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十四章 闷声发大财(下)

浓雾,渐渐散去。
“我明白了。”
杨守文叹了口气,轻声道:“先是一条人命,而后又是两条人命……你以为咱们还能插手吗?现在的情况,莫说是你我,恐怕连阿爹也做不得主。连续三条命案,更发生了刺杀偷袭,两个刺客目前下落不明。我估计,县尊怕会插手此事。”
而且杨守文觉得,家里有一个撑场面的就足够了,只要那个撑场面的听话就可以。
杨承烈揉着太阳穴道:“这混账小子胆子真大,竟然敢自己偷偷摸摸跑来。
杨守文昨晚没有出头,而是让他出面交涉。杨瑞不会不懂,不是杨守文不能出头,而是不想出头。这样做会有什么结果?以后在衙门里,那些人至少会对杨瑞高看一眼。不管怎么说,就凭他夜探弥勒寺的勇气,就凭他敢面对刺客的胆色……
若是连县尊也掺和进来,这事情怕是要闹大了。
一轮红日升起,阳光明媚。
可是在昌平县……我有个朋友,名叫盖嘉运,比我大两岁,身手高明,非常勇猛。他爹便是盖老军,就是老军客栈的团头。这昌平县大大小小的团头,都听老军叔父的差遣。大兄想要打听什么事情,我去找盖嘉运,他一定能帮我解决。”
杨守文没想到,杨瑞居然还有这种门路。
m•hetushu•com“大兄,以前我……”
所以,天一亮,杨瑞就跑出来找杨守文,却不想杨守文没在大雄宝殿。杨瑞当时就慌了,满寺院的寻找,直到发现杨守文在观景台上,才算是暗地里松了口气。
这件事情,你不要和别人说我参与了。若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是你发现了线索,又担心一个人出事,所以让我陪你过来。至于其他的,你什么都不知道,明白吗?”
不过他旋即问道:“大兄,那你呢?”
一家人自当团结一起,劲往一处使,心往一起拧,这样咱们老杨家才能越来越兴旺。
但不可否认,这些人一个个耳目通灵,最方便打探消息。
不知从什么时候,杨瑞发现,当杨守文在身边的时候,他就很有底气。
看着杨瑞离去的背影,杨守文脸上的笑意更浓。
估计盖嘉运和杨瑞结交,也有盖老军的意思。
杨瑞立刻挺起胸膛道:“这穷乡僻壤之中,我两眼一抹黑。
“兄长,这有何必呢?二郎也是想为你分忧,你不要太过生气。
不管是昌平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县城,或者是神都洛阳、西京长安那样的大都会,少不得会有一种存在,那就是地痞、混混。而团头,就是负责管理这些地痞的头目,也可以hetushu•com称之为地头蛇。这些人自成体系,霸占一方,即便是官府也无可奈何。
“顺便带二郎下山,莫要再生事端。
“二郎,明白。”
大兄这是要成全我啊!
他们昨夜出现在这里,显然是没有完成他们的任务,所以才会回来。现在,他们一时间不会再出现,最大的可能是留在城里……对了,你在县城里有没有门路?”
想到这里,杨瑞不禁后怕。
说穿了,杨守文是在成全他。
你回城之后,再帮我做件事,若是做得好,说不定能查出线索,到时候少不得阿爹夸奖。”
杨瑞笑道:“不过老爹没有阻止我,有时候还会给我些钱,让我找盖嘉运去玩耍。”
“大兄,那咱们……”
杨承烈当着差人的面,把杨瑞一顿臭骂。
也许,就是从昨晚杨守文面对刺客,果决狠辣刺出一枪的时候,令杨瑞心折。
“凉拌!”
杨瑞不傻,马上听懂了杨守文的意思。
杨守文立刻就明白了:杨承烈这是在培养杨瑞的耳目。
这件事他不打算跳出来抢风头,有杨瑞出面足矣。对外,杨守文痴症才痊愈,在许多人眼中,怕仍旧有些呆傻。而且这风头对杨守文而言,没有意义,也没有好处。可若是让杨瑞领了,他就可以在衙门里站www•hetushu•com稳脚跟,对杨守文而言,意义更大。
“好了,回大雄宝殿去看着吧,若咱们两个都不在,只怕那些秃驴会急疯了。
闷头发大财,才是王道。
前日晚上他如果是面对持枪的杨守文,会是什么结果?
