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八十七章 直,难

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观景台上的那棵梨树已经被他的剑斩成了不可见的微尘,那个画中人的故事他还是通过落落知道了。
感动于落落的情深意重之余,他想着牧夫人为了让落落能够接受魔君,用的心思也不可谓不深重。
“既然想要杀我,为何又会改变主意?”
陈长生说道:“但至少王破与我相信有是非。”
她是在后悔那天没有直接把陈长生杀死,还是在后悔别的事情?
“师兄当时也是这么安慰我的。”
牧夫人神问道:“哪个字?”
落落轻唤一声,欲言又止。
仿佛先前那道来自西海的风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它一直都在海上追逐流云。
落落有些难过,不再言语。
牧夫人说道:“我不喜欢这里,从来都不,但天地间,终究有所记挂。”
……
……
“很小的时候,老师曾经用一句话称赞过师兄,同时也是在教育我,那句话是千言万语,不当一默。”
牧夫人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幕画面出现。
陈长生说道:m.hetushu•com“执剑直行,往往会比较快到达目的地。”
落落低着头,心情更加难过。
“教宗大人说的不错,做事确实应该直一些。”
陈长生并不知道在落星山脉里发生的事情,但他能够感觉到牧夫人气息的变化。
看着夜殿前的那棵梨树,看着落在牧夫人身上的那些梨花,陈长生很自然地想起了前些天看到的那幅画面。
牧夫人沉默了会儿,说道:“除了你那位老师,还有谁能承受呢?”
陈长生说道:“如果你能承受后果的话。”
更重要的是,先前在皇城外,相族族长与那些撕裂夜色显身的妖族强者表明她真的动了杀心,可是最终相族族长与那些妖族强者没有向陈长生发起攻击,而是沉默地看着他走进了皇城。
小德与金玉律对视一眼,很是不解,却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更加不安。
如果那份猜想是真的,与白帝恩爱多年她为何会如此冷血?
她应该很疼爱唯一的女儿,为何在这件婚事上却显得和-图-书如此无情?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所以后来我把把那句话改了一个字,以此奉行。”
陈长生说道:“不错。我做不到抱残守缺,道心不移,那么想的太多,说的太多,便容易错的太多,既然如此,何不直接一些?只要相信自己做的事情是有道理的,那么便去做好了。”
在这些天里,当陈长生坐在黑崖前与禁制阵法对抗的时候,他们一直沉默地注视着四周。
他们等着无数妖族强者像潮水一般涌来,等着妖族大军像黑雪般覆盖整座雪山。
……
小德挥手把一根粗重的倒塌树木震成粉屑,抬头望向白帝城方向,眼眸里的褐黄色变得越来越浓,显得极为暴戾。金玉律站在他的身后,眯着眼睛望着相同的方向,目光寒冷而且锋锐至极。
牧夫人终于收回了望向远山的视线。
陈长生说道:“千言万语,不当一直。”
她看着陈长生说道:“教宗大人的这个问题,听上去很像是某种邀请。”
他们等着牧夫和*图*书人亲自出手。
……
崖间的禁制阵法已经被陈长生用南溪斋剑阵渐渐磨出了一道薄弱之处,只需要再过一段时间,他们便能看到白帝,哪怕他们与陈长生的最坏的猜想落到了实处,至少也能证明牧夫人的阴谋。
牧夫人唇角微翘,带着一抹嘲讽意味说道:“女生外向其实也是弱点。”
白帝就在他们身后的黑崖里。
陈长生说道:“但还是有很多人想杀我,或者是因为他们无所记挂的缘故。”
天地广阔,万物在其内,大西洲虽然遥远,也在其间。
牧夫人说道:“教宗大人能够无视他们的存在,来到这里,手段果然了得。”
牧夫人接着说道:“所以你今夜可以单刀直入,来到我的身前?”
牧夫人说道:“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
她一定会阻止这一切。
就像现在这样。
陈长生说道:“从那之后我说的话要少了很多,但终究还是不如师兄,总忍不住想说话,想对溪里的鱼说话,想对庙里的书说话,而每到那个时候,我就会觉和_图_书得好生自责,直到现在我与三十六聊天的时候,还是偶尔会有这种感觉。”
有风自西海来,夜穹下的无数座雪峰没有任何变化,黑崖上那些积了无数万年的冰雪则是簌簌落下。
“其实那些年我一直很羡慕天海,因为无论从境界上,还是心志上来说,她都无限接近了自由的彼岸,甚至她的存在有时候会让我怀疑自幼形成的某些看法。”
她这时候究竟在看哪里?
说话的时候,她依然没有看陈长生,而是看着夜色里的远方。
“相族就像他们的身体一般高大、厚重,而且冰冷,就像是无趣的大山。”
那边应该是北面。
他们感受到了海风里蕴藏着的无穷神威,但他们不会后退一步,而是做好了搏死的准备。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没有看落落,而是看着夜色下的白帝城。
牧夫人缓缓挑眉,问道:“王破的直?”
牧夫人望向陈长生说道:“但最终她还是死在了你的手里。”
冰雪被寒风撕碎,然后卷起,呼啸击打着崖面以及四周的树木。
和*图*书夫人感慨说道:“我一生修道无碍,但做事时确实容易摇摆不定,或者这便是女子先天不足?”
但事实上,她可能在看更远的地方。
她的眼底深处有一抹极淡的疲惫与悔意。
小德和金玉律有这种心理准备,已经做好了准备。
她的目光一直落在这里,悔意渐深,情绪渐淡,杀机渐盛。
牧夫人最后说道:“这件事情给了我一个教训,也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既然我们修的是天道,而天道本无情,那么若要长久,终得大道,便要绝情灭性。”
牧夫人说道:“那天在观景台上,我就应该直接杀了你。”
在海的这面,山的那面,湖的对面,有一道黑崖,崖上积着万年的冰雪。
牧夫人说道:“皇帝陛下本来就是个哑巴。”
下一刻,从崖顶落下的冰雪忽然没了,呼啸的声音也没了,一切都变得那样安静。
“母亲……”
她在称赞陈长生,但视线并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依然望着夜色里的远方。
陈长生沉默不语。
“无所记挂,自然无所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