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六十章 师命难违

……
十余只灰鹫,从皇城高处飞起,向天空里迎了过去,然而这些以凶猛难驯著称的凶禽,今日却不知为何显得格外胆怯,根本不敢靠近那只白鹤,隔着还有数里远便不敢再往前虐杀。
陈长生仿佛还是在看着当年的那个小姑娘。
他有很长时间没有看过她了。
父母之命,与魔君的婚事,她都不用想了。
“过来。”
当那名魔族刺客向她杀过来时,陈长生站到了她的身前。
……
但他真正的学生就只有一个。
那个魔族公主都能抓,自己为什么不能抓?
……
落落向着陈长生飞奔过去。
就像当年在国教学院的第一个夜晚那样。
陈长生最疼她了。
无数道视线随着那只白鹤移动。
他的眼睛,要比神杖上面散发出来的光线更加明亮。
陈长生没有去看,平静说道:“因为我是她的老师。”
这五年时间里,他很少给她写信,以为她会渐渐忘记当年的那些事情。
妖族与人族结盟千年,交流极多,也有很多国教信徒,震惊喜悦之余,纷纷跪下m•hetushu•com
陈长生说道:“我说过,我反对。”
她不再去想过去的那些事,不再去想现在的这些事。
微寒的风轻轻吹拂。
所以他说的第二句话是。
整个大陆都知道这件事情。
那个人站在了观景台上。
观景台无比安静。
他在看着牧夫人。
看到这幕画面,有些妖族民众想起当今大陆最著名的那只白鹤,隐约猜到了那人的身份。
但最终她没有伸手,因为她骄傲地想到,自己是先生的学生,根本不需要证明给别人看。
“凭什么?”
但时光对她来说确实没有什么用。
唐家执事与那些天南修行者很快也醒过神来,带着震惊的情绪拜倒行礼。
但就在离陈长生还有几步的时候,她停了下来。
那么,自然没有谁会不知道他是谁。
观景台上的气氛仿佛凝结了,安静到了极点。
他现在是教宗,是国教学院的院长,有很多学生,有很多像安华那样狂热的信徒。
他当然也没有忘。
从皇城到天守阁,在石墙与草甸上,和_图_书无数妖族民众跪倒在地,如一片潮水。
她这时候只需要专心地看着陈长生。
她停的如此之急,以至于靴底把坚硬的地面磨出一道清楚的印迹。
在极短的时间里,那只白鹤便从红河对岸的群山间来到皇城最高处,然后落下。
待确认没有看错,也没有听错之后,她便笑了。
从道理上来说,确实找不到谁有资格反对。
落落走到他的身前。
在这漫长的旅途里,他不知穿过多少云,吹过多少风,但面容依然干净,青色的道衣上也没有一点尘埃,只是平日里被束的极紧的道髻稍微显得有些散乱。
他的声音也像春风一样,并不刻意动人,却是那般容易亲近,然后缭绕不去。
“起来。”
牧夫人沉默了会儿,说道:“教宗是来观礼的?”
陈长生知道,所以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她。
……
妖族民众很是震惊,不停猜想着鹤背上那人的身份来历。
落落的表现,自然也有原因。
不知道是天赋血脉的原因还是星海的怜爱,时光在落落的小脸上没和_图_书有留下任何痕迹。
先生还是那么好闻。
这是由内而外,最真实的笑容,就像一朵花盛开的过程妖世纵横。
无数道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有着极为复杂的情绪。
先生一直都比自己高。
一只白鹤,在苍天上。
她以为自己看错了,也听错了。
……
她微微低头,双手轻揖,侧身行礼,仪姿完美,挑不出任何毛病。
先生的背影真好看。
任何看到这个笑容的人,无论是何立场,都能真切地感受到她此刻的幸福与愉悦。
很多视线都落在在陈长生的身上。
当天道院教谕准备出手的时候,陈长生把她拉到身后。
她站到了他的身后。
大周使臣的情绪有些复杂,但也未做太多犹豫,也带着部属跪了下来。
她知道先生会帮自己处理。
青石地板上的那些小白花轻轻地颤动。
幸运的是,落落有位先生。
手握神杖的不是神明,是教宗。
……
他们脸上的神情很是恭谨甚至可以说谦卑,但眼里的情绪却是非常热切甚至可以说是狂热。
风拂梨花发出的和_图_书簌簌声,都是那样的刺耳。
牧夫人先前说过,婚姻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也像在青藤宴第一个夜晚那样。
皇城前的议论声忽然消失了,变得一片安静。
想着这些事情,陈长生的脸上出现一抹微笑,就像一缕春风。
天地君亲师。
天塌下来,总有高个子会帮你顶着。
落落与魔君的婚事,是她与白帝确定的,是妖族祖灵同意的,那么谁能反对?
白鹤缓缓收起双翼。
“见过先生。”
有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来。
陈长生说道:“我不准她嫁,她就不能嫁。”
她的视线落在陈长生的衣角上,想起桉琳大主教在信里提到的画面,忽然生出一种冲动。
落落从他身后探出头来,说道:“大家都听到咯,我也没办法,师命难违啊。”
乘白鹤而至的不是仙人,是圣人。
五年。
落落站了起来。
他的左手握着一根神杖,还有些神圣的光线未曾散去,非常明亮。
然后不停地感慨。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睁着大大的眼睛,显得特别无辜和图书,特别可爱。
他非常有资格,反对这门婚事。
她没有忘。
这画面吸引了白帝城里的无数道视线。
前倨后恭,必有所图,因为改变必然有原因。
还有很多民众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也不知道白鹤上面那人的身份,只是见着身边很多人跪倒在地,虔诚叩拜,被这种气氛感染,下意识里也跪了下去。
远古之后,像犍兽、土狲这样的恐怖妖兽已经难觅踪迹,仙禽更是罕见。
而且她是他最早的追随者,当他还是个无人知晓的少年道士的时候。
她最听他的话了。
就像所有人想象的那样。
从庐陵王府到红河岸边,八万里路日夜兼程,强行突破禁制,陈长生终于赶到了这里。
就像落落一样。
落落看着陈长生的后背,想着父皇说的那句话真对我掌华娱。
西荒道殿大主教带着数十名教士跪了下来。
陈长生没有理会这些视线。
大陆没有谁不认识这只白鹤,也没有谁认不出这根神杖。
落落揉了揉眼睛,歪了歪头,显得很可爱。
牧夫人淡然说道:“你的反对有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