兄长这也算是后继有人了,文有二郎,武有兕子,他日何愁杨家不扬眉吐气?”
雾才散掉,惠仁法师就忙不迭派人下山。不过没多久,杨承烈就带着衙门的差人来了。
杨守文看着杨瑞,轻声道:“当了一年的差,你可别告诉我,你还是个睁眼瞎,那样我会看你不起的。”
记住我告诉你的话,这件事你要担起来,我只是跟着你前来,顺道保护你……若衙门的人来了,你不用通知我,只需要告诉阿爹,就说我在这边就好,其他休得赘言。”
二郎下山后,立刻给我滚回衙门里值守……我就是太宠你了,才让你如此胆大妄为。”
“你听我说,估计阿爹会亲自过来,到时候会让你回城。
想必以后,他在衙门里的地位,会越发稳固。
杨承烈脸上,不禁露出笑容。
幸亏阿閦奴跟随,若不然的话,他小命难保。这小子若不好好管教,日后必闯大祸。”
再说了,以前我那痴症没有痊愈,就算进了衙门也是给阿爹丢人。你进去了和_图_书也好,可以帮我照顾阿爹,他身边也能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不过二郎,你要记住,从现在开始,你、阿爹、小娘、青奴、包括婶娘和幼娘,咱们都是一家人。
目送杨守文和杨瑞在两个差役的护送下离开,杨承烈轻揉太阳穴,一副疲惫之色。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叹了口气,轻声道:“走吧,咱们再查看一下,莫辜负两个孩子的苦心。”
原来,天亮之后杨氏发现杨守文和杨瑞不在房间,顿时急了。
杨守文说着,伸手拍了怕杨瑞的肩膀。
“那两个獠子虽然逃走,但我觉得不会离开。
这,怕就是所谓的黑白勾结!
再说了,二郎找到了线索,也有功劳。若不是二郎昨夜赶来,说不定……这样也好,至少给咱们了一个头绪。这案子似乎有些复杂,并不是咱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杨瑞满面笑容,小心翼翼凑上前。
“老爹知道吗?”
“呃……”
“那好,你若是回去县城,就帮我留意一下,最近一段时间县城有没有可疑人物。”
杨瑞险些被噎死,只得苦笑道:“大兄,接下来怎么办?”
以前的事情我不会与你计较,可如果有一天被我知道,你敢背叛咱们老杨家,到时候休怪我这个大兄心狠手辣,你听懂吗了?”
“小孩子嘛,难免好奇,hetushu.com长大了自会改变,兄长不用担心。
杨瑞好像受惊的小羊羔,根本不敢顶嘴。
团头,是唐代地下组织的头目。
“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不怪你。
到这个时候,杨瑞算是彻底臣服了。
杨瑞心头一热,却涌起无限愧疚之情。
她一大早,顶着浓雾跑去县城告之杨承烈,杨承烈二话不说,就带着捕班二十多个差役赶来小村。在路上,他们正好遇到了下山报官的僧人,于是直接赶上山。
说话的,便是缉捕班头管虎。
管虎闻听,忍不住哈哈大笑。
倒是兕子,着实出乎我意料之外。以前只知道他力大无穷,却没想到他枪法过人……兄长可看了那獠子的尸体?一枪毙命,绝无半点拖泥带水,实在是不简单。
杨守文看了他一眼,忍不住摇头笑了,“你我自家兄弟,有什么话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当然知道。”
“请大兄吩咐。”
“我?”杨守文笑道:“我要回去赚钱,否则你那四贯钱可就打水漂了。
“大兄这一大早,在这里看风景吗?”
“啊?”
那森冷的语气,让杨瑞激灵灵一个寒颤,忙不迭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大兄这话说的。”
杨瑞闻听,顿时呲牙。
不过对杨守文却没有理睬,只是让他赶快下山回家待着,更不许杨守文离家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