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二十章 突厥獒(下)

杨守文说着,把油纸包打开,双手举着。
蒙古獒是一种很安静的生物,同时又有非常敏锐的观察力,行动敏捷,骁勇善战,被草原牧民用来看家护院。只是眼前这只獒犬,看上去似乎没有主人,是流浪狗。
丑丫头这次却没有后退,蹲坐在原处,静静看着杨守文。
“不知道,刚才看她和一个人在这里争吵,那个人突然杀了她,那边跑了。”
却没想到,丑丫头却没有理他,只是围着他转了两圈,然后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腿,便转身离开。
那只蒙古獒连忙后退了两步,眼睛里更露出了警惕之色。
杨守文揉了揉脸,坐在榻床上恢复了一下心情,而后站起身来。
“这只狗,没有人要吗?”
钱吗?
他扭头看去,就见不远处有一只狗。那只狗,身长在一米靠上,却又显得瘦骨嶙峋。最有趣的是,狗脖子上挂着一个褡裢,而在褡裢里还有四只小狗,正扒着褡裢的边缘,露出小脑袋,好奇看着杨守文。那只大狗就蹲在距离杨守文不远的地方,不时伸出舌头舔舔嘴巴,眼睛更盯着杨守文手里的饼子,颇有些期盼。
他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向旁边摊子上的一个胡商询问。
如今看到这头蒙古獒,杨守文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喜爱之情。
等丑丫头把饼子吃和*图*书完,杨守文站起来,轻声问道。
丑丫头也不知道是从哪儿窜出来的,听到杨守文的叫声,它转过身冲着杨守文叫了两声,似乎是在向杨守文请功。杨守文没有再说什么,上前一脚把那人踹翻在地,大枪向前一探,抵在那人的胸口上,而后沉声道:“再乱动,就杀了你!”
可惜后来,那只拉布拉多还是死了,为此杨守文曾难过很久。
杨守文和胡商聊天的时候,毛伊罕却窜过来,一口把那张饼子给吞进去。
“多谢!”
“大官人一早就出门了,临走时吩咐奴转告小官人,不必等他,只管去四处走走。”
杨守文冲上前去,抬手将大枪拔出来,刚要扑向那人,就看到从旁边窜出一头蒙古獒,悄无声息来到那人身旁,一跃而起,张口狠狠咬在了那人的手腕之上。
外面,阳光充足。
当啷一声,那人手中的刀掉落在地上,而后抱着手腕,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绿珠?”
那牙刷一如平日用的牙刷那样难用,不停掉毛。
杨守文连忙坐起来,顺着声音看去,却见一个胡姬正在打扫帐篷门口的席榻。那胡姬,杨守文倒也认识,正是昨日领他和杨承烈来帐篷的那个名叫绿珠的胡姬。
蒙古獒很饿,杨守文可以清楚看到,从它的嘴边流出哈喇子,落在和-图-书地上。可是它的警惕性很高,似乎保持着强烈的戒心。它向前走了两步,便停下来,蹲坐在地上。
“洗漱器具在外面,已经准备妥当。”绿珠赤足榻上席榻,开始整理杨承烈的那张榻床,一边说道:“大官人让人准备了早饭,小官人到堂上去,只管吩咐就是。”
“没有人要收养它吗?”
只是这一刻,绿珠的脸上不见半点血色。她瞪着眼睛,手里死死抓着一块衣襟,脸上更带着一种绝望。
杨守文这时候距离对方有几百米,他心里一急,脚下猛然加速,冲出去几百米之后,猛然振臂将手中虎吞大枪掷出。那大枪在空中转动,呼啸着划出一道弧线。
“怎么没有,可是它不愿意离开它的孩子,整天把孩子带在身边。
噗!
胡商笑道:“那你可要做好准备,等那四个小家伙长大以后,可是要花不少钱呢。”
它的动作快如闪电,却没有伤到杨守文分毫。
绿珠忍不住轻笑起来,笑声非常悦耳。
大枪正扎在马的身前,就见那匹马希聿聿一声长嘶,前蹄扬起,一下子把马上的人掀翻在地。
“真是一个厉害的丑丫头。”
这绿珠的官话说的也不错,比之昨夜的胡姬要强很多。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杨守文想了想,把饼子放在地上,起身和图书后退了几步。
那胡商看了眼蒙古獒,“你是说毛伊罕吗?它可是一头好狗……她以前的主人叫胡塔尕,一个很厉害的家伙。不过去年胡塔尕的生意垮了,现在只能靠着给人打杂工为生。毛伊罕一开始跟着他,可是那家伙却不珍惜,还把它赶出了家门。
几个意思?
