坚硬的正面击出。
然而,当那名年轻人从烟尘里走出,把左手负到身后的时候,小德神情骤变,脸色甚至变得有些苍白。
小德退出了天选典,但今天还是来到了现场。
世间万事当然只是寻常,不值一提。
他的拳头也变大了数倍,仿佛是天神手里的铁锤。
那位中年书生背对着他与刘青,专心地看着果子。
戴笠帽的年轻人从烟尘里走了出来。
轩辕破的神情却没有任何变化,有些木讷,也可以说沉稳。
随着这个动作,他的气息为之一变。
在江边的小酒馆里,这是他被人取笑的最主要原因。
皇城前的广场,被照耀的无比明亮。
戴笠帽的年轻人没有受到这句话的影响,依然平http://www.hetushu•com静。
当他转身,夜色会笼罩千里寒山。
握住了便是握住了,你便无法再离开,除非晨光重临大地,瞬间便到了明天的清晨。
……
那道闪电也同时落下。
但不是完好无损的左拳,而是……看似萎缩、已经残废的右拳。
它伸出利爪,把笼罩在皇城上方的那片夜色撕开!
……
前天在下城区的擂台赛里,轩辕破的拳头展现了难以想象的力量与威势,每出一拳仿佛便要天崩地裂,连胜九场之后,真真是打出了赫赫之名,甚至成为了妖族贫苦民众心里神明一般的角色。
随后,也没有任何变化发生。
依然像前一刻一样,像前一天一样,像前些年那样。
现在他的右臂很细小,像树枝也像孩子的手臂,与魁梧的身躯比较起来,更加可怜。
一只巨大的黑熊身影出现在天空里!
拳头与闪电,同时落在那名戴笠帽的年轻人身上。
皮靴落在坚硬的青石地面上,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
天守阁旁的山林里http://www.hetushu•com,小德神情骤变,向前踏出一步。
从前天清晨站到松町那个看似简陋的擂台,然后连胜九场,再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抢先出手。
他的拳头像铁锤一样落下。
……
比如,就在轩辕破出拳时,远处群山里的天树散发的荒火气息忽然提升了数倍!
这些爆破音并不如何响亮,但非常清楚。
轩辕破的左拳破空而出,呼啸而落,其间隐有风雷,蕴藏着难以想象的力量与威势。
石殿里,牧夫人细眉微挑,仿佛如剑。
雨云从那片夜色里涌出,深处忽然生出一道闪电!
……
然后,他把左手负到了身后。
他还不是寒山里那位中年书生,所以白帝城上的天空并没有变暗。
无论是那名戴笠帽的年轻人如孤峰一般出现,还是轩辕破发出那道强硬有力的宣言,都没能让他的表情有任何变化。
那位树林前的中年书生,似乎就是这样负着手。
明明不敌却依然不肯放弃,在众人看来,轩辕破很勇敢,只是这种勇气,却是那般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