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盛唐崛起

作者:庚新
盛唐崛起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塞上雪

第二十四章 杨茉莉(下)

你不是才吃了半斤饼子吗?
原熏雨道:“这孩子力气大,帮绿珠给人家洗衣服,普通的洗衣槌两三下就被他弄断了。后来绿珠就找人打了铁制的洗衣槌。最开始十几斤,到现在差不多有七八十斤。客人,这孩子真的不错。哪怕是让他跟在身边看家护院,都能安心。”
就在这时,忽听一阵急促马蹄声从后面传来。
沿着坑洼的官道,一路摇摇晃晃。不知不觉中,大雾散去,一轮骄阳渐渐出现。
“没什么,就不能笑了?”
“阿爹,茉莉现在可是咱们杨家的人了。
杨承烈哼了一声,想了想道:“你说的倒也有理。
杨守文走过去试了一下,沉甸甸,少说有七八十斤的份量。
“咦,毛伊罕也在啊。”
否则以乌力吉这种单纯的性子,又怎可能如此平静。他虽然不舍,但是也很高兴。兴高采烈的上了车,他坐好之后,就见丑丫头颇为自觉地退让了一下,但却非常警惕。
“把丑丫头让给我,我可以考虑再给你增加一些。”
来的时候是父子两人,走的时候却变成了三男五狗。
杨守文哭笑不得,举起虎吞,在杨茉莉的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你只要记得自己叫杨茉莉就好,至于其他的话,以后不许再说出来。”
丑丫头也从http://m.hetushu.com车上窜下来,而杨茉莉则抱着那四只小狗哐当一声,被扣在车下。
他从包袱里,又取出一张饼,塞到了杨茉莉手中。
他大吼一声,手起刀落。
扭头看了看乌力吉,他轻轻叹了一口气,以后乌力吉若是知道绿珠的噩耗,定会会非常难过吧。
杨守文坐在前面,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发酸。
一想到杨承烈心疼的样子,杨守文就忍不住嘿嘿笑出声来。
尼玛!
看得出,她没有把绿珠的死告诉乌力吉。
和杨茉莉相处时间不长,可是这一路上,因为他的单纯而闹出来的笑话,也让杨守文免去了长途跋涉的辛劳。原熏雨相信他,所以把杨茉莉交给他照顾。现在倒好,还没有到家,杨茉莉就出了事……这让我该怎么想原熏雨交代,怎么想绿珠交代。
“杨茉莉?”
“原大娘,我们走了。”
杨守文回头看去,却脸色大变。
杨守文突然道:“阿爹,乌力吉这个名字不太好用。以后他就算是咱们杨家的人了,给他起个名字,好不好?”
这一路上走来,倒是风平浪静,没有什么波折。
“大个子,上车。”
他拔出虎吞枪,健步上前,错步拧腰抬手就是一枪,正刺中那马的脖子上。
这一个‘你懂得’,和图书立刻对杨承烈造成了一万点的伤害。
杨承烈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说着话,原熏雨向后退了一步。
“阿爹,你休想。”
“那样最好,那样最好。”
……
杨承烈的目光突然有些恍惚,轻声道:“你阿娘生前最喜欢茉莉花!她在世的时候,在院子里栽种了很多茉莉花。每到花开的季节,院子里到处都是茉莉花的芬芳。”
杨守文抬起头,看着那十几匹风驰电掣冲过来的马匹,心中顿时腾起无尽杀意。
就见为首的突厥人口中发出一连串狼嚎似地叫喊声,抽出大刀,眨眼间便到了杨守文的身前。他跨坐在马上,将手中大刀高高举起。刀口的寒光映在他那张狰狞的脸上,显得格外可怖。
杨守文发现,其实在老爹的身上,有着满满的逗比属性。
杨守文面对那突厥骑士,却不躲不闪,眼见战马冲到身前,他身形陡然一转,大枪滴溜溜在手中一转,一只手探出,一把将那突厥骑士从马上拽下来,抬手一枪刺出,便穿透那突厥人的胸口。
这是什么东西?
他咧嘴笑了起来,然后对杨守文道:“阿郎,杨茉莉饿了!”
“兕子,一个月五百文,未必够啊。”
他沉下脸,哼哼唧唧,也听不清楚在嘀咕些什么。