杨守文走出帐篷,一边漱口刷牙,一边问道:“听姐姐的口音……呸,似乎是去过中原?呸!”
杨守文面带笑容,向前进了一步,依旧蹲着。
毛伊罕,在突厥语中是‘丑丫头’的意思。
那人身手不差,落地后打了几个滚,便翻身站起来,顺势拔刀出鞘。
杨守文蹲下来,又取出了一块饼子。
就在这时,忽听远处传来一阵吵闹声,紧跟着一声惨叫,便有人喊起来:“杀人了,杀人了!”
而丑丫头则试着向前走了一步,看了看杨守文,一身头,张口就把饼子咬在了嘴里。
他从油纸包里取出一块饼子,伸出手递给蒙古獒。
他连忙扭头看,却发现另一边的榻床上空荡荡的,杨承烈已不见人影。
杨守文倒是能辨认出来,这只狗似乎是一只突厥狗。
杨守文一眼认出,那死者赫然就是早上为他打扫房间的胡姬。
杨守文和她聊了一会儿,便提枪来到那大帐篷里。
就见他解开缰绳,翻身上马。
大官人和*图*书,便是杨承烈。
蒙古獒的咬合力非常惊人,一下子就把那人的手腕咬断。
“别怕,我没有恶意,过来吃啊。”
绿珠,想必也是其中之一吧。
丑丫头走过来,狼吞虎咽吃着饼子。杨守文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它却没有抗拒。
此时,帐篷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杨守文见找不到位子,索性让人把做好的巨胡饼切好,包起来。他把大枪背在身后,一手拿着油纸包,一边吃一边走出帐篷。
杨守文顿时愣住了。
“呵呵,只是觉得这苦寒之地,出不得姐姐这等人物。”
杨守文听罢,目光再次落在了毛伊罕的身上。
入唐以来,十万胡姬入长安。在那些胡人的眼中,长安就如同后世的国外一样,充满了吸引力。大批胡姬远离家乡,前往长安讨生活。待到她们人老色衰时,又离开家乡,或是回到故土,亦或者远嫁他乡,来到这塞外的苦寒之地生活。
“小官人真会说话。”
“丑丫头,跟我走吧?”
“怎么回事?”
杨守文先是一愣,连忙快步跑过去。
杨守文在集市上转了一会儿,却没有发现什么有趣的事物。
“你想要收养它吗?”
带着小狗的流浪狗吗?
于是,他蹲在街边,看着往来的行人,悠闲吃着饼子。
他跑出集市,见不远处有一条小溪,溪畔围了一群人。
hetushu•com远处,可以看到成群的牛羊在草原上悠闲行走,牧人骑着马,唱着歌,那歌声悠悠,更让人感到心胸开朗。
毛伊罕刚生了一窝狗崽子,警惕心很重。”
等他手里的生意推广开来,别说四只狗,就算四十只,他也能养得起。
“丑丫头,干得漂亮!”
这一口,咬的着实不轻。
有人用手一指小溪对面,杨守文二话不说,便冲了出去。他一边跑,一边摘下大枪。追出去大约有两里地左右,就看到前方有一个身着胡服的男子,跑到了一匹马的身边。
集市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杨守文笑了!
在后世,这个品种的狗叫做蒙古獒,是一种生活在草原上的獒犬。据说,后世的藏獒就是从这种獒犬演变而成。不过在这个时代,蒙古还没有出现,故而被称作突厥獒。
他曾养过一只拉布拉多,在他瘫痪的时候,一直不离不弃,就好像家里的一员。
绿珠笑道:“奴曾在长安生活过一些时候,想必小官人便是以此推测?”
这种狗食量很大,一般人养一只还行,再养四只,就有些承受不起……除非是那些有钱人。”
杨守文挤进人群,看到在小溪旁倒着一具尸体。那尸体仰面朝天躺着,胸口插着一把匕首。
杨守文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变化,仔细看过去,却不禁笑了。
杨守文前世,很喜欢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