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择天记

作者:猫腻
择天记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卷 西风烈

第一百九十章 我只是不想评价

魔君微微挑眉说道:“你没有经历过我族南下,你生活的年代人族最是风光,我不理解你的仇恨从何而来。”
这件事情引发了极大的争议,直至千年之后的现在,依然议论纷纷。
魔君的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欣赏之意,然后迅速转化为寒意。
“我看过很多书,书里记载过很多当年的故事,我对其中一个故事记忆最为深刻。”
不过更多的当事者,已经不需要知道这个答案。
正因为这样,他才对陈长生更加警惕。
但这样做就是对的吗?
当陈玄霸率领骑兵驱走魔族狼骑,进入拥雪关时,看到的是一副人间地狱的图景。
当年的那些人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吧?
不过现在还没有到生死相见的时刻,因为这场谈话还没有结束,甚至可以说刚刚开始。
天凉郡再无任何喘息之机,人族根本无法撑到之后的转机。
未来的大陆究竟应该是怎样的画面?三族之间究竟应该以和-图-书怎样的关系相处?这些问题,无数智者圣人都想过。
他明白陈长生的意思,因为关于这件事情,他也有所想法。
那天的雪也有些大,说的也是相同的话题,不是特别沉默,但寒冷刺骨。
如果在将来的历史里还会出现这样难以评价的惨剧,那么他希望会是发生在魔族一方,而不是人族一方。
但就是在汶水城唐家老宅里,唐老太爷说过一番话,表明了至少现在这是不可能的。
“不是坚守,是死守……”
当拥雪关之围被解后,李巡当场自杀,从副将到最低级的小兵,那一千余人也先后战死沙场。
陈长生在魔君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尽的野望与近乎神圣的冷酷,看到了平静与淡然,没有看到谎言。
看着落在茶壶上瞬间便融化的雪片,陈长生想起不久前在汶水城唐家老宅里的那场谈话。
这听上去似乎是一句废话,事实上却是最重要的表态。
拥雪关必m.hetushu.com须守住,不然魔族狼骑便能长驱直入,威胁到人族的腹地。
陈长生想着在国教学院藏书楼里看到的前朝史,沉默了会儿,然后继续说道:“当年魔族南侵,其势如火,人族又恰逢内乱,根本无力抵抗,前朝神将李巡守率三千精骑守拥雪关,孤立无援,却硬是坚守了一年时间,直至陈玄霸出现。”
魔君说道:“所以你才会对我神族如此仇恨?”
这场著名的守城战,整个大陆无人不晓,而且事后引发了极大争议,直至今天依然争执不休,甚至就连雪老城里的那些辩士也经常把这件事情拿出来议论,陈长生忽然提起此事,究竟有何用意?
“我先前没有说清楚,这并不是仇恨。”
魔君静静地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忽然笑了起来。
陈长生没有想很长时间,便给出了答案:“双方之间的仇恨太深,谁都没有资格议和,便是这个想法也不能有。”
在能够看到的数和图书百年里,都是不可能的。
陈长生沉默了会儿,说道:“我只是想要争取人族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惨剧,再也不用评价这样的事情。”
他笑容里露出的牙龈与苍白的脸,让陈长生想起了雪白血红这四个字。
他这句话的意思非常清楚。
陈长生对魔君说道:“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他们。魔族吃人,他们也吃人,而且吃的是自己的同胞,但如果他们没有守住拥雪关呢?会有更多的人被你们吃掉。”
他安静了会儿,说道:“关于圣光大陆的事情,我有些想法。”
三千精骑最后活下来了一千四百名,但城中百姓妇孺死了很多,而且据说被吃了很多。
魔君说道:“妖族能够忘记当年的仇恨,为何人族不可以?终究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陈长生想着当年的洛阳之围,说道:“魔族是吃人的。”
然后他看着落入茶杯里便融化的雪花沉默了很长时间。
——位置是相对的。
陈长http://www.hetushu.com生想起了王之策在笔记上写的那句话。
自然是没有的,因为粮食都没了,树皮都剥光了,比洛阳之围时还要更惨。
陈长生说道:“仇恨不会因为这样就消失,你的族人也不会因为我不曾屠过你们的部落就忘记当年北伐里发生的事。”
哪怕是最痛恨魔族的书生,哪怕是最敬爱李巡的陈玄霸,对这个问题都只能保持沉默。
魔君摇头说道:“像唐二那样的人当然没有资格,因为他们是臣子,只要有这个想法,那便是生出异心,但我们不同,因为我们是君王,我们是引领子民前行的领路人,我们当然有资格选择道路。”
他还年轻,还有足够的时间成长,而且正因为年轻,他拥有很多那些老人已经失去的某些特质。
“你有没有考虑过,和我联手来做些事情?”
那个一剑斩了自己姬妾并且分肉于将士的人,正是素有仁爱之名的李巡。
最终魔君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只是说道:“你只和-图-书需要知道,我在这片大陆出生,长大。”
陈长生说道:“或者很多年后,人族真的可以忘记当年的仇恨,但现在很难,我也做不到。”
但现在他面对的是同样年轻的陈长生,他在对方的身上同样看到了那些特质,这让他有些隐隐不安。
无论商行舟或者白帝夫妇、包括黑袍与魔帅再如何老谋深算,强大无敌,魔君都不是特别在意。
魔君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不吃。”
如果到最后,陈长生依然不能给出让他感到满意的答案,那么再议。
魔君的眼睛微微眯起,寒芒一现即隐。
当年的拥雪关可能天天都落着这样的寒雪,那些将士与百姓们可能有杯热茶饮?
魔君的意思很清楚,他既然是这边的,那就不是那边的。
魔君用很随意的语气,提出了今天真正重要的那个问题。
那个答案虽然有些难以说出口,但不需要明说,谁都知道,当然应该是和平。
陈长生伸手把炉上的茶壶提起来,给自己倒了杯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