“大娘,告诉我阿娘,乌力吉一定会很hetushu.com乖,让她不要担心,等我回来接她。”
你怎么当人家阿爹的?霸占了我的刀不说,还想霸占丑丫头,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对方随即又有三人放箭,拉车的那匹驽马发出希聿聿一声惨嘶,便栽倒在路上。马车哐当一下翻倒,就见杨承烈腾身而起,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落地。
把包裹打开,里面是一对洗衣槌。
“既然兕子这么说,那就让他上车吧。”
眼看就要抵达昌平,杨守文总算是松了口气。紧绷了一路的神经,也随之放松许多。
乌力吉看到丑丫头,顿时笑了。
本来好好的一句话,为何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好像变了个味呢?
他站在官道中央,横枪身前。
与此同时,一支利矢飞来。杨承烈反手抽出宝刀,只见寒光一闪,将那支利矢劈落。
乌力吉站起来,走到马车旁边,把系在背上的包裹接下来,当啷一声丢在车上。
“客人一路顺风,以后若有机会再来孤竹,定要来奴的客栈。”
乌力吉……不对,从现在开始,应该叫杨茉莉才对。
半晌后,他突然转身,“乌力吉,从现在开始,你就叫杨茉莉,懂了吗?”
“没什么。”
翻过前面的山坡,就是昌平县境。
杨承烈扬鞭,马车吱呀吱呀的移动起来。
杨守文顿时怒和-图-书了!
呵呵呵呵,乌力吉听懂了,以后乌力吉就是阿郎的杨茉莉。”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杨承烈就算是想要反对也不成了。
“兕子,躲开。”
在杨守文身后,杨承烈不禁瞪大了眼睛。
杨守文抚摸了一下丑丫头,估计这家伙以前吃过乌力吉的亏。
“乌力吉是杨茉莉,杨茉莉是乌力吉。
“哦!”
“哦!”
乌力吉听见提到他的名字,立刻好奇看过来。
“大娘,我记下了。
“该死的獠子,全都给我去死吧。”
原熏雨说着话,眼圈就红了。
他目光温和,看了杨守文一眼。
“茉莉!”
为首的突厥人,突然把武器收起,从身上摘下弓箭……
马车,驶离孤竹。
那是一群髡发结辫的突厥人,手持刀枪,呼啸奔来。
记得告诉阿娘,等乌力吉长大了,赚了钱,就会来接她去享福,到时候大娘一起去。”
杨守文沉默了!
杨守文的汗毛顿时乍立起来,手持大枪呼的一下子从车上纵身跃下。
不就是一顿饭吗?
“嘿嘿嘿,你考虑一下。”
不过杨守文大体上还是能够猜出,无非就是什么‘不孝子’之类的牢骚,又能如何?
杨承烈赶着车,杨守文抱着丑丫头,乌力吉则坐在车上,好奇向四周打量。
杨守文扭头向杨承烈看去,却见杨承烈露出一抹古怪的笑www.hetushu•com容,正笑呵呵看着杨守文。
乌力吉的全名叫做乌力吉胡塔尕,突厥语的意思就是‘多祥’。
……
只见十几匹战马风驰电掣般从车后方向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杨守文可以看清楚对方的模样。
“没什么你还笑?”
咱杨家现在虽然算不得什么,可是在以前,也算是名门望族。既然你想要这小子做长随,就叫杨茉莉吧。”
“你笑什么?”
“阿爹,茉莉,小心弓箭。”
阿爹,你等着……等我生意做起来之后,我天天让茉莉在你面吃大餐,到时候心疼死你。
战马惨叫一声,噗通便倒在血泊中,更把那马上的骑士摔飞出去。那骑士落地,头晕眼花,正想要爬起来却见眼角闪过一道黑影,紧跟着就看到丑丫头张开嘴,一口就咬在他的喉咙上。
从昌平出来,到返回昌平,父子两人之间的陌生感似乎消除了很多,说话也变得随意不少。
如果传出去,茉莉连饭都吃不饱,丢的可是杨家的脸面。阿爹是杨家的家主,你懂得。”
原熏雨则走上前,把一个包袱递给乌力吉,声音突然哽咽道:“乌力吉,跟着阿郎,一定要好好的,要听小官人的话,不许给你阿娘丢脸,否则她会很不高兴。”
杨守文爬起来,就看到杨茉莉和那小狗被压在下面,顿时眼睛都红了。
“呃……”